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玄幻奇幻>浮世眷> 第019章 怀疑

第019章 怀疑

    在一次随父母回大学士府拜访的时候,温婉月偷听到将军夫人和温婉璃母亲之间的谈话,意外得知楚长珏并非楚大将军与将军夫人的亲子。

    当时将军夫人刚出生的孩子意外夭折不久,一位云游神医带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孩来到了将军府,说是受高人指点,请求将军府代为抚养,悲痛欲绝的将军夫人觉得这是那夭折的孩子以另外一个方式回到自己身边。

    楚将军虽然知道夫人是在自欺欺人,但至少是对她心灵上的抚慰,且这孩子漂亮乖巧,他也甚为喜爱,知道他们亲子夭折的也只有他们几个亲信的忠仆,干脆就如将军夫人所想,让这孩子以他们夭折的孩子的身份生活。

    就算后来将军夫人从自欺欺人中清醒过来,也还是将楚长珏视如己出,所以楚长珏是否是亲生的,对楚将军和将军夫人来说并没有区别,更不足为外人道。

    温婉月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感到震惊,但也没太放在心上,直到后来赵凌宇登基为新皇,她入宫为妃,偶然听人八卦京中之事时提起楚长珏,说他至今还未有婚约,身边也干干净净,连个通房都没有,将来定然也像楚大将军一样,一心一意地对待自己的妻子,若能嫁给他,想必定然是极为幸福的。

    回想起楚长珏并非楚大将军亲子,又极为疼爱楚长悦,温婉月突然觉得这也许是一张扳倒楚长悦的绝佳底牌,既然没有血缘关系,那他们之间所谓的深厚的兄妹情谊可就大有文章可作了,谁能证明他们之间就真的没有超越兄妹之情的感情呢,只要稍加引导和铺垫,在合适的时候将楚长珏与楚长悦并非亲兄妹的事实公诸于世,不光楚长悦身败名裂,就连整个镇国将军府都得名誉扫地。

    于是,温婉月一方面表现得似乎是楚长悦这个皇后的拥戴者,一方面又在赵凌宇面前有意无意地暗示楚长珏与楚长悦之间的关系远超寻常兄妹间的亲厚。

    虽然赵凌宇似乎并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毕竟赵凌宇与赵曦玉之间的兄妹情谊也不差,但温婉月要的只是先在他的心中加深这种认识,逐渐转化成一颗怀疑的种子,等待合适的时机生根发芽。

    “等等,太医说楚长悦那贱人怀孕多久了?”温婉月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终于逐渐冷静了下来,忽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寒着声向仍战战兢兢跪在一边的侍女问道。

    “回……回娘娘,太医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一月有余。”侍女低垂着头颤声回答。

    “一月有余……这么说,岂不是在荀山行宫的时候怀上的?在荀山行宫的时候,楚长珏可是有不少与那贱人独处的机会啊,哈哈,天助我也,楚长悦啊楚长悦,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温婉月尖声大笑,眸中充斥着恶毒之色。

    “你,过来!”温婉月对侍女一番嘱咐,令她拿着宫牌悄悄出宫。

    几日后,楚长珏非楚大将军亲子的流言在京中迅速流传开,待镇国将军府得知消息的时候,这流言已经传入了宫中,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真相的楚长悦听闻这则流言只觉荒谬,怒而严令禁止后宫继续流传。

    然而在温婉月的刻意引导之下,这则流言早就被赵凌宇得知,而且连同楚长悦怀有一月有余的身孕的消息也一并被赵凌宇获知,并且暗中强调了楚长悦是在荀山行宫的时候受孕的,意图引起赵凌宇对楚长悦和楚长珏之间的关系的怀疑。

    不得不说,温婉月这步棋下对了,她的阴谋超乎意料的成功!

    包括温婉月和楚长悦在内,没有人知道,楚长悦婚后一直没有身孕,前期是单纯的没怀上,后期却是赵凌宇暗中吩咐太医每次事后为楚长悦准备避子药,也许当初他确实是真心喜欢过楚长悦,但皇家无情,在皇权与感情之间,赵凌宇终究还是逐渐倾向了前者,不知不觉中有了提防外戚的心思。

    如果只是楚长悦怀孕的消息,赵凌宇也只会感到惊讶,毕竟避子药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会出现意外的几率再小也不代表没有。

    但当楚大将军进宫向他禀明楚长珏身世的事实之后,温婉月暗中在他心中种下的怀疑种子瞬间生根发芽,再加上温婉月又故意命人设法将楚长珏和楚长悦在荀山行宫多次独处的消息传入赵凌宇的耳中,令赵凌宇对楚长悦怀孕这件事的惊讶瞬间转变成了滔天怒意,显然他也怀疑两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楚长悦腹中怀的很可能是楚长珏的孩子,不然为何偏偏是在荀山行宫怀上?只不过他表面不显,全部隐忍在心。

    楚长悦沉浸在将为人母的喜悦之中,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被巨大的阴谋笼罩,满心欢喜地将自己怀孕的事实亲口告知了赵凌宇,以为会令他惊喜,却不知这样做愈发加深了赵凌宇心中的愤怒与憎恨。

    如今的赵凌宇已经变成一个心思深沉、满腹城府且又敏感多疑的君王,纵然心中再怒再恨,表面上也不显半分,还能配合着楚长悦做出惊喜的表现,但心中的怀疑却逐渐发酵得更为阴谋化,甚至上升为怀疑镇国将军府对皇权的觊觎,而楚长悦腹中的孩子就是将来篡位的最佳人选。

    这件事发展到后来,便成为了赵凌宇清理先帝重臣的导火索,他自觉皇位已坐稳,手握大权的重臣对他来说已成为了巩固皇权的潜在威胁,赵凌宇刚开始是想流掉楚长悦腹中的孩子的,但后来想想又觉得这孩子若是利用得好,也许能为他清理掉最根深蒂固的两位重臣。

    远在边关的楚长珏不久后也收到了京中关于他身世的流言的消息,以及来自镇国将军府的家书,楚大将军夫妇为隐瞒了他的身世的事情向他道歉,但他们并不知道,其实楚长珏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并非亲生的事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