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SOUL EATER

◇【逃亡者】◇

她边在森林中走著,边寻找可以隐身的场所。

(要是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起来,并好好睡上一觉就好了……)

她的视线落向脚边的积水。

映照在水中的脸孔。

现在映照出来的,不是她真正的模样。

是藉由精灵法力变化过的长相。

平常逃亡时,她都会像这样改变长相,好骗过追兵。

只不过,先前在森林里沐浴时因为太放松,不小心解开了变化的力量。

沐浴结束后,她立刻回想起过去的失败。

于是她连忙使用变化的力量。

她提醒自己,垂下视线。

(虽说已经甩掉了最接近的追兵……但是说不定又会碰上预期之外的人,有被对方发现真面目的危险……)

即使是在这么深的森林深处,说不定也有人躲在某个地方。

(愈是接近告一段落的时刻,愈要打起精神小心防范……)

她想起过去的失败。

当时已经见不到追兵的人影。

她不能否定,那是因为她松懈了,所以才会疏忽大意。

她顺道走访某座村庄时,因为一些小事,被人发现了她真正的身分。

对方看见她解除变化后的脸。

而且更糟的时,看见她真面目的人,正是这片大陆无人不知的佣兵四人组。

她也明白他们是应该尽量避免正面交锋的对手。

她再次变化长相冲出那座村子。

可是她改变不了服装和体格。

变化的力量所及之处只有头部。

服装就算了,体型之类的身体特徵无法朦混过去——

想逃离四人组的追捕,只变化长相的程度恐怕还不够。她非常担心这点。

她尽一切努力,设法欺敌离开村庄。

但是,她的预测不幸实现了。

四人组像猎人一样追了上来。

他们沿著她走过的路,紧追不放。

直到前几天她逃进这片森林,终于成功摆脱他们了。

虽然远离了当初预定的道路,但是总算解决掉她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好……四人组的问题总算解决了——)

她将手放在怀中的小布袋。里面装了旅费。

(旅费也快没了……)

她握紧胸口的首饰。

(如果可以一直躲在这片森林里……或许也不错……)

她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地前进著。

(要是有个地方可以让我躲在里面生活就好了……乾脆在这里——)

一厢情愿满怀希望的她,突然大吃一惊。

有东西!

(那是什么……)

她边注意附近,边沿著树木之间的缝隙前进。

结果她来到一个开阔的场所。

古老的建筑物坐镇其中。

(这是古老遗迹……?)

又出现一道一厢情愿的念头,划过她的脑海。

(根据内部构造,说不定可以当成隐身之处……没错,能放松安心入睡的地方——)

她决定稍微调查一下那座类似遗迹的建筑物。

◇【三森灯河】◇

走出遗迹地带的我,朝著上方地区前进。

「噬魂魔吗?」

被誉为最强的黑暗勇者。连他都打不裸的魔物。

不过,那东西是不是魔物,现在还不清楚就是了……

黑暗勇者在遗迹地区耗尽了气力。

他碰上噬魂魔,身受重伤后,逃进那个房间,然后力尽。

从状况来看,应该是那种感觉。

噬魂魔。可以想像得出应该是种非常可怕的魔物。

我有办法在不碰到它的情况下,逃出这里吗?

「不,办得到的话,黑暗勇者早就逃出去了……」

他厉害到甚至被人们称呼为大贤者,一定是一个脑袋比我灵光得多的人物才对。

所以,碰上它,应该是无可避免的事了。

我往下看著双手。

「如果可以靠状态异常技能对抗它就好了。」

但是对女神无效这件事,一直很令我在意。

如果存在著一种对魔法具有抵抗力的东西,那么我的技能若不能贯穿那种抵抗力,就不会出现效果。状态异常技能发挥不了作用的对象,真的只有女神吗?

将最强的男人逼入绝境,甚至让他死亡的对手——噬魂魔。反过来想,如果我的技能对它有用,应该能让我获得很高的自信。因为这就表示我的能力,对逼死最强男人的对手也有效。

「…………」

这一战,或许将成为今后最重要的分水岭。

成为我的状态异常技能会显示「什么等级」的重要分水岭。

我爬上两个阶层。还没碰上魔物。

通道是石造的。很明显不是自然形成的。

这是经过人类文明打造出来的通道。两个地区之间也有楼梯连接。刚才的遗迹地区也一样,留下许多人类生活过的痕迹。难道那里原本不是以废弃为目的存在的场所吗?

「被人称为废弃遗迹,这地方一定也觉得自己抽中了下下签吧——哎呀……」

我将背紧紧贴在通道墙壁上。探出头,观察情况。

开阔的场所。并非一片漆黑……嗯?墙壁似乎在发光?墙壁的材质对魔素有反应吗?总之,是一个不需要照明的地方。

有许多外型一看就像遗迹的建筑物环绕著这一带。

外层剥落的土墙。剥落的人造墙面大量掉落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发生过小地震的光景。

还有四人份的人骨。

也就是说,过去抵达这里的废弃者,至少有四个人。

不对——包含黑暗勇者的话,应该是五个人吗?

他们是黑暗勇者的伙伴吗?还是另外爬上来的人?

只要有适合的战斗能力和食物,应该就能爬上这里吧?

以我的情况来说,战斗时全都依靠技能就是了。

不过,即使不战斗,只要有方便的魔法,应该就能逃过魔物的追杀存活下来。

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很可惜。毕竟他们好不容易都走到这里了。

我摇摇头。就说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了。

我继续观察。

我看见这地区最深处有通往上面的楼梯。楼梯前方有一座巨大的门。

那里可以通往地面上吗?但是,假设是这样好了——

如果它在的话,一定就是这里!

噬魂魔!

但是——它在哪里?从名字来看,是接近灵体的东西吗?

从左看右看,都没见到类似的魔物。

我再往前稍微探出头,想看清楚。

……这么一来,是那边吗?

深处似乎还有其他区域。只不过,从这个角度看不到……

我从通道折返,将淡淡发光的皮囊放在通道旁边。

我不希望皮囊淡淡的光被噬魂魔发现。

我立刻返回刚才的区域,沿著墙壁移动以免太过显眼。

我顺利抵达位于深处的另一个地区。

稍微探出头,站在可以看见墙壁另一边的位置。

我隔著墙壁探出头,朝里面看。

这地区是什么情况——

「!」

那是什么?脸吗……?

打个比方,就像——佛像或圣母像。最先浮现的感觉就是那个。

巨大石像的脸,埋在土墙之中。

额头上镶了一颗类似金色宝石的东西……

我恍然大悟,转过身去。

位于刚才那道楼梯尽头,紧闭的门。门正中央的凹槽形状。

我再次确认石像的额头。

原来如此,想开门的话,就要在门上嵌入石像额头上的石头,是吗?

「…………」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应该说,这不是一定的吗?

那个不管怎么想都是——噬魂魔——

只要我过去拿取宝石,它就会出动。绝对会出动。它不可能不出动。

为了伸手施展技能,我稍微从转角露出身体,朝石像伸出手。

「【PARA——」

咻!

「——!?……啊——啊啊!?」

我反射性地躲藏起来。

「唔啊!?啊——!?」

几滴血滴落地面。

「——……很痛耶……可恶……!」

有种讨厌的感觉,我直觉地缩回手。

万一再稍微慢一点——手肘以下的部分,可能就不见了!

我确认出血的部位。

……好,不要紧。只被削掉一点点指甲和指尖的皮肉而已。

痛起来顶多就像指甲被剥掉的程度。轻微的刺痛罢了。

被剥掉指甲的痛,我早已经由亲生父母的实验得知了。反正我早就知道痛起来是什么感觉。

我从口袋里取出事前准备的布条,立刻缠住指尖。

所以——刚才的攻击是什么?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