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浮世眷> 第020章 桃花宴

第020章 桃花宴

    这些年,云游神医其实常暗中来看他,好几次被楚长珏发现,设法从他口中套问出了自己的真实的身世,得知自己亲生父母已经去世,至于仇人,在楚长珏能力足够的时候,就已经暗地里去报了仇。

    原来身世的他大仇得报,此后他便只是镇国将军府的楚长珏,楚大将军和将军夫人的儿子。

    最近京中突然出现关于他身世的流言,令楚长珏感觉到了阴谋的气息,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感觉会有大事发生,连忙修书一封,命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回京城,提醒楚大将军未雨绸缪,小心提防。

    然而,流言过后接下来的一连几个月,京中一片风平浪静,就像投入湖中的石子,荡起几圈涟漪后就重归平静,而流言传出的源头也被查了出来,据说是大学士府中的一个侍女偷听了主子的谈话,在外与人聊八卦的时候顺口就说了出来,世家贵族里最忌讳的就是下人们乱嚼舌根,这个侍女眼见闯了祸就想暗中出逃,不料反而因为这慌张心虚的举动被抓了个正着。

    楚长珏并不觉得那流言真的就是个意外,越是平静,就越证明了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在这份宁静的底下有无数的暗潮汹涌,稍不注意就会被席卷得尸骨无存。

    敌暗我明,即便楚长珏智慧过人,在敌人有所动作之前,也难以制定什么有效的应对措施。

    “希望并非如我所想。”楚长珏遥望京城方向喟然一叹。

    若这潜藏的敌人是如今高高在上的那位,纵然他千防万防也无济于事,因为他和将军府的软肋与死穴正握在那人手中。

    楚长珏的担忧楚长悦完全没有感受到,她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腹中的小生命上,看着肚子一天天隆起长大,到现在已经明显可以感受到孩子在腹中的动静,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令楚长悦的心中无比柔软,即便最近几个月赵凌宇来的次数逐渐减少,楚长悦也没有太多在意。

    “福安。”

    “奴才在。”

    “皇后腹中的胎儿已经六个月了吧,太医怎么说?”

    “回禀皇上,太医判定是个小皇子。”

    “高贵妃已经乖巧了好几个月了,该是时候让她释放一下天性了。”

    “是!”

    皇座之上,赵凌宇的脸隐没在阴暗之中,隐约可见深沉冷凝的眸光微微闪烁。

    太医对楚长悦腹中胎儿性别的断定,引起了后宫许多女人对楚长悦更深的嫉妒,特别是那些家世好、位份高,却又没有孩子的妃嫔,其中以高贵妃尤为甚之。

    若非这段时间有高丞相的严肃告诫,以高贵妃冲动善妒的性子,早已不知道会闹出多少事情,哪怕只要不出严重的大事,最后皇上会看在丞相府的面子上睁只眼闭只眼,但若一不小心惹怒皇后背后的将军府,场面可就难以收拾了,时间还长着呢,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能不能一直活着长大还是未知数呢,没必要如此着急。

    高贵妃好不容易勉强说服自己不去在意,只管笼络好皇上的心,然而,当这道消息被赵凌宇派人添油加醋地传到她的耳边的时候,高贵妃又坐不住了,在无法抑制的嫉妒之下,瞬间把高丞相的告诫抛到了九霄云外。

    始终隐藏在暗处的温婉月静观各方反应,默默地关注着所有与楚长悦有关的事情的发展,在察觉到高贵妃蠢蠢欲动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在暗中添上一把火。

    因着年幼时对赵凌宇的救命之情,宁太后对温婉月也比别人多了几分亲近,再加上温婉月长相清纯柔美,嘴巴又甜,常去宁太后宫里陪她闲聊哄她开心,一来二去的,宁太后对温婉月就更为亲切了。

    温婉月知道宁太后素来喜爱桃花,恰好这时候桃花开得正灿烂,她将话题往桃花美景上引,轻易地就勾起了宁太后想要赏桃花的兴致,只需她稍加建议,宁太后便决定要在后宫举办桃花宴。

    这后宫妃嫔中除了皇后之外,现如今位份最高的就是高贵妃。皇后身怀六甲,不变操劳,张罗桃花宴的事宜便落在了高贵妃头上。

    不得不说,如今在对付楚长悦这件事上,赵凌宇和温婉月两人相当有默契。

    可怜的高贵妃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刚想对付楚长悦,上天就给了她这个机会,岂知她不过是赵凌宇和温婉月两人手中的棋子。要说两人的区别之处,在于温婉月只是借刀杀人,而赵凌宇则是将刀掷出去杀了人后顺便把刀也给毁掉。

    温婉月做事向来善于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借着后宫妃嫔间平日里三三两两的小聚,透露一些所谓的宁太后的喜好,通过高贵妃党的小妃嫔,迂回地向高贵妃提供桃花宴布置上的建议,剩下的,相信不需要她多说,高贵妃也能做得很好。大不了到时候视情况再帮高贵妃小小地添点儿火,反正主事人是高贵妃,她定然没有少动手脚,出了什么事也只会查到她身上。

    “娘娘,明日的桃花宴,您真的要去吗?”海棠有些担忧地询问。

    “难得太后有赏花的兴致,本宫作为儿媳,于情于理都不该缺席,而且本宫的身子也还不至于重到不便走动的地步。更何况莫贵人不也怀着将近七个月的身子吗,她也会去,本宫就更不能不去了。”楚长悦抚摸着高高隆起的小腹,柔声说道。

    “可是,莫贵人哪能跟娘娘您相比啊!自从娘娘怀上小皇子,不知道遭多少人嫉妒,奴婢实在是担心会有人趁机对娘娘不利。”海棠仍不死心地试图劝阻。

    “若真有人要对本宫不利,不管明日本宫去不去桃花宴,她们也总能找到别的机会下手。在这后宫里,何时不是危机四伏,哪是想躲就能躲的。”楚长悦微微感叹,生活在尔虞我诈的深宫之中,着实令她感觉有些心神俱疲。

    楚长悦也不想作死,但别人已在她脚下挖满了坑,就算她站在原地不动,也还是会塌陷。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