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2.豹人和少女

夕阳西下时,我看到走出血斗场的豹人。

我看了看怀表。

──正如情报所述,豹人现身了。

上午去搜集情报。

我靠自己取得了和瑟拉丝不一样的情报。

伊芙•史毕德在这个时间出没的频率颇高。

这是从血斗场卫兵那里听来的消息。

不过,还有一点令人在意。

在重要的血斗前一天能外出吗?又或者,伊芙自己会想要外出吗?

我在意的正是这点──但那不过是我自寻烦恼。

或许是最强血斗士有的特权。不然就是拜过往累积的信赖所赐。

她似乎经常外出走动。而且她本人好像也很想到外面走走。

伊芙并没有走向大马路那边。反而朝看似治安不佳的地区走去。

伊芙走入昏暗巷弄。

走到半路,她停下脚步,将手放到腰间配戴的剑上。

豹人头也不回,向后方询问:

「找我有何贵干?」

果不其然,被她发现我在跟踪了。

昏暗的巷弄。周围感觉不到其他人的气息。

算了,在这里也好。

伊芙慢慢回头。

「……是你啊。」

「我有话跟伊芙小姐说,所以才来这里。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

「禁忌魔女的事是被人乱传的谣言,我想你应该知道了才对。」

「那件事是……骗人的吧?」

「……没礼貌的男人。」

「禁忌魔女对你有恩?」

「没有。」

我身后的瑟拉丝往前走出一步。

「你刚刚那句话是骗人的吧?」

我们停止演戏。

「原来如此──你欠了禁忌魔女的恩情啊。」

伊芙的眼神转为锐利。一看就知道,她提高了警戒心。

「你们是什么人?」

「彼此彼此──」

我们表情也回复原状。

「伊芙•史毕德,我们就停止互相欺瞒吧。」

「……我没有对你们撒过谎。」

「刚才那句也是谎言。」

伊芙的视线直直盯著瑟拉丝。

「你有什么证据,认定我在撒谎?」

「有凭有据。不管怎么样,我应该说对了。这点你再清楚不过,不是吗?」

伊芙泄出如野兽般的低鸣声,手中紧紧握住剑柄。

「……说出你们的目的。」

「我想帮忙。」

伊芙身上覆盖无法理解我们目的的氛围。

「……想帮我?」,

「明天就是最后的血斗了吧?」

「……对。」

「负责营运的公爵正著手布下阴险的陷阱。为了让伊芙•史毕德输。」

「你说什么?」

我告诉她瑟拉丝得手的情报。听完后,伊芙疑惑地询问:

「……先不论这件事的真假,你们为何要帮我?」

「理由很简单。要是让知道禁忌魔女相关消息的你死掉,我们会很麻烦。嗯……不过要是在明天血斗前,你先把魔女的情报告诉我,那就另当别论了。」

虽然不清楚缘由,但伊芙已经察觉到自己的谎言被拆穿了。

她也明白想靠假消息从这里脱身是不可能的。

「你们有证据证明公爵设了陷阱吗?」

「没有明确的证据。」

「嗯……」

伊芙陷入沉思。

「怎么了?」

「虽然我属于子安公爵所有……不过,那男人相当有可能会那样做。」

看来她跟公爵的信赖关系挺薄弱的。这真是加分的材料。

稍微思考过后,我又问:

「你没打算今晚带著跟你一起来到蒙洛伊的少女,直接逃走吗?」

伊芙从喉咙深处发出沉重的吼声。

「你这家伙……要是你胆敢对那孩子出手──」

「你放心。我没打算动她。」

「…………」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状况我很清楚。我也知道,你存到替自己赎身的钱之后,还花了两年拚命赚钱,就为了帮那少女赎身。」

伊芙的怒气逐渐平息。

「谢谢你告诉我公爵动手脚的事。可是──」

伊芙坚定地宣告:

「明天的血斗,我不能逃避。」

她的眼神坚定不移。

「就算有人动了手脚要对我不利……我明天都必须靠自己在血斗中获胜、赢得自由。」

「你为什么不考虑带著少女逃走?如果你愿意告诉我魔女的住处,我们可以协助你逃亡喔?」

「要逃去哪里?」

伊芙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死了心。

「若不利用制度正式成为自由之身,我跟那孩子就只能不停地被公爵追缉。万一连血斗场的营运者──也就是佣兵公会也参与其中,那么整座大陆的佣兵都会为了赏金追杀我们。不管逃到哪里,我们都只能不断被追缉。」

伊芙的双眼满是哀戚。

「如果只有我倒无所谓……可是,我不能够让那孩子过著那样严酷的逃亡生活。我们已经受够只能逃亡的日子了。」

可是,就算这样去参加血斗,有很高的机率只是送死。

「如果我说有不错的藏身处呢?」

「……如果只是让我听听,你就说吧。」

「说不定你比我们更清楚就是了。」

「?」

「就是禁忌魔女的住处啊。」

「…………」

「你知道魔女住在哪里对吧?只要躲在那里就行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带你们去魔女那里?」

「嗯,就是这样没错。」

「哼。」

伊芙如苦笑般嗤之以鼻。

「就算我知道魔女住哪好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到达那里。」

「为什么?」

「任谁都无法到达魔群带的深处。我应该讲过了,那里不是人类踏得进去的地方。」

……刚刚,伊芙说了「深处」。如果不是知晓确切地点的人,是不会这样讲的。

「要是有我们同行,或许就能够到达。我向你承诺,我们会尽全力保护那名少女。如何?你不想赌赌看吗?」

伊芙眯起双眼,瞥了一眼瑟拉丝。

「你身旁那位剑士似乎颇有两下子,但是你看起来不像武功高强的人。万一我答应你的提议……最后该不会是要靠我和那个剑士,保护那孩子和你两人进入魔群带?太鲁莽了。带著两个无法战斗的人进入魔群带,根本是自杀行为。」

瑟拉丝像是还有话要说,但我伸出手阻止她说下去。

「别看我这样,我好歹会一些魔法。起码我拥有可以轻松打倒骸骨之王的力量。」

我尝试举出强大且有名的魔物之名。

「骸骨之王啊……的确是凶狠的魔物,但是跟魔群带里的魔物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这下可以确定魔群带的魔物,是比骸骨之王还厉害的怪物了吗?

「既然如此──」

我心怀觉悟,即使知道多少会有风险,仍亮出了底牌。

「如果我说,解决掉黑龙骑士团五龙士的人──是我,你又怎么想?」

「什么?你是说你杀了五龙士?」

「我没有四处张扬的意思就是了。亚信特那群家伙到处宣传是自己用咒术杀死了五龙士,倒是成了不错的掩护。」

「鬼扯。」

伊芙打断我的话。

「不可能。」

我伸出手。

「虽然不知道这能不能当成证据──」

伊芙惊讶地摆出备战姿势。

──哒──

瑟拉丝瞬间介入我们两人之间。

「!」

伊芙因她这举动而有所反应,我则瞄准她因瑟拉丝而分心时的空隙──

「──【PARALYZE(麻痹性赋予)】──」

我使用了状态异常技能。

「──唔、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

「不要勉强移动比较好。你要是随便用力,身体会出血。」

「怎么、会……这、就是……状态异常系统……术式……吗?」

「应该说是超乎常规的赋予状态异常的力量吧……顺带一提,这招的成功率,比人气王在最后血斗中死亡的机率还高。」

「怎么……可能。」

「没错。拜这种不可能的力量所赐,像我这种弱者也能杀死尸人•加德兰。」

「呜、唔!」

「我应该给过你忠告了。别乱动比较好。这可不是威胁。」

我靠近伊芙。

「我现在就让你能轻松点说话。」

我只解除了头部的部分麻痹。就这样,伊芙得以正常地说话。

「──唔?可以轻松说话了……?」

「我也能操控其他几种强力的状态异常赋予的能力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