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都市青春>钟离的黄昏> 327 病不知因

327 病不知因

    “所以说你自私。”齐问筠抬脚离去,从千兰身边擦肩而过,头也没回。

    千兰见他这样,心里愈加委屈。

    “那你呢?”千兰转身盯着齐问筠的背影:“你呢?你不也帮着我做这些事?你也是帮凶,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齐问筠的脚步一顿,转过头,讥笑道:“对,我没资格指责你,也没资格待在你身边,属下恭送门主。”

    “你……”

    齐问筠转身离去,他确实是千兰的帮凶,所以才无法原谅千兰,更无法原谅自己。他走进后堂,没瞧见李三也没看到青映雨,这两人去哪儿了?乖徒儿不是说这解药是替皇上研制的吗?怎么如此怠慢?

    林翰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他要好好歇息歇息,否则待会儿与齐先生下山时没有多余的力气。齐先生与门主的爱恨情仇,那是连少主也管不了的,他一个小小的妄徒,哪里插得上话,还是走远些。

    齐问筠在后堂待了一会儿,李三从自己的房间内走了出来,见到齐问筠,连忙行礼问好。

    “映雨去哪儿了?她不是说这解药是少主让她替皇上配的吗?”齐问筠瞧见匆匆从房间走出来的李三,开口问道。

    “这是替皇上配的解药?”李三一怔,之后便是恍然大悟:“怪不得她没日没夜地折腾我们,原来是为了替皇上配解药。”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齐问筠见他自顾自地说了半晌,却没有回答他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愠怒,方才与千兰见面,已经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李三这表现直接点燃他的怒火。

    “哦~解药研制失败了,我们又要开始新的尝试。如此夜以继日地忙碌,我怕她支撑不住,让她回往生阁洗簌,让她放松放松。”李三没有看出齐问筠的愠怒,但他对齐问筠一直都很恭敬。

    “如此也好,没日没夜,尔雅居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今日我们都歇着吧!”齐问筠的怒火减少了许多,坐在后堂耷拉着脑袋。

    “是。”

    李三见他心情不是太好,也没再与他搭话。默默地收拾整理着乱糟糟的后堂,等待青映雨歇息好了,开始新的尝试。

    青映雨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整理好自己的仪容,骑着马快速跑回尔雅居。走近后堂,瞧见齐问筠坐在药炉边唉声叹气,她连忙走上前笑道:“师父不要气馁,这次失败了不要紧,我们继续开始新的尝试,总有一次会成功的。”

    齐问筠抬头看着她,无奈地笑了起来:“为师知道。”

    “那师父笑一笑,打起精神开始作为吧!”青映雨上前摇晃着齐问筠的手臂,撒娇道:“师父别不开心了,我们医者就应该钻研医术。”

    “为师才是医者,映雨可不是。”

    “为何不是?”

    “映雨擅于用毒,可不善于行医治病。”

    “所以才拜您为师啊!”青映雨瞧见正在打扫后堂的李三,发话道:“三儿,快些整理,我们要开始新的尝试了。”

    李三突然被青映雨提到,转身看向她,有些不情愿地道:“可是方才齐先生说了今日可以歇息。”

    “歇息什么歇息?”青映雨一听这话,急得甩开齐问筠的手臂,起身走到李三跟前质问:“这解药可是替皇上配制的,皇上的安危关系到天下苍生,你这是要置天下苍生于不顾吗?”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我这个人一直……”李三垂下头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清。”

    “方才齐先生说了今日可以歇息。”

    “师父。”青映雨皱着眉回头望向坐在药炉边的齐问筠:“少主吩咐的事,我一定要完成,就算天下苍生与我无关。”

    天下苍生的确与她无关,当她遭受欺辱时,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身边为她说话。当她活得步步惊心时,没有一个人向她伸出援助之手。天下苍生与她何干,她的命是青子衿救的,青子衿吩咐的事,她绝对不会懈怠。

    “为师可没说过。”齐问筠见她如此较真,眼中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心想她肯定想起自己的过去:“李三,你胆子肥了,竟敢当着我的面拿我当借口。”

    “三儿听见没,师父不承认你说的话。”青映雨的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师父怎会如此糊涂,这可是替皇上配制的解药,他的亲儿子想要伤害他,可宫中却没有人告诉他实情。”

    能拿到她的慢魂散,且有动机伤害皇上之人,被囚禁于诛心殿的那个人的嫌疑最大。青映雨摇了摇头,万人之上的皇上,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

    皇宫之中。

    钟离越卧病在榻,谦儿不知去向,身边只有赵公公与娴妃照看着。伯君最近很忙,弋儿……他在盘算着什么呢?皇后,她又想做些什么呢?想他钟离越驰骋一生,如今竟落得这个下场,病不知何因,命不知何时绝。

    若是、若是仙合还在就好了。

    这皇宫里,真正将他当家人、当夫君看待之人只有仙合一人。对于皇后来说,他只是权力。对于娴妃来说,他只是需要讨好的对象。对于其他的妃子,他是敬畏的皇上。唯有仙合将他当作自己的夫君,也唯有仙合才能安抚他这颗千疮百孔的心。

    皇家人果真不适合拥有爱情,如此,他们便有了软肋。

    谦儿去了何处,前些日子还守在他的身边。钟离越想不明白,近日谦儿为何不出现。他这眼皮每日都沉得很。他早已没有精力去想其他的事,这朝中的局势早已变成一团乱麻。

    “仙合……”

    叶芊芊听到钟离越的呢喃,伸手握住他的手,垂下头笑了笑:“皇上的心思到现在都还未变啊?妾身好后悔没有早些遇见您。”

    “赵公公,太医署那边如何了?他们不是说在商讨皇上的诊断方案吗?今日可有消息了。”叶芊芊别过脸看向站在一旁的赵公公。

    “回娴妃娘娘的话,太医署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是吗?”叶芊芊叹息了一声,太子给的药果然厉害,竟让太医署的太医都没有法子。她也不知是何毒,自从太子被监禁于诛心殿,那药就停了。她又不敢去找太子,若是被皇后发现,免不了大动干戈,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

    太医署,一群太医正在商讨皇上的救治方法。

    “我觉得皇上应当是中了毒。”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还未设想过。”

    “中毒?”太医署最高的掌权者太医令坐在首位,抚了抚下巴上的胡须,思忖了片刻:“老夫觉得不太可能,若是中了毒,怎会一丝痕迹都没有?”

    “若不是中了毒,太医令大人倒是说说皇上的病因为何?”

    胆小的太医署二把手太医丞伸出脖子忘了往门外,感叹道:“也是皇上仁慈,否则我等早就掉脑袋了。”

    “掉脑袋?”太医令嗤笑了一声,皇上如今自身难保,还能让他掉脑袋?

    “太医令大人这是何意?”

    “老夫的意思是,宫中戒备森严,皇上每日膳食都有专人试毒,皇上不可能中毒。”太医令笃定地回答道。

    “怎么能如此笃定?”

    “对啊!”

    “可皇上的咳疾并不是一两日之事。”

    “有谁中毒能撑这么长时间?”太医令抓住某位太医的言辞,逼问在座的太医。

    正当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正是激烈的时候,忽闻皇后身边的侍奉太监喊了一声:“皇后娘娘驾到。”

    此话一出,原本坐在一起的太医们慌忙四散开来,匍匐在地上行礼。

    “免礼。”乔贞神色淡淡,不着痕迹地瞥了太医令一眼:“各位太医先下去吧!本宫今日前来是想问问太医令大人,对于皇上的病,你们可想出法子了。”

    太医们纷纷退出太医署,太医丞听了皇后的吩咐,也跟着太医们退了出去。丫鬟奴才们也跟着退了出去,并替她关上房门。只剩下太医令与乔贞二人,太医令拱手行了一个礼,道:“回皇后,方才他们已经猜出一些端倪,不过已经被微臣否定了。”

    “做得好。”乔贞也不看他,一副优雅端庄的姿态:“皇上没多少日子了,至于他中了什么毒,被谁下了毒,这些都不重要了,若是太医令大人想保住自己的地位,你也该知道怎么做。”

    “微臣定会将皇上真正的病因压下来,皇后娘娘,微臣有个建议,不知可否直接……”太医令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眼神里尽是贪婪:“帮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