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第一千零七章 真爱的恶毒女配二十四

第一千零七章 真爱的恶毒女配二十四

    巫蝶儿知晓现在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长长舒了口气。至于以后她会怎样,以后再说吧。她相信以自己的手段很快会再笼络住永靖王的心,便是他因为今天的事情埋怨自己,自己也有把握应对他。

    巫蝶儿以为自己对男人有办法就放心了,却忽略了她彻底得罪了两个女人,两个女人都想办法要她死呢!

    永靖王带着巫蝶儿出宫了,皇帝借口处理公事带着连亲王和康亲王离开了。明玉长公主也很识趣地告辞离开了皇宫,只剩下永福公主留下来陪伴太后、安抚太后。

    “云嬷嬷,去将我梳妆台最后一层抽屉中的匣子拿出来。”太后当着自己女儿的面没有见外,直接吩咐心腹嬷嬷去做事。

    不一会儿,云嬷嬷蓬莱一个半尺长十公分宽和高的匣子。太后打开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瓷瓶,再从瓷瓶中倒了一颗药丸,递给云嬷嬷。

    “去,将这药丸交给永靖王妃,让她自己看着办。”太后叫来一个小太监,吩咐道。

    小太监接过药丸,迅速退了下去。

    永福公主看着太监消失的背景询问太后:“母后,那药丸是什么?”

    太后道:“那是红颜醉。吃过红颜醉的人会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光彩,不过这份美丽和光彩都是挥霍其本身的生命力而成的。药效会持续一个月,一个月后,吃过红颜醉的人就会死去,死时的颜容会枯槁如老妪,丑陋无比。”

    永福公主抽了口冷气,她想起先皇在时的一位宠妃。那位宠妃非常得皇帝喜欢,都威胁到了太后的位置。后来那位宠妃死了,死前死后的表现与太后诉说的吃了红颜醉的表现一个样儿。那宠妃岂不是、岂不是……

    太后见她如此,轻声道:“不错,那件事情是哀家做的。哀家不单单是为了哀家自己,还为了你和你两个弟弟。当时李氏那贱人怀了孕,以你父皇对她的宠爱程度,只怕孩子一生下来就会被封为太子。那时候我们母子三人可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永福公主听后叹了口气,她能够理解太后,只是她没有想到太后手中有这样的东西。

    “母后,五弟妹拿到你送过去的药丸,知晓要怎么做吗?”永福公主转移话题。

    太后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你们啊都小看了赵氏,她是赵家精心教养出来的女儿,心机手段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你只看着她被巫蝶儿逼得只有王妃的头衔如同隐形人一样生活,又怎知王府真的是被巫蝶儿掌控,内中没有赵氏的人呢?这赵氏跟哀家年轻时候很像,很能隐忍,在隐忍中伺机反击。哀家很看好她,当年才会选她做你五弟的正妃,让她帮着你五弟。谁知道你五弟那个不争气的被个贱女人所迷惑,冷落赵氏。今天的事情如果有赵氏帮你五弟出主意,你五弟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兵权被皇帝所夺。”

    “母后!”永福公主见太后依旧纠结兵权的事情,劝说道,“自古兵权旁落就不是好事,兵权在五弟手中,会一直受皇帝忌惮。如今这样很好,五弟没有了兵权,皇帝才会将他当成亲弟弟。”

    太后道:“可没有兵权,你五弟就只能做一个闲散王爷了。”

    “不好吗?”永福公主道,“母后想让五弟做实权王爷一直受皇帝的猜忌,最终兄弟反目,皇帝对五弟出手?还是母后想看五弟带兵攻进皇宫,杀了皇帝,自己做皇帝?”

    “哀家没这么想过。”太后叫道。

    永福公主:“可你的做法最终会将两个弟弟推到那一步。母后,我知道你偏疼五弟,但要适可而止。你是太后,不是寻常人家的老太君,你若做得太过的话,对五弟不是好事,反而会害了五弟。”

    永福公主苦口婆心地劝说太后,说到最后,不知道是被收服了还是认命了,太后没有再纠结永靖王交出兵权的事情。永福公主见太后意兴阑珊,很是疲惫的样子,便告辞离开了皇宫。

    永靖王府,但听到永靖王将巫蝶儿带回王府,巫蝶儿没有死,只是换了个身份成为永靖王的妾侍后,王妃几乎咬碎了银牙。

    为什么?巫蝶儿为什么没有死?以她对事件的分析,皇室不应该会让巫蝶儿活着呀。特别是太后,她肯定恨死巫蝶儿这个连累自己儿子的女人了。为什么呢?

    忽地,王妃脸色一变,她想起了一件事情。她漏算了兵权!为了收回永靖王手中的兵权,皇帝会跟永靖王交换条件,那么永靖王就能够保下巫蝶儿的性命了。

    失算了!

    王妃叹了口气,随即很快地调整好自己的心情。这一次虽然没有弄死巫蝶儿,但至少弄掉了她所有的光环和权力,如今她不过是王府的一个小小妾侍,还能够翻出多大的浪?难道永靖王真要没脸没皮地让一个妾侍管家、让一个妾侍出门代表王府交际?王府的管理权肯定会回到自己手中,到时候……

    王妃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这丝杀意是针对巫蝶儿的,也是针对永靖王的。

    “柳叶,我让你找的人你找得怎么样儿了?”

    柳叶上前两步,小声回道:“奴婢已经找到了。宗室之中有个新寡的寡妇,丈夫刚死不久,其本人怀了遗腹子。因为家中经济条件的原因,这寡妇并不想给丈夫守节。奴婢找人跟寡妇接触了,没有暴露我们的身份,只说是来京城做生意的外地人,家中富裕,但家主身有暗疾,不能有孩子,便想收养一个孩子,最好从婴儿起就收养,不让孩子知道他是被收养的。那寡妇听得心动了,再听说我们会付给她五千两银子做报酬后,她就答应了我们的要求,等孩子生出来后就将孩子抱给我们。”

    “能够确定那寡妇肚子里面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儿吗?”王妃问。

    柳叶回禀道:“寡妇的月份还小,暂时诊断不出来,不过……”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