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通往蹂躏一切的道路

「【PARALYZE】、【PARALYZE】、【PARALYZE】、【PARALYZE】【PARALYZE】、【PARALYZE】!」

总计让八只魔物麻痹了。这时,我侥幸得到意料之外的幸运。

因为麻痹而停止的八只魔物成了障碍物。

「【PARALYZE】!」

托它们的福挡住了路,其他魔物推推挤挤时,我获得更多释放技能的时间——

「呜——啊……?」

我有一种贫血无力的感觉。大概是我本身的MP剩下不多了。

糟糕。我的意识……

我转动眼球。还有几只……?

「哔咯!咕咕咕!」

来了!鸟头……!我用尽力气,举起手臂。

「【PARALYZE】!」

「咕,嘎,咯?咕……」

它因为麻痹停下脚步。

「呜啊——……啊?」

一阵晕眩,身体倾倒。一瞬间,眼前一片苍白……我移动视线。

「……那是什么?」

敌人的援兵陆续出现。

「竟然从左右方增加了五只……又出来了吗?」

这下真的糟了。

「————————」

为什么呢?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突然觉得很好笑。

「咯咯咯……我知道了啦,既然如此……」

用光就用光吧!

身体摇摇欲坠。断断续续的意识。我死撑著——重新站稳脚步。

「就来大干一场吧……!」

直到我耗尽气力为止。我不会再有什么「已经结束」的想法了——

「等耗尽力量再说吧! ————【PARALYZE】!【PARALYZE】!【PARALYZE】!【PARALYZE】!【PARA——」

突然有某种东西断掉的感觉。身体的轴心摇晃起来。MP——用罄了吗?

双脚无法支撑身体。

意识无法支撑轴心。

「原来是我的精神力先……消耗殆尽啊……呵呵呵……不不……等等喔,我……还可以再击出……一发吧?既然……」

我举起颤抖的手。

这才是如假包换的——

「靠喽啰的意志力——用尽一切力量吧……三森、灯——」

最后的——

「咕嘎!嘎啊啊——」

……啊?刚才的声音是什么?简直就像临死前的惨叫——

~~~~~~~~~~~~~~~~~~~~

【等级已提升】

~~~~~~~~~~~~~~~~~~~~

瞬间,一股力量涌上。

我恢复了意识。混浊的感受逐渐消散。

~~~~~~~~~~~~~~~~~~~~

【LV1→V258】

~~~~~~~~~~~~~~~~~~~~

啥?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应该说……

「【PARALYZE】!」

为什么?

弥诺陶洛斯跳向我。我在空中赋予它麻痹。

「【PARALYZE】!【PARALYZE】!【PARALYZE】————!」

为什么等级会提升呢?

「啊!」

我懂了。

我环顾四周,看见倒卧在地的鸟头。

一开始被我赋予了毒性的鸟头。

因为毒的伤害,断气了。

所以,我才一口气获得了许多【经验值】——庞大的经验值。

长袍男子口中的成长率。身为最底层勇者的我,成长率不可能是高的。等级提升所需的经验值一定也庞大得惊人。从技能等级不怎么提升这件事来看,就很清楚明瞭。

「简单来说——」

这座废弃遗迹的魔物,经验值很高。而且高得非比寻常。

用普通的方式战斗,恐怕是绝对打不赢的。

我想起刚碰上魔物时的情景。弥诺陶洛斯和鸟头的动作都很慢。

完全被它们给看扁了。我在它们眼中只是连使出一成力量都没必要的垃圾、弱者。

所以,它们才轻忽大意了。尽管有杀意,也未曾使出全力。

因为是最弱的。因为是最底层的。

它们给了我释放【PARALYZE】的时间。

相反的,如果它们认定来者还具有相当的实力,是「危险的敌人」。

我应该在使用固有技能之前,就被杀了吧?

话说回来,等级提升后,MP也会恢复吗?恢复最大值的一半左右?

还是全部?或者只有加上增加的补正值而已?

「不管怎样……」

锁定魔物。只要继续提升等级——

「就可以继续战斗了!?——【PARALYZE】!」

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活下来了!

「【PARALYZE】!【PARALYZE】!【PARALYZE】!」

~~~~~~~~~~~~~~~~~~~~

【技能等级已提升】

【LV1→LV2】

~~~~~~~~~~~~~~~~~~~~

提升了!应该是【PARALYZE】的技能等级。

技能经验值跟刚才获得的经验值不一样吗?技能经验值的提升必须仰赖使用的次数吗?

我本身的等级似乎一口气提升了不少。但是,我并未学到新的技能。

要取得新技能,说不定得靠技能等级。不过,现在那不重要——

「先撑过眼前的危机,这是最优先的……!」

我提炼魔素。回过神来,就发现我自然而然学会这项技巧了。

我看著魔物。此时,我猛然注意到一件事。

「喂喂,搞什么嘛……原来已经可以了啊……」

复数对象指定。

八只魔物头上出现【▽】标志。我对映入眼帘的八只,一口气——

「【PARALYZE】!」

八只同时停止动作。麻痹成功。

我的固有技能。可能只对那个女神无效。

来到废弃遗迹之后的成功率——目前还是百分之百!

现在,停止的魔物正好形成一面墙。

不如说,在麻痹解除之前,它们成了最可靠的防壁。

「哼……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吧?光死了一只,我就获得那么多的经验值,也就是说——」

我露出凶狠阴森的笑容。

「把在场所有魔物杀了,我就可以一口气获得一大笔经验值了,对吧……!?没错吧!?是不是!?」

魔物努力推挤著麻痹的伙伴,这段期间——我继续对每一只麻痹状态的魔物使用技能。

「【POISON】、【POISON】、【POISON】、【POISON】、【POISON】、【POISON】、【POISON】、【POISON】——」

现在的我——

「【POISON】。」

~~~~~~~~~~~~~~~~~~~~

【技能等级已提升】

【LV1→LV2】

~~~~~~~~~~~~~~~~~~~~

眼前的魔物对我来说,除了经验值之外,什么都不是。

我暂时背对墙壁坐下。眼前是一只只因麻痹无法动弹,又被毒逐渐削减生命的魔物面孔。

「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少只栖息在这里啊……」

麻痹状态的魔物围成一个歪七扭八的半圆墙壁。

下一个「猎物」拨开麻痹的魔物送上门来。它身上的开口,还在不断喷出酸液。

这些身体颜色看起来就有毒的魔物们,视线正死盯著我。

要是身体能动的话,就立刻杀了你!

我彷佛听见魔物内心的声音。

「杀啊!」

我瞪回去。

「在你们杀了我之前,我就先杀死你们了!」

皮肤表面有点刺痛。

为什么呢?现在魔物的杀意,甚至不可思议地令我觉得安心。

因为既然它们对我怀著杀意——我就可以毫无顾虑,毒杀它们的关系吗?

但是,现在不是互瞪的时候。我必须仔细观察血条的残量,说不定又能发现什么新的资讯。

应该确认的事情也很多。

毒造成的伤害是一定的吗?伤害有变动的幅度吗?

魔物的麻痹还没解开。说不定在中毒而死之前,麻痹就先解除了。

麻痹失效的话,就必须施展【SLEEP】。现在要放松还嫌太早。

还不是可以「大意」的时间。

「这么说来……」

有可能在麻痹状态下,重复施以睡眠吗?差不多该确认看看了。

「啊,在试之前——」

先确认MP吧?

「STATUS OPEN。」

~~~~~~~~~~~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