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惊人发现

    四五个护士同时出手,才勉强将暴走的林子易按住。他的身体此时已被一层暗黄色的鳞片包裹,鳞片的边缘散发着淡淡的紫光,就像天边刚刚冒出的一缕红日。

    “奇怪,药剂的效果在减弱。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这小子的血脉就激活了。沐医生,趁着药效还没消失,赶紧再给他补一针!”羊柔川急迫地说道。

    “住手!”手术室的门被推开,寒光一闪,将沐医生手中的针筒打碎。

    “臭丫头,你发什么神经,难道你不希望这小子的血脉觉醒?”羊柔川看着洒落地上的药剂,心疼的质问道。

    “发神经的人是你,林子易的血脉早已觉醒,哪需要你多此一举。要是害他走火入魔,后果你担待得起吗?”

    上官灵儿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方涛,然后冲到手术台前,用手指飞快的点在林子易周身几处大穴,成功让其安静下来。其他人本想阻止,被羊柔川抬手制止。

    “奇怪,怎么没听林峰说起过?”羊柔川在心中暗暗猜测,忽然兴奋的说。“难道是先天觉醒!”

    “嗯,你比林峰那个蠢货聪明。”

    “行了,你们几个都出去吧!”看着一众护士被上官灵儿推开,羊柔川摆摆手,让所有人出去。“小丫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拿个先天能量丹试一试。”上官灵儿将手术台放低,然后开始为林子易疏导体内混乱的真气。

    “我一个保密局的小局长,哪有你这种大家族出生的小姐财大气粗,先天能量丹当糖豆吃。这种千金难买,关键时刻能保命的好东西,就为了做一次实验,岂不是暴殄天物!怎么样,这小子没事吧?”

    “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嘛去了。”上官灵儿先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眉头一皱。“好了,不要打扰我,这觉醒药剂里似乎含有大量能量,我得帮他炼化。”

    几十分钟后,林子易突然喷出一口淤血,然后头一歪,躺倒在上官灵儿怀里。

    “喂,怎么吐血了,什么情况?”

    “慌什么,四肢断了又接回去,然后又突然接收这么多能量,有点淤血很正常,吐出来就没事了。好了,他的问题解决了,说说你的问题吧。”

    “我能有什么问题?”羊柔川表面一副茫然,内心暗道,这小丫头不简单。

    “你一定很惊讶吧,其实很简单,像你这样左右逢源的人,没点问题,谁信呢,只不过是没有证据罢了。”

    “对不起,我一点也不惊讶,毕竟你的底细我很清楚。”羊柔川依旧面无表情,并没有被对方的话唬住。心想,看来我放出去的消息起作用了。

    “你和老板到底什么关系?”

    “无可奉告!”

    “02年的那场大战,你为什么来的那么巧?”

    “奉命而为!”

    “奉谁的命?”

    “行了,废话少说。如果你妈想扳倒老板,我可以提供线索。”

    “那你快说!”

    上官灵儿激动的坐直身体,结果却惊动躺在她怀里的林子易。一声轻哼过后,他用头轻轻拱了拱,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他的美梦。其实,林子易在吐出淤血后就已清醒,但为了继续偷听,便假装晕倒。刚才那一下,则是想掩盖自己没有醒,故意为之,谁知却刚巧顶在上官灵儿的胸脯上。

    “喂,如果他醒了,你怎么解释?”看到上官灵儿羞恼地一把推开林子易的头,羊柔川想要阻止已来不及。

    听到提醒,上官灵儿赶忙查看林子易的状态:“呼,还好没醒。”

    这一句确认一出口,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一个人害怕解释,一个人想要装睡偷听,还有一个人另有图谋。羊柔川刚开始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谁知林子易为了掩饰刻意一顶,结果造成自己呼吸混乱,暴露出已经清醒的事实。但羊柔川要的就是他装睡偷听,所以才会阻止上官灵儿。

    “想要扳倒老板,首先要调查林峰,gz市的局势,就是从林峰到来后改变的。原本的gz市,老板和秦家势均力敌,林峰来了以后,85年一场大火,接着帮派争斗,秦家的势力一落千丈。再然后,林家父子接连入狱,这些事之间肯定有什么内在联系。我之前调查过,只可惜一直没有线索。”

    看到上官灵儿假装整理头发,用以掩饰自己震惊的神情,人老成精的羊柔川继续说:“现在,秦家想要卷土重来,gz市势必又有一番恶斗,这第一战,应该就是年底的武道会。所以想要扳倒老板,一是调查这些年和林峰有关的大事,搜罗老板犯罪的证据;二是暗中帮助秦家打击老板的势力;三是给老板制造麻烦。至于其他的,就只有增强自身实力,不然证据没找到,还把小命搭进去,那可就太不值了。”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毕竟林峰父子可是你抓进去的。”虽然羊柔川的话和母亲的推测差不多,但上官灵儿还是表示怀疑。

    “我刚才已经说过,抓林峰父子只是奉命行事,信不信由你。”三声敲门声响起,羊柔川看向门口,“进来吧。”

    方涛推开门,恭恭敬敬地走到羊柔川身边,在其耳边一阵小声低语。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我先走一步。”

    “哼,该死的‘羊肉串’,你等着,我一定会把爷爷和火爸爸救出来的!”装睡的林子易在心里暗暗发誓。

    “要不您留下,吃了饭再走,我这里有什么服务您都知道,在咱gz市,除了烟花巷,就我这最好。最近医院刚来几个原装货,一准让您尽兴而归。要是护士不合您的口味,学校那边还有学生妹,绝对正点!”肥胖的方涛脸上堆满猥琐的笑容,他嘴里的服务,显然另有所指。

    “算了,年龄大了,需要多保养,比不上你们年青人。”羊柔川自然明白方涛的意思,但他并不感兴趣,而且急着离开,所以用年龄做托词。

    “羊局说笑了,看您这体格,壮的像头牛,连嫂子那样的女人都能驾驭……”方涛话说到一半,抬眼看了一下羊柔川,见对方没有生气,这才继续道,“我这的可都是雏,对您来说不就和开胃小菜一样嘛。”

    “好你个方涛,敢开你嫂子玩笑,小心我废了你!”羊柔川的话虽然带着威胁,但表情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他知道,这种男人之间的玩笑话,有利于拉进彼此间的距离。

    于是,方涛借坡下驴,象征性的服软道:“是是是,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你呀,没事少干点那事,干多了没好处。这两天好好调查,好好准备,到时候计划成功,老板少不了你的好处。”

    “羊局长教训的是,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行了,不用送了,你抓紧时间,赶快召集你的心腹开个会,先把任务布置下去,知道了吗?”

    “是,我马上就去。”见羊柔川没有答话,转身离开,方涛又道,“羊局长慢走。”

    羊柔川缓步走向手术室的门,步伐从容淡定。在他身后,林子易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微眯着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似乎想从他离去的背影里,看出点什么。只是,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透视眼,林子易终究无法看到羊柔川那微微上翘的嘴角!

    羊柔川此时的心情应该是不错的,但林子易此时却开心不起来。他虽然清醒,却并不知道这些人对他做了什么,也不知道老板的计划是什么,但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是羊柔川还是方涛,都不是好人。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已被卷入其中,而一场阴谋正在酝酿。

    没过多久,已经起身的上官灵儿也准备离开,但林子易却将她拉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