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录入:兽耳萝莉最高

亚莱昂王域内——修练场。

勇者们正在此处与指导师父对练过招,

尖锐的金属声音响彻场内,上河绫香抵挡住了贝因乌尔夫的剑。

沉重的冲击朝枪袭卷而来。

然而或许是多亏了活动状态补正强,面对魁称的贝因凤尔夫,她也并未屈居下风。

(不过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对手不见得会正面进攻,必须设想到他可能祭出的所有攻势——)

「呀!?」

突然间,绫香重重摔倒在地。

(被、被绊倒了。但刚刚那是——)

线香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周防萱子。

她显得有些难堪——看起来略显愧疚,

贝因为乌尔夫以训练用的剑侧敲了敲自己的眉头。

「你似乎只警戒我的下一步动作,却没预料到身后的周防会发动攻击对吧?」

萱子向绫香低下了头。

「…很抱歉。」

「哈哈哈,周防你不过是遵照我的指示罢了,没必要道歉啦~」

贝因乌尔夫嘻笑出声,接著伸出了手。

绫香握住手之后,他便顺势将她拉起来。

「…这是要教训我,别忽视所有可能性是吗?」

身为同伴的周防萱子绝不可能妨碍自己的行动。

——然而真的能够如此断言吗?

无论再微小的可能性都必须事先考量到,这似乎就是飞龙杀手的教诲。

「哦?用不著多说,也能察觉我的意图啊?十河果真是惊人的才女呢…呼?我口都渴了。」

由衷佩服的贝因乌尔夫一把抓起了桌上的酒瓶。

「运动时摄取酒精未免不太妥当吧…」

绫香提出建言,但贝因乌尔夫却当成了耳边风,直接将酒灌进口中。

「十河你真是一板一眼,和我们家那位啰嗦的骑士团长简直一个样。」

「…贝因乌尔夫先生您是隶属魔骑士团麾下对吧?」

「太长了,叫我贝因就好。」

「贝因先生您——」

「骑士只不过是一种表象。对乌尔萨而言,『我隶属于马尔萨骑士团』 此一事实极为重要。」

贝因乌尔夫豪迈地将酒一饮而尽。

「乌尔萨的魔战王是个喜欢狐假虎威的胆小鬼,但也多亏了他那种个性,我才能悠哉度日。话虽如此,这种时候还是得善尽我的『职责』才行。偶尔也得宣示一下,我是个必要时便会采取行动的人。」

贝因乌尔夫再度望向十河组。

「好了,差不多该进入团体战的修练阶段。我听说你们这组的方针,是以S级的十河为中心拟定战术对吧?」

贝因乌尔夫将剑尖对准十河组

「好,我们开始吧。」

训练告一段落之后,绫香向贝因乌尔夫提出疑问。

「那个,为什么呢?」

「嗯?」

绫香用纯白的布擦拭汗水,同时将目光投向萱子他们。

「为何贝因先生您,要毛遂自荐负责我们这组呢?」

「原因很单纯,我纯粹只是希望你们存活下去罢了。身为对付大魔帝的杀手锏,倘若你们在此死去我可会很困扰的。万一异界的勇者大人无法打倒大魔帝,我重要的堕落生活总有一天也会迎来终结。」

言下之意是,这一切也是为了他自己。

「这次的事也是。要不是大魔帝出现,我也不会受到传唤。受不了,邪恶的根源还真是难缠…」

贝因乌尔夫扬起嘴角,并抚摸自己的胡须。

「…不过我主动站出来,似乎惹得女神大人有些不愉快。她之所以排挤十河你们,恐怕也是暗怀什么鬼胎吧。唉~…那位女神可真是不能小看的对手。话说回来——」

他将视线投往安组。

只见安智弘正盘腿坐在椅子上,并望著别处。

安组的成员们则百无聊赖地伫立于他身旁。

「也是时候该把他们的等级锻炼到最低限度才行呢…」

那是训练首日发生的事。

当贝因乌尔夫要求握手之际,安冷漠地挥开了他的手。

『先改改你那傲慢的态度吧!你是瞧不起我「黑炎勇者」吗?什么飞龙杀手,可笑至极!我才不需要你的帮助!我组里的成员当然也一样!给我好好铭记在心!』

之后安又不屑地挥了挥手。

『滚吧!』

贝因乌尔夫搔搔头并苦笑一声。

「我并没有刻意摆出傲慢的态度…但对于礼仪之类的事情实在不拿手。待在乌尔萨王城时我也经常被人纠正礼节。算了,下回试著把姿态放低一点吧…」

看起来他并未把安的态度放在心上。绫香心想他果真是名成熟的大人。

(而且…我们肯定能从他身上学到许多东西。)

绫香使用的鬼枪流,是针对实战而创立的古代武术。

然而仅有「型」是不够的。透过至今为止的经验,绫香痛切明白了这一点。

实战与练习截然不同。而贝因乌尔夫的实战经验看来相当丰富。

并非意指勇者升级所必要的「经验值」。

而是他独自培养至今的「实战经验」,换言之即为生存所需的技巧,

女神口中所说的「技」,恐怕也包含这层含义吧。

绫香望向正在擦拭汗水的队伍成员。

(绝对要生存下去…没错,大家一起…)

目前勇者们的修练场被区分为两个区块。

两个场地之间有一堵高墙阻隔著。

身处这个修练场的有十河绫香、安智弘与桐原拓斗三组人马。

战场浅葱的组别与高雄姊妹,则在隔壁的修练场。

(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用意,才会把我们分开来。)

桐原等人对浅葱不抱好感,双方到现在都没有握手言和的迹象。

待在同一个修练场,恐怕会有引发争端的危险。

因此绫香可以理解将他们分开的用意。然而高雄姊妹——

(难道我和她们关系过于密切,会令女神大人感到不悦吗……?)

先前圣曾出言忤逆女神。

不希望让十河绫香及高雄圣两名违逆自己的人待在同一空间——

这就是女神的意图吗?

(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总觉得桐原同学他们对圣同学的态度也产生了些许变化…)

位于修练场一隅的桐原等人,正流露著一股危险的氛围。

那并非现在才出现的。

打从首日开始,他们就未曾显露出和谐的态度。

训练第一天,四恭圣的长男曾向桐原拓斗搭话。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四恭圣的亚季多。统率这组的人就是你吧?请多指教。」

桐原迈出脚步,并坐上修练场的长椅。

小山田翔吾伫立于他身旁,桐原组的成员们也守候在身后。

桐原将剑鞘抵在地面,然后向对方质问。

「你们…强吗?」

「应该是吧。」

「此五龙士之类的更强?」

「我们不曾和他们交战过,所以不清楚呢。」

桐原瞪向柔和俯视著他的亚季多。

「给我好好思考,有点自知之明吧。」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迟早会触及天花板。」

「天花板…?」

亚季多似乎不明白桐原话语中的含义。

相原垂下眼廉,接著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听说过勇血一族的事了。你们也是一样对吧?」

「算是吧。」

「换句话说,你们不过就是勇者的劣质品…」

「喂,你说话还真不留情面呢。」

「刻意将这种不容动摇的事实说出口确实不妥……但将来,我必定会远远凌驾于你们。」

亚季多回头望向自己的兄弟姊妹,只见长女耸了肩。

桐原把刀置于身体侧方,然后用食指敲打眼前的空间。

「这就是『墙』……没错,存在于你们面前的不可视之『墙』。那堵阻碍成长的『墙』……即是象徵成长尽头的天花板…然而——」

桐原紧接著伸出手臂。

「【金色、龙鸣波】。」

随著一阵轰然巨响——金色光线穿过了四恭圣的侧方。

风压猛然卷起,扰动著四恭圣的发丝。

桐原所释放的光线,于修练场的墙壁前方消失殆尽。

他的固有技能现阶段为LV3。

如今桐原甚至已能调整射程及威力。

因此也能刻意使光线在墙壁前头消失无踪。

尚未收回手得的桐原继续说道︰

「现阶段为S级最高位的我,拥有坚破那堵『墙』的潜能…区区劣质品差不多该理解了吧?」

「原来如此。桐原你的意思是,身为异界勇者的你们更加优秀对吧?嗯~可是啊——」

尖锐的破风声传入耳。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