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2.人称公主骑士的女子

两人组感到疑惑。

「具体上要怎么做?要我们杀了她吗?」

「没错,杀了她。」

「喔。」

两人组的反应难以捉摸。

但是,孟克告诉他们报酬的金额后,两人组眼神立刻一变。

「你的委托,我们接了。」

「但是,如果那女的向你们求饶,你们判断她是打从心底为她对我的态度感到后悔,就别当场杀了她。」

「杀她之前,我们可以『享乐』吧?」

「当然。如果你们活捉到她,就随便你们蹂躏吧!」

「喔,我可以大干一场对吧?」

「当然!她贬低了我的自尊!她两度践踏了我的自尊!老子我一定要让她在这里负起两人份的责任!随你们开心,尽情干坏她!」

秃头用袖子抹掉流下的口水。

「嘿嘿,我全身上下的干劲都涌上来了……那家伙可是个上等的货色。」

「就算她穿著衣服我也看得出来,那身材真让人受不了。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活捉她。啊,我好想看……我好想看那个女人脸孔扭曲、哭泣大叫的表情啊啊啊♪」

秃头提出疑问。

「但是,那女的好歹也是征战各地的战士吧?她的武艺如何?」

「看起来应该还不差。但是那女的已经累到不行了。仔细一看,可以看见她眼睛下面有黑眼圈。刚才,我在上方阶层,注意到她走路偶尔还摇摇晃晃的。只不过──虽然我毫无疑问可以打赢她──考虑到凡事都有万一,我才来找你们。因为我想确实地干掉她。」

秃头像在夸示力量一样,举起斧头用力一挥。

「不管怎样,反正区区一个女人不可能打赢我们!毕竟对方又不是女神薇希斯!」

看来,在不同的通道里,有时使用斧头会比挥剑容易。

在这座遗迹里,剑刃太长有时反而会变成致命伤。

但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听见混帐女神的名字。看来她应该是相当知名的神吧。

孟克坚信不移地说:

「那女人……看起来明明累到不行,却拚命往前赶路。她的目的一定是龙眼圣杯吧!那女的好像很想要钱。」

「她一定是个见钱眼开的拜金女。为了钱什么都肯做。」

「你们觉得这么做怎样?我们先找到龙眼圣杯,假装要让给她,然后趁她不注意,打倒她呢?」

「喔,不错耶!你真是天才!」

「如果她求饶的话──就直接把她留在身边当奴隶吧!」

「最后,再把她卖去妓院!就算品质下降,以她那姿色,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

两人组聊得兴高采烈。此时,孟克心有不服地插嘴。

「喂、喂喂!第一要件是确实杀了那女的,好吗?你们听懂了没?」

「嘿嘿,看来你真的很不爽那女的耶?」

「问什么蠢问题!我真的很火大……一想到那女的把我当笨蛋耍,还毫不在乎地继续呼吸、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且,一想到她以后还会忘了我,若无其事地继续生活!我就气到一肚子火,想狠狠地撕裂胸口啊啊啊啊啊啊!」

孟克吐出扭曲的愤怒。

「如果没看到她那张漂亮脸蛋绝望而死的表情──我就无法安眠!她侮辱了我两次!竟然有种侮辱老子我?而且还是两次!我一定要杀了她……把她那漂亮的脸蛋和身体拿去喂魔物……」

两人组看起来显得有些反感。

「让那女人变成那种下场,我其实也没差啦……但是至少让我们两个侵犯她吧?只杀她,实在太可惜了。」

「那就等你们两个侵犯她之后,我再把她拿去当魔物的饲料……饲料……饲料饲料饲料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组的笑容逐渐僵硬。就像在说「这家伙没救了」的表情。

孟克指著和我所在之处正好相反的通道。

「听好啰?我们躲在那里埋伏,等那女的一下楼梯就发动攻击。那里有一块看起来很适合用来当偷袭地点的阴影处。」

孟克刚才说他在上方阶层看到了弥丝朵。

这表示,弥丝朵接下来,恐怕就会往下来到这个阶层。

默不吭声观察著情况的我,从阴影后站出身来。秃头发现了我。

「啊……?你谁啊?刚才的话,你全部都偷听到了吗?」

「你们真是一群无药可救的家伙。」

孟克以充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瞪著我。

「啥──你说什么?你这臭小鬼,对本大爷胡说八道什么喔喔喔喔喔喔!小心老子杀了你!啊啊,我懂了我懂了!我也顺便打碎你身为人类的自尊,拿去喂魔物吧啊啊啊啊!」

这家伙未免太容易发亲了吧?

两人组也拿起武器。

「啧!个连毛都还没长齐的臭小鬼,竟然跳出来想装好人!我就杀了你,省得你碍事!」

「咯咯咯!反正在遗迹里发现尸体,根本是家常便饭!喔!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了!把这家伙的手脚砍下来,再把他活活拿去喂魔物吧!」

我朝他们伸出手。

「等等。」

「啊啊,怎样?」

「是我错了。求你们饶了我吧。」

「噗哈!发现对方比自己还要厉害的瞬间,就马上跪地求饶?小鬼,你逊毙了!不过呢,已经来不及了──」

「【PARALYZE】。」

──动弹不得──

「怎么、一回、事──……嗯?」

「搞什、么……?不能、动了……?」

现在跟他们对峙之后,我才明白。先前的四人组,跟这三个人比起来,实在厉害太多了。

这三个人全身上下漏洞百出。我根本连出其不意发动攻击的必要都没有。

「为什、么……?」

孟克睁著眼睛,非常困惑。

「你干了、什……么?」

「你说呢?比起那个──」

我移动到孟克的正前方,在他耳边低声说:

「你刚才说,你要杀了谁?」

「咿──」

孟克发出简短的哀号。声音里透露著胆怯。

「你──你……你是、什么……东西?怎么、突然……变得……判若两人……」

「呵呵,抱歉啊。」

我差点因为自己这种垃圾行为反胃作呕。这反应应该算是好事吧?

可能是因为想起他们的关系吧?

「『驱逐』你们这样的人──不可思议地,让人心情非常愉快。杀了你们,说不定也没什么不好。」

「咦?」

不仅如此。当然也是为了帮弥丝朵一把。

我也是人。这几个家伙和弥丝朵,如果问我要帮谁,根本不用多说。

不是做法正确或错误的问题。

要站在哪一边──我可以自己决定。

登河•三森要支持谁的阵线,决定权在我一个人身上。所以,我决定随心所欲。

「你们刚刚好像说过,遗迹里出现尸体是家常便饭,对吧?」

复数对象指定。

「【POISON】。」

三人陷入中毒状态。

「呜、喔、恶……什、么?怎么、回、事……」「不、不能呼吸了……」「救、命──」

孟克充满恨意地瞪著我。

「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咯咯咯,你是笨蛋吧?正因为如此──」

我露出扭曲的笑容嘲笑他们。

「我就先在这里彻底击溃你们吧。」

既然你们想杀我。

我就杀了你们。

「呜!呜、呜、呜……」

我发现了。

好几只魔物的气息,正往这里逐渐靠近

离去之际,我丢下一句话。

「结果──最后变成魔物饲料的人,是你们。」

我弯过通道转角时,另一头,魔物的叫声蜂拥而至。

「叽嘎啊啊!」「吼嘎嘎嘎嘎嘎!」「咕喔嘎啊啊!」

逐渐逼近的叫声嘎然停止。接著,叫声变得更加凶暴。

「叽嘶啊啊啊啊啊啊──!」

从声音的位置判断,正好停在孟克他们那一带。

身体麻痹又中毒的孟克和两人组。

他们是因为中毒断了气?还是被魔物杀了?我不知道。

我彷佛听见一阵短促的惨叫。突起状的哔叽丸延伸,探出头来。

「哔!」

哔叽丸有点愤怒。似乎是在气刚才那三个人。

「你还真是好恶分明……」

「哔!」

我待在通道转角打发时间,过了一会儿。

「哔哔哔?哔叽!」

哔叽丸发出警告。

在孟克他们原本所在之处大吵大闹的那群魔物,骚动的声音停止了。

叫声再度往这边靠近。大概是循著气味过来的吧?

「它们的下一个猎物好像是我耶。」

「嘎嘶啊啊啊啊啊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