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都市青春>都市疯狂神医>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五星乾坤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五星乾坤

    “乒乒乓乓!”

    忽然。雪女兰宣布了清脆悦耳的响声。那是竹管相互敲击的动静,风铃声以一种极为共同的节奏响彻着,雪女兰好像有着一种法力,扫荡着世人的魂灵,净化着世人的心灵。

    “啊!”

    伴随着此伏彼起的惊奇叫声,梦塔脸上的冷笑忽然僵硬了下来,凝结在了脸上,梦塔迟钝的转过头。看向了悬挂在高处的雪女兰,旋即他的脸色登时变得乌青。

    只见此刻雪女兰的十二根竹管以一种极为缓慢而有规则的办法相互敲击着,伴随着竹管相互敲击的响声,那本来由于年月丢失而变得模糊不清的纹理居然变得明晰起来!

    世人细心望去,居然发现那纹理居然是十二种不同的动物,那些动物,是一切人最了解不过的动物了,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居然是十二属相兽!

    十二属相兽熠熠生辉,在竹管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较为灵动,好像都是具有着灵智。

    属相兽的纹理散发着不同的光辉。有的是金色,有的是绿色,有的是赤色,还有的是白色,总共有着十二种不同的颜色,每一种颜色就是一种属相兽。

    在世人细心的调查之下,总算发现了竹管的敲击规则,每一只属相都敲击十一下,沿着十二属相兽的摆放规则敲击,当敲击完了十一下之后,便会换成下一只属相兽,不断重复,完结一个又一个轮回。

    伴随着竹管每一次敲击,最上方的满足锁上面,便会随便生出一道紫色流光,紫色流光很快的沿着满足锁的纹理走上一边,然后便会在世人无法注意到的当地隐去,一次敲击便会有着一道流光,重复不断。

    “这才是它的实在相貌啊!”看着艳丽共同的雪女兰,有人惊叹道,和那好像工艺品的姿态比较,现在的雪女兰简直犹如神器,很难让人信任两者是同一件物品。

    在世人都是在惊叹于雪女兰的共同的时分,清雅女子则是震动的看向了白笑,这种规则她好像在祖传典籍中见到过,虽然不是很具体,但却给她留下了极深的形象。

    这个时分,她关于那份猜想愈加坚信了几分,修正气场的办法也就算了,这种运转规则也是如此了解,假如说白笑没有和他们诸葛家没有一点联系,她还真是不太信任。

    清雅女子心思登时开端活络起来,考虑着是否在工作完毕之后,去套一套白笑的话,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成也说不定。

    清雅女子目光有些闪耀,忽然,余光自脸色乌青的梦塔的身上扫了曩昔,登时将她的注意力招引了曩昔。

    看着面色丑陋的梦塔,清雅女子心中一阵报复的爽快感,但很快却又有些异常的心情升了起来。

    清雅女子娇躯一颤,赶忙将这种心情给压了下去,咬了咬牙,看向了白笑:“叶师傅,能否为咱们说明一下?”

    “嗯!”

    通过清雅女子的提示,白笑也是发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将目光从雪女兰上面收了回来。

    “这雪女兰作为一件法器,不可短少的就是镇宅化煞!”白笑淡淡的说道。

    但关于白笑的这个说明,其他的人并不是很满足,简直一切的法器都有着同一个效果,那就是镇宅化煞,这并不是他们火急等待的,他们想要了解是雪女兰共同的效果,就比方那紫砂茶具的催官以及延寿。

    “但这并非一般的镇宅化煞!”白笑的目光自世人身上逐个扫过,天然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便很快的弥补说道:“它的化煞并非一般的化煞,而是化煞为吉!”

    “你们知道为何一开端雪女兰会和一般工艺品如出一辙,底子看不出任何气场吗?”

    这一个问题登时勾起了世人的求知欲,让得一切人都是打起了精力,炯炯有神的盯着白笑,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解说。

    “关于人来说,有两种煞气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是光煞,一种是风煞,过分激烈或刁钻的光线会构成林林总总的光煞,而这件法器便能将光煞给化解,然后散宣布柔软的光线,就好像一件过滤器一般。

    至于为什么看不到它的气场,那是由于在滤过光煞的一起,光线不可避免的为气场打起了保护,将法器的气场给隐瞒掉了!

    你们听说过空中楼阁吧?原理就和这个差不多,都是使用光线折射构成幻觉,让你们捕捉不到气场的存在,所以在将一切的光线给关掉之后,气场便会逐渐的显现出原型来!”

    世人听得有些板滞,化解光煞的法器不是没有,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将光煞化解掉的一起,还将其变成自己的保护,遮盖掉自己的气场的法器,这也过分奇葩了些吧?

    白笑并没有等他们回神,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后,再度说道:“接下来就是风煞!除了光煞以外,雪女兰还能化解风煞!”

    “风铃的原料只是个竹子,并不是什么铁块!按理说最大的风力很容易的就能将其吹得四处摇摆,但现实并不是这样,这是为何?”白笑扫了一眼世人,有了白笑的提示很多人都想到了化解风煞上面,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却是房子里等修为深邃的长辈好像知道了什么,全都是一爷若有所思的容貌,但却没有一个人出言打断,现在是白笑的主场,他们插嘴不只显得不礼貌,其他人恐怕还会由于听得太入神而不买他们的账。

    “凉气在现代人的眼中,或许是一种降温的好办法,但在欧阳修的眼中,它却是一种阴风煞,若是长期处于凉气室内,煞气入体,便会导致头痛乏力,伤风发烧等不良症状!

    所以在凉气吹过雪女兰的时分,雪女兰便会将风煞给化解掉,到达化煞的效果,除了阴风煞以外,其他任何风煞雪女兰都能将其化解!而非各位早年才智过的那种只能化解一种风煞的法器。哦,刚刚忘了说了,不管是什么光煞,雪女兰仍旧可以化解!”

    法器一般都专司一职,抵挡风煞的法器一般只能打压化解一种风煞,比方凸风煞、凹风煞和风恶煞等,可以抵挡多种煞气的法器少之又少。

    但若真的呈现,无一不是被人们奉为圣品,比方山海镇,山海镇可谓是最为知名的打压多种煞气的法器,天斩煞、路冲煞、八曜煞等煞气都在山海镇的打压规模之内,而山海镇也因而成为了一般人最为了解的法器!

    而眼前的雪女兰现在具有相同的效果。只是凭借着这一点。它便会引得世人趋之若鹜。争相求购。就算是雪女兰没有其他效果了,它也能凭此在这场风水沟通会上风景一把,被人们记住。

    “至于凉气风力开到最大之后,雪女兰为什么都难以被其撼动,那是由于雪女兰太‘重’了!这个‘重’和我们往常认知中的重有些不同!我们都知道,法器关于煞气有着天然生成的抑制效果,关于煞气来说任何法器都要重若千斤,这样才干稳稳的将其打压。”

    世人茅塞顿开。难怪一开端那么点风力没有将雪女兰吹动,要是一般的工艺品,早就吹得乒乓作响了,就连后来将风力开到最大之后,雪女兰也才晃动一点,要不是继续的强风导致晃动越来越大,雪女兰还不必定宣布响声呢!

    “而当煞气堆集到必定程度后,超出了法器的阈值,法器便打压不住煞气,便会呈现法器松动的痕迹。而具体表现在雪女兰上就是摇摆!”

    “哗!”

    白笑此话一出,全场便开端喧哗起来。一切人都对雪女兰的才能产生了置疑,只是是这么一点煞气就能将其晃动起来,这要是将它悬挂在家中,略微大一点的煞气岂不是就打压不住?

    那这雪女兰岂不是有些鸡肋,要说它不可的话,它仍是件贵之法器,要说它行的话,但它连一点凉气所带来的煞气都打压不住,这要是买回家挂起来,那岂不是只能看不能用?这和工艺品有差异吗?

    世人心中开端犯起嘀咕来,这样看来,这个雪女兰底子名不爷实啊!

    “可是,关于雪女兰来说,晃动并不算什么大问题,反而应该算作大大的功德!”白笑话锋忽然一转,登时勾起了世人的猎奇心。

    这怎样说?法器晃动都限制不住煞气了,怎样还能算作功德呢?

    感受到世人猎奇的目光,白笑嘴角掀起一抹笑脸,慢慢的将雪女兰的微妙说了出来:“这个雪女兰最大的效果并非化解风煞与光煞,而是化煞为吉!”

    听到这个词,清雅女子瞳孔一缩,虽然仍是那爷浓艳容貌,但其眉宇间却是多了几分慎重,他记住祖传典籍中正好将这部分给遗落了。

    本认为很难再将其找回来,但她怎样都没想到可以在这儿听到有关于“化煞为吉”的音讯,也不知道此法和祖传之法有何不同,能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