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世界驰名的怪兽们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扫图:轻之国度录入组

录入:kid

修图:撸管娘

关于自由,我苦思许久。

混帐女神(微希斯)将我送入那座废弃遗迹,那里简直可以说是地狱。

但是,我身处地狱的同时,又获得一股难以言喻的解放感。

不知是因为变回了原本的自己?

还是阻碍消失的关系?

我在废弃遗迹中几度面临了生死交关的局面。

但是,每一次都由自己决定了一切行动。

决定权在我。

有种开拓自我道路的感觉。

没有必要顾虑谁,在那座遗迹中,我的想法无比自由。

即使离开了遗迹,解放的感觉仍持续著。

我决定去做我想做的事。

只遵照自己的念头行动。

从今以后,可以随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不,我真的会做。

伴随我的,唯有因行动而起的责任。

现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我的念头。

所以,现在的我,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决定前往地方都市米鲁兹后,启程前,我在水池边先稍微清洗衣物。用手搓掉衣服上的脏污。

骯脏会令对方产生疑心,而清洁则能获得对方的信赖。

我一直有这样的印象。所以在进入米鲁兹之前,我想把能洗掉的污垢全部清洗乾净。

「…………」

我想起先前再度碰见的那个女子。

我猜她的目的地,大概跟我一样是米鲁兹吧。

我们并未互相报上姓名。因为在那个时间点上,对彼此而言,姓名并不是必要的资讯。

我们并非结伴同行踏上旅程。因此互相避免过度的干涉。

那女子身上应该有什么麻烦事。因此,她也在避免将我卷入。

「身上有麻烦这点,其实我也一样。」

我俐落地清洗完毕。

「好,差不多该出发了。」

「哔。」

哔叽丸躲进长袍下,缠绕在我身上。我重新穿上稍微晒乾的衣物,离开水池。

我朝著米鲁兹的方向,在森林中前进。中途,我停下脚步。

哔叽丸像是在问我「你怎么了?」一样,发出叫声。

「哔?」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怪怪的……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挂心的是什么事。」

就像有东西卡在臼齿上的感觉。

我带著一脸烦忧,再次迈开步伐。边走边仰头望向头顶上层层叠叠的枝叶。

太阳开始下山了。不过,即使日落,我还有皮囊可以照亮。

我在废弃遗迹里习惯了黑暗。跟那里比起来,这里根本称得上舒适。

虽然舒适,但是……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今天之内能赶到米鲁兹。

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宽阔的地方。

前方道路经过一定程度的修整铺设。

映入眼帘的木头招牌上写著「米鲁兹」。

朝著这条看起来很长的弯道持续前进,就能抵达目的地吗……照这速度,应该今天之内就能到了。

我继续前行,开始有人陆续与我擦身而过。

他们多半都是旅人的装扮。也有拉著车厢的马车经过。

接著,高耸的墙壁映入眼帘。大概是防卫都市的城墙吧。

也能看见质朴的城门,旁边站著两个守卫。

一男一女。手中握著长矛。腰间则携带著剑。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尽量别去招惹他们……

我小声对哔叽丸说:「你保持安静喔。」

它以极小的音量「哔」了一声,给我一个简短的回答。

「还有,万一快被发现了,就用之前那招混过去。你记得暗号吗?」

「哔。」

「好。」

我轻吸一口气,重新整理好思绪后,准备通过门。

正如我的预期,女守卫叫住了我。

「站住!我以前怎么没看过你?」

是因为米鲁兹鲜少有外人进出吗?还是单纯只是因为她记忆力过人?

「哼嗯……没看见你身上有携带武器,你是佣兵吗?」

「我只是……想来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工作。」

我露出无助的苦笑,如此回答。女守卫露出理解的表情。

「喔喔,你一定是听见招募人员攻克遗迹的风声,为了趁机大赚一笔,才过来这里的吧?」

招募人员攻克遗迹?冒出一件我没听过的消息来了。

我想,她指的应该不是那座极度危险的废弃遗迹吧……

但是,我决定不要多嘴,避免她追问而露出马脚。我小心翼翼地回答。

「对啊,我听说是一份相当有趣的工作。」

这么一来,就能假装自己一知半解了。我露出大惊小怪的表情,抬头看著城墙。

「不过,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繁华耶……我以前都没机会到大城市来。光是这座城墙,就令我觉得好新奇啊。」

「哼,才这样的规模,你竟然就觉得『这么繁华』吗?看来,你真的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女守卫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一番。

「你身上的衣服都脏了。」

「因为我长途跋涉的关系。米鲁沙实在太远了。」

「这里不叫米鲁沙,是米鲁兹。伤脑筋啊……你们这些一知半解的乡巴佬就是这样。」

我挤出谄媚的笑容。

「不好意思。」

「真是的……没想到竟然连都市名称都记不住。看来你真是标准的乡巴佬耶。唔嗯……照这情况来看,就算我问你是从哪来的,答案一定也是我根本没听过的边境地区吧?」

我明白两名守卫已经解除了戒心。这么做或许有点多余,但我决定再追加一击。

「你们请看。」

我露出微微颤抖的手。

「老实说……我从看得见城门的地方开始,就一直紧张得发抖了。」

「哈哈哈!因为那种事就紧张成这样,少年你不要紧吧?刚才那个纤瘦漂亮的女人,还比你像个战士喔!」

纤瘦漂亮的女人?难道是我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女人吗?

虽然他们的描述很粗略,但是条件全都吻合。

女守卫手扠在腰上。从她表情上已经看不出有丝毫怀疑了。

「不过,这小子说不定可以帮忙其他佣兵搬运行李。喂,让这家伙通过,可以吧?」

女守卫向男守卫确认。男守卫举起手臂,表示认同。

「侯爵大人也说过,尽量接受所有为了攻克遗迹来访的佣兵。好吧。你快点走。」

我放松表情,向他们道谢。

「谢谢两位。我会加油的。」

一钻过门──我的嘴角立刻上扬。

我低声呢喃。

「一切顺利。」

他们并未检查身体和行李。把关出乎意外地松散。

关于要不要检查,应该是由守卫自行裁决的吧?

我走过小溪上的桥,来到一条大马路上。这里不像村庄,也不像城市。给人介于城市和村庄间的印象。

街道的感觉,比较接近西欧地区的田园景致。

因为听说这里是座都市,我还以为规模有多大,没想到竟是如此……

一条漫长的石板路笔直往前延伸。石头表面被煤烟熏至略呈黑褐色。是一条让人感受到岁月痕迹的道路。

来往的行人不多不少。还不到挤得水泄不通的程度,但是充满了活力。

这里就是所谓的繁华大街吗?

「好,先找住宿的地方吧。」

我发现了三间旅社。

从出入的人身上打扮和外观,大致上就能判断得出来。

上中下──或者说是,松竹梅。

现在的我这身打扮,首先该避开「上」等……

总之先去「下」等打听一下住宿的费用吧。

我走进旅社,以背景人物该有的口气询问:

「你们这里住一晚多少钱?」

「八百玛卡。」

顺便一提,钱的单位「玛卡」似乎是掌管商业的神祇之名。

这也是我在问面包价钱时,从那女人口中听来的。

不过正确来说,并不是我主动询问,而是女人顺便告诉我的。

打听到价格之后,我开始思索。

住宿费我付得出来。但是这间旅社,只剩共用的客房有空位。

考虑到哔叽丸的事,我决定避免共用客房。

我走出「下」等旅社,接著走向「中」等旅社。

这里的住宿要2千玛卡。因为招募人员攻克遗迹的关系,导致他们也没有很多空房间。不过我运气不错,单人房还有空房。

从空房数量稀少来看,我很有可能会在金额上被人趁机捞一笔。

但是,若在前往「上」等旅社打听时空房被人抢走,可就麻烦了。

说得也是……就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