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武侠仙侠>筑天之柱> 第六十七章 夜中祭拜

第六十七章 夜中祭拜

    侍卫进到府中通报,常远舟、诸葛邪、紫竹和楚晴四人在府门外静静等待。

    不消片刻,一个身着将军服饰的女子亲自迎出。诸葛邪不是没有见过女将军,霍虹的飒爽英姿,他仍记忆犹新。

    但是,眼前出现的这一位女将军,却另有独特之处。除了更漂亮之外,她还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那究竟是什么,诸葛邪说不上来,总之面对她,他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那是一种单纯的,渴望得到美好事物的感觉。

    其实,只要看到美女,他基本都有这种感觉,简单来说就是流氓色鬼的心理。

    女将军身具灵力,怀有修为,其境界比之常远舟略低,比之诸葛邪和楚晴都高。楚晴乃是出神境初期的修为,常远舟是出神境巅峰,那么女将军应在出神境中期。

    诸葛邪处在融汇境巅峰,是这几人当中修为最低的。至于紫竹,没有人刻意去了解她,但她的修为最高,而且极高。

    紫竹的修为达到什么境界,一直被众人所忽视。

    女将军出来之后,第一眼不是看向常远舟,更不是看向诸葛邪,而是将目光放在紫竹身上,暗露惊异之色。

    稍后,她才转向常远舟,言道:“有劳常兄长途跋涉,屈尊到此。”

    常远舟面露笑容:“你我之间,不必言谢。夜姑娘——不对,应称夜将军,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夜骄阳微微一笑,那笑容既美,又不同于其他女子那般温柔,别有一番风情。

    “里边说话。”夜骄阳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然后向我好好介绍你带来的这三位高人。”

    厅中上茶,做完简单介绍,夜骄阳对诸葛邪、紫竹和楚晴三人初步有所了解。她感到非常好奇,虽然诸葛邪的修为不算低,外貌长相也不算差,或者说算得上一表人才。

    即便如此,却也配不上紫竹这等女子,姿色超绝不说,修为也是惊人之高,便是在整个神州,都屈指可数。

    他们二人怎么会结合在一起,实在没道理。夜骄阳自然不是肤浅之人,双方若钟情彼此,那什么都不是障碍。

    可是诸葛邪究竟有什么地方能让紫竹看得上的呢?这是夜骄阳如何都想不明白的,难道这个看起来有点轻浮的年轻男子,深藏不露?

    世上总有一些无聊的人,喜欢扮成猪,然后吃老虎,美其名曰:爽!

    夜骄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只老虎,但她确信诸葛邪绝非扮成猪,极有可能,他本来就是猪。

    即便他真的是扮成猪,那她这只老虎又有什么味道值得他大费周章,故意掩饰自己?

    更让夜骄阳觉得古怪的是,像紫竹这样的人物,她竟没有听说过。神州之中,修为比紫竹高的,恐怕不过一只手掌。

    而修为有如此之高,又是绝色女子,便只有传说中的那几位。

    她们当中,根本没有紫竹这一号人。

    夜骄阳糊涂了,到底是她孤陋寡闻,还是这位紫竹藏得太深,一直未被神州的修行者所发现。

    虽是满脑子疑问,夜骄阳却没主动向常远舟求解,毕竟诸葛邪和紫竹也只是常远舟在半路上遇到的朋友,他们本人不说,常远舟也不提,夜骄阳这个初次见面的,没有什么交情的外人,就更不宜多问。

    一番寒暄,夜骄阳便吩咐下人带常远舟等人先去歇息,正事明日再谈。

    天色渐暗,夜骄阳缓缓走出自己的府邸。

    看了看夜空中那轮硕大浑圆的月亮,她苍白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似乎迟疑了一下,她向着后园走去。

    在抬脚的那一刻,她心中有莫名的触动,仿佛感觉到身后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偷视着她。

    她没有回头,仍旧向前走,单薄的身影在洁白的月光下,显得那般凄凉。

    后园很大,但住的人却很少。她没有什么亲戚,平时只有少量的佣人在这里出入。她不需要别人照顾,因为她习惯了风里雨里一个人。

    穿过后院,走出府邸后门,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

    片刻之后,寂静的后院缓缓现出两个人影。常远舟和诸葛邪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是狐疑的神色。

    “我说得没错吧,她有古怪。”诸葛邪低声道。

    常远舟微微点头:“我觉得她有重重的心事,她这种闷闷不乐的样子,我还从未见过。”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吗?”诸葛邪问。

    “我不算了解她。”常远舟回答,“但如今她给我的感觉,比起以前,好像变了个人。”

    诸葛邪言道:“之前我们向府中的侍女打听,侍女说今日是她父母的忌日……”

    “诸葛兄此言,莫非猜测她可能是去祭拜自己的父母?”常远舟会意道,“可是,为什么要夜间去祭拜?”

    诸葛邪嘀咕道:“这也是古怪之一。”

    ……

    明月高悬。

    夜骄阳神情落寞,踏着层层落叶,被着皎洁月光,一步一步走上丰茂城外的一座土岗。

    土岗之上,有几棵稀稀落落的古树,古树之间,竖有一块墓碑,碑后是一个坟冢。

    夜骄阳绕过古树,看到墓碑及坟冢,神情更显黯然。她不由自主地轻叹一息,径直走到墓碑前,席地而坐。

    然后伸出手,用手指一点一点地将墓碑上的字擦干净。墓碑用极为坚硬细质的石块刻成,因此碑上的字迹是那般遒劲、滑润。

    过得片刻,夜骄阳忽然轻轻地“咦”了一声,那顺着碑上字迹滑动的手,同时慢慢停住。

    她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墓碑下的几技鲜花,这几枝鲜花显然是被人刚刚放在这儿的。

    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只是因为月光之下,她以为这些花是从墓旁长出来的。等到伸手轻抚墓碑,才看得清楚,这些花分明是从别处摘来的。

    她捡起一枝,花茎断处,渗出细密的水珠,在月光照映之下闪闪发亮。她拿着鲜花的手不由得轻轻地一抖,有一滴露水,在这一抖之下从花瓣上掉落下来。

    正常情况,一般在凌晨时分,花草树木上才会有露水,而这些花……

    夜骄阳惊异万分,双目蓦然之间暴射精光,电光火石一般地向土岗周围扫了一圈。

    不见有任何反常之处,她却不敢稍有松懈。

    静静地等待,终于,她的身后轻轻地落下一人,好似鸿毛飘飞,又好似一片树叶被风吹得滚动了一下。

    夜骄阳开始慢慢地转过身去,直到与那飘落之人面对面,她的动作才停下。

    跟前站着一个女子,看似只有二十多岁年纪。两手空空,淡绿色轻纱裙轻轻地荡来荡去。

    四周树上的叶子没有一丝响动,但这女子的衣裙却犹如鬼魅一般,无风自飘,极为诡异。

    夜骄阳静静地盯着跟前的女子看,不惊,不慌,心境只是有些复杂。

    过得不知多久,女子终于开口:“我的外甥女,看来也不是那般铁石心肠,还知道来祭拜自己的亲生母亲。”

    夜骄阳一动不动,也没有回话。

    女子接着又说:“这么多年了,你终于想明白了么。”

    夜骄阳平静地说:“想明白又如何,想不明白又如何,这有什么意义?”

    女子转身,向山岗之下的丰茂城瞥了一眼,言道:“需要什么意义?你们九夏部族是妖和人的后裔,身上流淌着妖族和人族的血,乃是半妖半人之体。”

    “因此,对于妖而言,你们是不纯粹的,对于人而言,你们又是异类。而你们自己,又没有清醒的认知,甚至抱着狂妄和自大的心态。”

    “你的父亲身为九夏部族一员,跟我姐姐相爱,本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奈何逃不过族人狭隘的目光,以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害我姐姐也受牵连。”

    “你不妨仔细想想,究竟是我们妖族看不起你们,还是你们故步自封,妄自尊大。我早已言明,若要与我们妖族联合,必得平等相待,这一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夜骄阳沉默片刻,显然刻意要回避女子的话题,转而说道:“这里是九夏部族的都城重地,诸多厉害人物都在城中,你贸然现身,难道不怕有来无回吗?”

    女子轻笑道:“为什么要怕,这里从来就不是九夏部族的独享之地,你们族人占山为王,自诩正义,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事情么?”

    夜骄阳说:“你既知我族人的想法,何以还要跟他们针锋相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