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末章

乌尔萨王都和米鲁兹之间有一个小村庄。

我们花了两天左右抵达那座村庄。

抵达后,我和瑟拉丝分开行动。旅社的房间也是分开的。

我们决定再稍微离米鲁兹远一点之后,再一起行动。

从这个村庄往北,就是乌尔萨王都。

穿过王都再往北走,便是我们的目的地──金栖魔群带。

和五龙士对战之后,已经过了两天。

至今尚无追兵的迹象。

号称最强的黑龙骑士团。

组成骑士团核心的五龙士死亡。

拥有他们的巴库欧斯,现在应该陷入了混乱吧。

一夜之间,身为国家栋梁的战力全毁灭。

他们说不定连派出追兵的余力都没有。

◇【瑟拉丝•亚休连】◇

为了尽早休息,瑟拉丝一换好就寝用的服装,就横躺在床上。

她盯著熏黑的天花板,意识转向涌上脑海的想法。

(登河大人……)

从那个时候开始,每当想起他,她的脑袋就会渐渐地发热。

(我想,我隐藏住这样的情绪了。)

她在登河面前,一直提醒自己要努力扮演好冷静的随从。

今后她也打算这么做。

登河拥有明确的目的,他打算心无旁鹜地直线朝目标前进。现在,不能让他分心去想多余的事。

幸好住宿的房间是分开的。现在她需要整理思绪,让心情恢复平静。

(但是……没想到他会那样,救了我一命──)

如果他没来救她,她确实就一命呜呼了。

她在嘎吱作响的木头床上翻来覆去。

她现在是解除变身的状态。给精灵的代价也已支付完毕。

也就是,她不会因为要付出代价而无法入睡。但是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身体也有适度的疲劳……也就是说,我……是因为情绪高昂而睡不著吗……)

「身为前任涅亚圣骑士团长,精神上不该出现松懈──」

她独自呢喃说著这无关紧要的戒律,然后停了下来。

现在这种感觉,跟清高的圣骑士团长精神毫不相关。刚才说那句话,完全只是想蒙混过去。

瑟拉丝抱著乾扁的枕头,再次回想起在米鲁兹旅社时曾思考过的事情。

(可信赖的、对象……)

事到如今,她不可能说出无法相信他之类的话。

如果他想欺骗自己的话,一切未免太背离常轨了。

到底有什么人会为了欺骗别人赌上性命,不惜和黑龙骑士团──甚至是那个「人类最强」对战呢?

他面对不知道是否一定能打赢的对手,拯救了她。

他不认为她会背叛、拿了青龙石逃走,他相信她。

反倒是她估算著他是否值得相信。瑟拉丝对自己感到可耻。

(回想起来,我顺势提出要称呼登河大人为「我的主人」也是……因为我可能在叫登河大人的名字时,还会感到害羞。所以,我这份心情果然是──)

瑟拉丝察觉到身体正在发烫。

(但是……我不该过度干涉他的目的,否则会成为他旅程的阻碍。所以至少,暂时──)

就当他忠实的骑士吧。

以侍从与主人的关系,追随他的旅程。

──我就成为他的剑吧。

公主骑士瑟拉丝•亚休连感受著发烫的脸颊,静静地闭上双眼。

◇【三森灯河】◇

我站在村庄的广场上。

瑟拉丝还在旅社里睡觉。哔叽丸在房间里待命。

广场中心的营火微微照亮暗夜。

火花不时像磷粉一样飞上空中。

广场上有许多村民。也有一些看似旅人的面孔。除此之外,还有正在跳舞的人、谈笑风生的人、演奏乐器的人、开心地和朋友对酌畅饮的人……

还有好几个小摊。看来这个庆典的规模,比我想像的更大更热闹。

我们到访的那天,正好是村庄举办庆典的日子。可以说是外人前来的绝佳时机。因为即使是没有目的的旅人,用「我来参观庆典」的藉口也能说得过去。

我假装逛著小摊,竖耳倾听。但并未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村民也提及了黑龙骑士团的话题,但是在这里他们的认知似乎只有「米鲁兹发生了些事」而已。

我看著手心。

提升至LV3的【SLEEP】追加了新的效果「任意解除」。

另一个追加效果是「血条增加」。好像可以延长持续的时间。

另外,我来这里的旅途中,也试用了【FREEZE】。

这是一种可以用冰覆盖对象,封锁行动的技能。似乎是非致死的技能。

不能和其他技能重复赋予。不过这种技能也能用在生物以外的物体上。

射程和【SLEEP】一样,属于短距离型。最大的特徵是效果持续的时间吧。

持续时间竟然高达300天。

但是,现在还无法解除。或许待等级提升之后,就能解除了……

现在看起来,不是可以轻易使用的技能。不过──

「如果我想的用法,可以做得到的话──」

说不定就能解决中毒死尸残留下来的问题了。

我打算找一天试看看。

我突然看见一个小摊。

「欢迎光临。」

中年老板朝气蓬勃地指著营火。

「如何?你要不要也买一件,加入他们呢?」

我看向背后,头上戴著面具的村民和旅人围绕著火焰,正在跳舞。

听说这座村庄举办庆典时,有戴面具跳舞的风俗。

小摊上整齐排列的面具,据说是以民间传说里的出场人物为范本做成的。

「……面具吗?」

我拿起第一眼看到的面具。

「喔,你喜欢苍蝇王啊?」

「苍绳王?」

「哎呀,你不知道吗?」

老板开始说起故事……不过我并没有在听。

「相传从前有个魔族之王将魔鬼岛改建成要塞,长达100年间都在和侵略者战斗,苍蝇王就是他的称号。那原本是一个在叙说造成邪恶根源的魔族,是如何在这世上变得活跃的故事,但反倒是苍蝇王的故事更受到欢迎。」

「苍蝇王……」

「也是啦,他遭到邪恶根源疏远驱逐,最后和驱逐他的首领对立,这部分也是这个故事大受欢迎的原因吧?啊,对了。苍蝇王组织的战团最后虽然全军覆没,但或许是大家的死法都很帅气,所以苍蝇王麾下的战士也都很受民众欢迎。」

我检查面具。眼睛的部分并不圆。

提到苍蝇,就会联想到红色的圆眼。但是,这个面具的眼睛细长,给人一种攻击性的印象。

触角看起来也比较尖锐。

「恶魔之王,是吗?」

我记得以前的世界好像也有以苍蝇为主题的恶魔之王。

「这个面具,很稀奇吗?」

「苍蝇王的故事很有名,而且大受欢迎,所以贩卖相同面具的地方到处都有。因此整座大陆都可以买到一样的东西。」

是吗……整座大陆都买得到吗?我突然看见另一个形状不同的苍蝇面具。

「那个呢?」

它的设计跟苍蝇王面具不同。

「这是拿苍蝇王手下的形象,设计而成的面具。小孩子在玩战争游戏,有人扮演邪恶阵营时,就需要这个道具。」

……遭到驱逐的魔族之王,是吗?

我稍微思索了一下,对老板说:

「苍蝇王和手下的面具,可以各给我一个吗?」

「喔,谢谢惠顾!哎呀,真是不枉费我的说明了!啊!那个布幕后面有镜子,你要不要去试戴看看?」

老板指著摊子旁边的小帐篷。我付了钱,走进布幕中。

我站在一面大镜子前。

之后要在人前行动时,说不定可以戴著这个面具……

顺利的话,还可以假装成其他人。

整座大陆都找得到的面具。没有比这更方便的东西了。

「好……」

以后有人问我是什么身分时,该怎么办?

又不能假扮成商人。商人要准备的东西数量太多了。

「这么一来──」

佣兵团。

只要有武器,自称为佣兵应该说得通。不同于商人,佣兵也比较容易隐藏来历。

不过,虽然说是佣兵团,但是人数还只有两人加一只魔物而已。

这么说来,我刚离开废弃遗迹时,也想过这个主意。

对抗女神的佣兵团。

我垂下视线,看著手中的苍蝇王面具。

苍蝇王拥有的佣兵团。

现在的我,不是善良的勇者。

反倒是恶魔比较适合我,是吗?

我戴上面具。

由我自己──为自己戴冠。

身穿黑色长袍的模样映照在镜子里。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