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废弃遗迹

我的父母亲是烂人——好像是吧。

虐待是家常便饭。环境也糟糕透顶。我的个性也很扭曲。

『眼神让人看了就不爽的小鬼!』

父亲咒骂完之后,一脚踹飞尚且年幼的我。一如往常。

母亲一样也会使用暴力。还加上无情的话语。

没生下你就好了!明明是不需要的小孩,还不能自己决定要杀不杀,这国家没救了!之类的。

有一次,暴力的面纱,蒙蔽了我的思考。

我总有一天要杀了他们!

现在想想,那就是生存本能吗?

再这样下去,我会惨遭杀害。所以那样的本能才会觉醒也说不定。

因此,我才会产生那种想法。

但是某一天,父母亲不知去向。只留下我。

就是所谓的蒸发。

叔叔和婶婶收留了我。听说我父母亲失踪前,在电话中这么告诉叔叔和婶婶:

「小鬼就交给你了!」

被叔叔和婶婶收留之后,我才确信。

自己长大的环境一点也不「寻常」。

叔叔和婶婶非常温柔。

我决定要当一个没有问题的小孩。

为了他们两个。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事情,给他们添麻烦。

托叔叔和婶婶之福,三森灯河明白了何谓温柔。

一定要当一个不会造成问题的小孩才行。

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成了背景人物。

化为普通而无害的小喽啰。

可是,刚才转移之前,我好像恢复本性了。

变成原本的——「三森灯河」。

我睁开眼睛。

冰冷的地面。硬邦邦的。背后很痛。我坐起身来。

「——、……」

环顾四周。

「这里就是废弃遗迹吗……」

伸手不见五指。我好像被幽禁在深沉的黑暗之中了。活动状态……有办法确认吗?

「STATUS OPEN!」

~~~~~~~~~~~~~~~~~~~~

【无法确保视野,因此无法展开】

~~~~~~~~~~~~~~~~~~~~

脑袋里响起平凡无奇的声音。原来如此,无法确保视野的话,就不能确认状态吗?

啊,对了……!我伸手摸索附近的地面。

「——有了!」

皮制的手感。特殊道具。我抓起它握在手里,以拇指触摸宝石。

我记得女神之前说,只要将魔素注入宝石,它就会发光,是吗?

我努力回想女神使出固有技能时的感觉。还有那混帐女神的解说。

注入魔素。

宝石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皮囊也跟著发光了。

喔喔,真厉害……好有「使用魔法」的感觉。

「喔?」

光线虽然微弱,但看得比刚才清楚一些了。

光秃秃的岩石。凹凹凸凸的天花板。地面也崎岖不平整……

「比起遗迹,更像洞窟……嗯?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起身走近一看。

「——呜!?」

骷、骷髅?是人骨吗?

而且头盖骨几乎只有一半。剩下的一半去哪了……?

被砍成两半了吗?

我倒抽一口气。

如果是的话——那是被什么东西砍的?

……想也知道。是这座遗迹里的「某种东西」。

心脏愈跳愈快。没错,这里是生存机率为零的废弃遗迹。

照常理想,我会死在这里。

刚才虽然对女神夸下了海口,但要活著回地上,一定很困难吧。

或许是昏昏沉沉的意识清醒过来的关系。

太阳穴上的青筋开始跳动。全身冒出不寻常的汗水。

会死吗?我会死在这里吗?

亲身体验后,涌上一股再真实不过的预感。

飘荡在周围的死亡气息。被送来这里的废弃物,身上释放出死亡的香气。

我会变成他们的一部分吗?

死亡的脚步声。

这种感觉……好沉重。是什么呢?

啊啊,对了!就像跟亲生父母一起生活时的感觉。

会被杀掉!

心脏发出鼓噪。脉搏愈跳愈快。

是因为本能在告诉我:这里很危险!

本能要我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我立刻明白了本能警告我的理由。

突如其来地——变亮了。骷髅的表面,突然染成橘色。

头盖骨反射某种东西的光芒。

「————————」

背后有东西!有释放橘色光芒的某种东西!

「呼咻……呜呜咕噜噜噜噜……咻呜呜呜……」

野兽的气息。野兽的臭味。腐败的气味。

滴答、咚哒,咻咻咻咻……

有东西掉落地面。有东西融化的声音。融化的是——地面吗?

刚才看见的那片凹凸崎岖的地面……

是因为正在融化的关系吗?是什么?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想确认,却不想转过身去。会有这种感受的理由,我再明白不过。

因为移动的瞬间,就会被杀掉!理性踩了煞车。

理性告诉我:不要动!

破坏煞车的是——本能。我拔腿狂奔。

但是,我冲出去的瞬间差点跌倒。不过,这却让我侥幸逃过一劫。

某个沉重的东西,掠过我的头顶。

风压。

我站好身子,再度冲了出去。我差点被风压弹飞。

刚才有某个东西——想攻击我?试图抓住我?

无论如何,有东西想对我的头部做些什么!

全力奔驰。我丝毫没有余力回头。

毛骨悚然的感觉贯穿全身。所有细胞都感到恐惧。

牙齿无法咬合,不断微微打颤,发出喀喀的声响。

我懂了。我明白了!

程度、等级——杀气,不同凡响。

毛骨悚然的感觉又来了。原来刚才那种感觉,就是货真价实的杀意啊!跟女神释放出来的感觉不同。女神那只是压迫感,刚才后面那个「东西」释放的才是杀气!

我边跑边注意到一件事,连忙将皮囊藏在制服底下。

皮囊的光会变成标记。没错,我必须隐身在黑暗中,设法撑下去。

……拜托。让我躲过这一劫吧!

「呼呼呼呼………——!」

我想压低呼吸声。我喘不过气来了。双脚的感觉愈来愈不可靠。

思绪变得琐碎。不对!我得连思考能力都丢掉才行!

逃吧!跟从本能,拚命逃亡就对了!我不想死。

现在,指挥我的是本能。我将一切都交由本能决定。

眼泪又冒了出来。

明明不悲伤也不开心,却冒出了眼泪。只因为我太恐惧。

「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奇怪?不,不对。

我并不害怕。的确有令我恐惧的东西,但是……

流泪的理由,是因为其他的情感。是最近才刚尝到的情感——

「——!?」

脚绊到了某个突出的东西。

可以在一片昏暗之中跑这么久,实在已经够幸运了。

「啊……唔!?呼啊、呼啊!吁、吁……!」

啊啊,对了!我知道了。我不是因为恐惧而流下泪水。

我转身面向背后的气息。

没错,不是因为恐惧。

「可恶……」

是因为——不甘心!

我回过头去,视线前方有一只牛头人身的魔物。

模样就像希腊神话里出现的弥诺陶洛斯。

「咘噜噜噜!呼咻呜呜呜……」

金色的眼里全是血丝。浑身肌肉。全身布满深橘色的线条(是血管吗?)。肤色偏黑。巨大的牛角像驯鹿般分叉。

那东西给人的基本印象是弥诺陶洛斯。但是,外型却异样地阴森巨大。

应该特别提及的是它身上冒出来的液体。它身体上有好几个形状像小富士山一样的突起物,前端有个大小如百圆硬币尺寸的开口。

从开口中断断续续喷出黏稠的液体。液体滴落地面。

滴答、咚哒,咻咻咻咻……

地面被液体融化了。刚才背后传来的声音,原来就是那个啊……

我转移到的地方,周围地面凹凸不平。那一定也是因为它身上的液体所造成的吧!

「话说回来……它的动作也太快了!」

照这样看来,我逃不了的。

异形般的弥诺陶洛斯。换成是女神的话,有办法获胜吗?

换成桐原的固定技能,能够打倒它吗?

女神说过,以前曾将许多倔强的勇者和战士废弃至此。

没有人活著走出遗迹。一定都是被这家伙——杀死了!

既然如此,E级的我,没有打得赢它的要素。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