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邂逅

◇【逃亡者】◇

断断续续急促的呼吸,震撼了清澈澄净的空气。

「呼——呼、呼、呼——!」

蓊郁苍翠的森林中,她避开大马路奔跑。

都已经刻意避开森林里显眼的道路,却发出树枝折断的声响的话,等于暗示著即将到来的大麻烦。她并未发出那样的声响。她晃动了树枝,但是折断的应该不到三根。

纤细的身体曲线帮助她避开了障碍。她也尽量避免踩到地面上的小树枝。

她安静却快速地奔跑著。

身上围绕著风。

「————」

她减低速度。

(气息愈来愈远了……?)

她知道追兵的气息愈来愈不清楚。但是,应该还没摆脱他们才对。

这是他们特有的狩猎手法。他们正在享受这场追捕。

时而发出气息,时而隐藏气息,好混淆猎物。

先前一度以为甩掉他们了,原来只是误会。

现在想想,那时候在水中沐浴,实在也很危险。

(幸好并未遭到袭击……万一在水里沐浴时遭到攻击——)

一道寒气窜过全身。

不仅如此,还进不了原本期待可以在里头休息的遗迹。

她发现了看似入口的场所,却不得其门而入。

她只好放弃,离开那个地方。

从那里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再次受到四人组的袭击。

她选择逃亡。

但是——现在,她心中出现迷惘。

是否应该在此处背水一战?

她转过身去,背靠著树干。摆出架式,准备迎击。

追兵是「勇血一族」。

是从前拯救世界的「异界勇者」的子孙。

异界勇者之中,有人在这片大陆留下了子嗣。

继承勇者血脉的人,拥有超乎常人的身体能力及才能。

但听说,他们仍远不及过去曾和众多邪恶奋战并获得成长的勇者。

只不过,那毕竟是跟勇者(祖先)比较下的结果。

跟常人比起来,他们拥有远超过人类的力量。各国纷纷以不同形式,保有了勇血一族。因为对无法召唤勇者的国家而言,他们是重要的战力。

她内心的纠葛仍在持续。

如果是一对一,还有办法应付。但是,同时要对付四个人,果然还是有困难。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同时也呼出身心的疲劳。

(看来想甩掉他们是不可能的——只能用那个办法了吗?)

「精式灵装」。

她下定决心。不保证可以获胜。但是,总有一天必须了结才行。

如果逃不了,就只能战斗。她呼唤体内的精灵。

(我心所望的精式灵装……我愿以安眠为代价,立下契约,献给你们——)

她在心中依照契约顺序呼唤精灵的名字。

(席菲泽雅、斐利斑加、威奥泽加……)

风之精灵、冰之精灵、光之精灵。

三种不同颜色的光束层层叠叠环绕住她。

淡绿、冰蓝与白色光束。三色光芒停止时,她身上已套上盔甲与装备。她先前并未穿著这些。

这些盔甲与装备,是借精灵之力所显现的。

名为精式灵装。

她的模样就如出现在传说中的光芒女骑士。过去许多人都如此评断她。

她拔出腰间的剑。

——霹哩、霹哩——

冰补强了剑刃上。如蓝色叶脉一样的冰,沿著剑刃往上爬,提高剑的性能。

额头上的护目面甲遮蔽住视线。

这就是精式灵装的最终型态。

视线虽然被覆盖双眼的护目面甲挡住了,但并不构成任何问题。因为风会告诉自己一切。

感觉变得更加敏锐,当然会对神经造成过度的负担。

但是比起视觉,现在她更能捕捉住敌人的行动与气息。也更容易解读对方的下一步行动。

她轻轻触摸耳朵。

(继承勇血的奖金猎人四人组『神圣守卫』……)

通称「牙」——萨拉修•法音博德。

通称「鬼双天骸」——阿修罗。

通称「激压」——欧贝因•赛恩该。

通称「剑神」——玛加茨•布雷帝努。

她将手从耳朵上拿开。或许是长时间逃亡的影响,脑部和身体都累积了不少疲劳。

她在护目面甲内,闭上双眼。

(听说他们在佣兵的世界中,是几乎可说无人不知,武艺过人、手段凶残的四人组……从没听过有关他们的好话……)

她一路走来,已经跟他们交战过许多次了。他们的确很强,但还没完全使出真本事。对方大概也在测试她的力量吧。

只不过——对方差不多也准备正式进攻了。

她坚定意志,进一步补强自己的决心。

(绝对不能被他们抓住!)

如果继续让疲劳累积在身心之中,只会使战斗能力消减。

应该趁还有余力时奋战。

想摆脱他们,看来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就必须在某处画下句点,终结一切。

她双手握紧剑柄,摆出战斗架式。

(在这里,斩断一切……!)

她等待著那些气息采取行动。

为了清楚掌握他们行动的时机,她进一步绷紧神经,感官变得更加敏锐。

「…………」

雪白无瑕的脸颊,流过一道汗水。

自从进入临战状态后,已经过了相当久的时间。

(他们还不采取行动吗……?不对……恐怕是有其他目的——)

——毛骨悚然——

一道彷佛被冰雪之刀刺入体内般的寒气,贯穿背脊。

他们终于要玩真的了!

你追我跑结束了。

游戏时间告终了。

接下来,正式的狩猎——即将开始了吗?

她忍不住一只手放开剑柄。因为一股难以名状的异样感觉涌上喉头。她用手摀住嘴巴。

(这、是——什么?)

恶心。无法理解、令人作呕的感觉袭来。脑袋晕眩,昏昏沉沉。

脑海中的影像变得极度歪斜。

连神圣守卫究竟是强是弱,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搅拌著原本已凝固成型的认知。

她无法判断对方的强弱。无法正确分析。

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想法太浅薄了?

打算跟如此异于常人的对手战斗吗?

竟然要跟如此令人害怕的对手为敌?

勇血一族。

决定跟他们一决高下,是否太欠缺考量?刚才是不是应该直接逃走?

喀沙!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她立刻做出反应。

她扛起冰脉之剑,朝声音的方向奔去。

(……——错了!?)

刚才的声响是幌子。斜后方的树丛中传来气息——

「【PARALYZE】。」

(——咦?)

谁?那个人并不是神圣守卫。他没有他们那种满溢而出的「强大」。

但是,很奇怪!他不如那四个人厉害。

没错,他一点也不强。然而精灵却畏惧著他。不仅如此——

(甚至还混杂著魔物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

(身体……无法动弹……?为什么……!?)

「我感受到你有攻击的想法——但是,你的杀意中混入了杂质。那点很令人在意。」

男人的声音。他在说什么?

(我的杀意里混入了杂质……?)

「感觉跟刚才那四个人不一样。所以,我才想跟你谈谈。话是这么说,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先封锁了你的行动。」

她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能开口说话。

「你……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

「简单来说,就是我迷路了。如果你对这附近很熟悉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最近的城镇或村庄怎么走。我不是这附近的人。所以,并不瞭解这附近该有的常识。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也可以告诉我这一带的相关资讯——」

一瞬间,思考停止了。

(他并没有在说谎……?)

能够辨别真伪的风之精灵,判断出他所说的话「接近真实」。

她知道,精灵的感受判断的准确度很高。

他也没有加害她的意思。

(他真的……只是迷路的人吗?还有……)

她心中涌上一个巨大的疑问。

他先前说了「刚才那四个人」。

(没错——)

那四个人的气息消失了!

神圣守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三森灯河】◇

疑似废弃遗迹调查队所使用的道路。

我一边留意以免错失了那条路,一边在森林中走著。

途中,林径变成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