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5.继承之物

五龙士连同他们骑乘的所有飞龙,猛然坠地。

群龙倒地哀号。飞龙在身上喷出鲜血时,还维持了短暂的飞行,因此身上染满鲜血。这是在麻痹状态中勉强行动,造成剧烈出血之故。

「不愧是号称世界最强的骑士团的飞龙。」

在我跟尸人对话时,龙群都垂涎地狠瞪著我,流露著杀意。

「大概满脑子都是想杀我的念头吧?」

在五龙士准备离去时,群龙看起来也极度不满。我下了指示。

「哔叽丸,先准备好那个。」

「哔叽!」

然后,我正准备跟一旁目瞪口呆的瑟拉丝讲话。就在此时──

「你……干了什么?登……河!」

摔落倒地的尸人大喊,企图要爬起身来。

他还在【SLEEP】的射程范围外。我现在靠得太近,风险会很大吧。

我刻意保持距离,回答他:

「我应该说过了。我的力量异于常人。」

我伸出手臂。

「【POISON】。」

因为对手是五龙士,也许会出现万一。

不需以非致死设定观察。就用致死设定──准确击杀。

「唔!呜、啊啊……!」

舒百咨痛苦地呻吟著,欧本也是。

「啊、啊呜!难道,这是……?麻、麻痹的状态异常吗……?状态异常系统的……术式?怎么可能!居然会所有人连续中招……不可能!呜、啊啊!」

鲜血从绷带男身体猛烈喷射出来。

「──呜啊?」

鲜血在白色绷带上晕染。这么快就忍不住勉强移动身体吗?

现在,五龙士里有四人都已经趴倒在地。得经过多久才会死亡,还不清楚。

视他们衰弱的时机而定,再重复施以【SLEEP】连击好了。让他们沉睡,比较能确保胜果。

「登、河……!」

长枪底部敲击地板发出声响。

「……『人类最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尸人站了起来。

其他三个人完全不见动静。似乎已经放弃了。不过,尸人果然不同。他全身都微微颤抖。利用长枪支撑身躯,奋力站稳脚步,不让姿势崩垮。

起身的过程中,尸人大量出血。

「咳、噗……」

尸人嘴里吐出血块。

血块掉落地面,缓缓弹起。鲜血也从眼睛里流出来。

当初,噬魂者连动都动不了。但是,尸人却成功了。

尸人将长枪高举过头。看也知道是用蛮力硬来。

喷溅!

尸人拿著长枪的右手,激烈地出血。

即使如此,尸人还是在此状态下,准备进行投掷。

──真是惊险。

万一刚刚轻易靠近他,长枪也许已经刺穿了我的心脏。

要不要碰碰运气接近他,对他施展【SLEEP】呢?

哔叽丸的「那个」来不及。我往前冲出去。

就在此时,在正准备跨出脚步的我前面,「唰!」地滑进来一道人影。

「瑟拉丝……?」

「如果是尸人现在这种状态下拋掷过来的长枪,我应该也能击落。即使没办法弹开长枪,起码我的身体可以当挡箭牌。」

「瑟拉丝,你精神上受的冲击还好……」

「我现在是登河大人的护卫。」

瑟拉丝打断我的提问,如此说道。

「……抱歉啊。」

「呵……现在道歉还早呢,登河大人。道谢的话,等活下来再说……」

喷溅!

「唔,呜……?」

尸人喷出更多血。结果,尸人的反击──

「咳,喀……啊──!」

在我们的杞人忧天下结束。他终究无法投掷长枪。

双膝跪地的「最强人类」完全静止不动。

尸人眼下漫成一片鲜血沼泽。沼泽面积慢慢扩大。

「受到麻痹跟毒的连击,还能那样行动的家伙,真是前所未见。」

我发出感叹。也就是说,尸人的强大正是如此超乎常理。

「用普通的方法肯定打不赢吧。」

选择将【PARALYZE】成功的准确性提升到最大,果然是正确的。

──嘎吱、嘎吱──

脖子跟太阳穴附近有「根」延伸的感觉,侵蚀著自己。

还不能掉以轻心。直到亲眼见到他们死亡前,都得以万全的态势应对。使用【POISON】的战斗,就是得等待赋予毒液的对手丧命。不可能因为奋力一击就结束。

「唔、呜……唔、喀──呜──、………」

最先气力尽失的是绷带男。他先前勉强想移动身体,结果加速迈向死亡。

「……什么?」

绷带男的身体突然散发强烈亮光。紧接著──立刻升起一道又宽又粗、直达天际的光芒。射出的光芒转瞬消失。

「刚刚那道光,究竟是……?」

瑟拉丝惊讶地说。我则说出自己的猜测。

「说不定是信号。」

好比说传达自己死亡的信号。也可能是一种指出杀死自己的敌人所在位置的信号。

绷带底下……是不是画了会自行启动的术印之类的东西?

就像是在遗迹发现的、包裹黑蛋的布一样,会在临死前指出敌人位置的术印。

刚刚那道光……原本的用途是为了召唤尸人前来支援吗?

为了叫尸人过来,让实力超越五龙士的敌人「逃不了」。

「这次的状况,赶过来的人会是──」

从远方的天空传来鸣叫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的吼叫声朝著这里前来。

是飞龙的叫声。从感觉判断,大概超过二十只吧。也许更多。

也许是在五龙士指示下,于其他地方待命的部队吧?我大概能猜到让他们待在其他地方的理由。应该是尸人的意思,因为不想让他们坏了舞台的兴致。

原来刚刚的光柱是狼烟啊。

「登河大人,怎么办?我想我们可以逃到森林躲起来……?」

──嘎吱、劈啪──

我不想在这个时间点离开。要是赶过来的龙骑士中,有人拥有回复魔法之类的术式……而救了尸人他们,可就让人头痛了。

「起码我得留下来,亲眼确认五龙士死亡。」

靠近尸人还是有危险吧?

没有什么会比狗急跳墙更可怕的。我想起了在废弃遗迹时的自己。

真的被逼急的时候,人们会发挥出不可置信的力量。

如果瑟拉丝处在可以使用精式灵装的状态下,或许能拜托她,给他们致命一击,但是……

「瑟拉丝,你赶快逃走吧。还有,很抱歉,刚刚什么也没解释……」

「我也要留下来。」

瑟拉丝以下定决心的语气说。然后,她稍微像是开玩笑地说道。

「不过,我会好好收下青龙石,作为报酬的。」

她说不定比我认为的更处变不惊。

还有,她或许是重新振作的速度比我预计的更快那种类型。

「我知道了──报酬,我会确实支付。」

黑龙逼近。

在集团前方领头飞翔的黑龙,停在上空。龙骑士朝下方大声呼叫。

「舒百咨大人?您、您还好吗?」

那个距离还是射程范围外……不会突然冲下来吧?

听到呼叫的舒百咨,因为麻痹而无法大声说话。

「亚兹、蓝……!」

取而代之回应的,是尸人的声音。听到回应的龙骑士,露出困惑的样子。

「什么?尸、尸人大人……?咦?怎么可能!您受伤了?」

光是受伤这件事,似乎就让部下们不敢置信。

尸人口中吐著鲜血,朝空中叫喊:

「从上空……咳咳!干掉那两个家伙!不要轻易靠近……!保持距离,从远方,杀了他们吧啊啊啊啊──!」

他虽然已经动弹不得,但还剩下吶喊的余力。

「无论如何!杀掉他们两个……!」

抵抗麻痹的行动,使他离死亡更近。照他那样,在血条耗尽前死掉也不奇怪。

──嘎吱──

哔叽丸「哔!」了一声地做出暗号。

我感受到,「根」攀附在我两眼侧边。

「根」的真面目,是哔叽丸的部分。好──

成功连接起来了。

这项能力有两个问题。

一是,要达到这个状态需要花点时间。

另外一个是,发动时,我的MP会被疯狂消耗。

「根」延展侵蚀到颜面这点,也会让注意到的敌人因而提高警戒。

因此,我在跟尸人讲话时无法使用。

我已确认MP会产生明显的损耗。因此,在对话前发动是不可能的。况且我可能在跟尸人讲话的过程中,就因为MP消耗殆尽而昏厥。

也就是说,透过魔物强化剂获得的「这种力量」,是超短期决战用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