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1章 金栖魔群带

我们一行人正身处于金栖魔群带。

从外界观察时,魔群带看似是一片广袤的森林地带。

而正如所料,踏入里头之后四周确实林木繁茂。

由于还是清晨,拂过肌肤的风带著一丝寒意。空气沁凉清新。

时而会有嚎叫声传入耳际,是魔物吗?

我用手遮掩阳光,并抬头仰望枝叶间的蓝天。

我们正沐浴于舒适的森林浴当中。

「现阶段尚未感受到魔物的气息。」

领头的伊芙一面警戒四周一面如此说道。

没错——目前附近没有魔物的气息。尽管并非毫无迹象,但距离相当遥远。

队伍顺序为在前头率领的伊芙,接下来是我和哔叽丸。丽兹尾随在后,殿后的人是瑟拉丝。

「伊芙你们曾来过魔群带对吧?」

「不过没撑多久就落荒而逃了。」

虽说期间很短,但她们毕竟有在魔群带度过的经验。这可谓是一剂强心针。

「我所知的情报仅限于当时抵达的地点为止。这里有能够确保饮用水的水源处,而且不愧为大遗迹带之名,也零星座落著能够藏身的古代建筑物。」

「粮食呢?」

「有些金眼魔物的肉含有毒素。而且毒素的有无不仅种类有别,甚至连个体之间都存有差异。这点是最为棘手的…换言之在实际吃下肚之前,大部分的魔物我们都无法判别是否有毒。」

似乎也无法以气味来辨别。

既然如此,若非陷入极度饥饿的状态,最好还是别以魔物为食比较安全。

至于废弃遗迹的魔物,只要考虑到酸性的当下就已经出局了吧…

「话虽如此,还是有一些能安全食用的树果及菇类。不过深处是否也有就不得而知了。」

「也罢,粮食问题总是能设法解决的。」

没错,我们还有那只皮囊。而且随身携带也丝毫不费工夫。

基本上无须担忧保存期限的问题,食用时的安全问题亦有所保障。

身处这种场所时,是否拥有皮囊的差距可说是判若云泥。

「既然这样…让伊芙你们逃离魔群带的关键理由便是——」

「毫无疑问是魔物。」

魔群带最大的阻碍果然是魔物啊。

但反过来说…只要能铲除那最大阻碍,我们便得以继续迈进。

我回头望向身后。

丽兹正扛著一只大袋子迈步前进。

带马匹进入魔群带有困难,有经验的伊芙亦持相同意见。

马匹会导致我方容易被魔物察觉。

且身处这种场所,马匹亦会饱受压力而无法冷静下来。

如此一来,当然只能自行设法携带行李。

而丽兹的行李是四人当中最多的。

「你没事吧,丽兹?」

「我不要紧,登河大人…」

「累了的话尽管说喔。」

「是!」

希望能尽可能由自己来搬运行李——

在踏入魔群带之前,丽兹自告奋勇地如此提议。当时…

『我想尊重丽兹的意愿。』

伊芙短短一句话,提前封杀了我和瑟拉丝尚未展开的商议过程。

『登河大人您们所持的行李愈少,我的生存机率理应也会随之提高。既然我在战斗中派不上用场,就该让登河大人您们保持身轻如燕的状态,以便随时行动…以结果而言,同时也能确保我的安全。』

逻辑上来说确实没错。

「你也已经是出色的佣兵团一员了,丽兹。」

丽兹笑逐颜开。

「啊——是、是的!」

「…你不害怕这地方吗?」

「我、我没问题,谢谢您的关心。」

…尽管她看起来略显紧张,却不到胆怯的程度。

是多亏了她曾经与伊芙一同造访过魔群带吧。抑或是…

丽兹微微低下头,接著开口了。

「听、听起来或许很奇怪…但比起和姊姊待在这地方,那座白足亭…更令人毛骨悚然。」

丽兹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温情。

「只要能和姊姊在一起…无论身处哪里我都很幸福。」

「抱歉,丽兹…都怪我过去太惊钝。」

走在前头的伊芙背对丽兹致歉道。

「没、没有这种事…姊姊你根本没必要道歉——」

「那类家伙总会小心翼翼地避免被外人察觉。」

我也已经向帮忙丽兹更衣的瑟拉丝确认过了。丽兹身上并无外伤。

换言之她唯有精神层面被逼上了绝境。

丽兹属于擅长强忍的类型,与伊芙见面时她恐怕总是表现出开朗的模样吧。

就这层意义上来说,正是她那份温矛木造就了这场悲剧。

令人作呕。温矛木之人却被卷入悲剧之中,简直教人恶心。

太好了。能彻底折磨那名女主人之后再解决她,真是太好了。

她深深伤害了丽兹的心。

即使被谴责做法不当也好。

尽管被辱骂恣意妄为也罢。

在我们离开蒙洛伊之后,那女人还能一脸若无其事地活下去…我的感情可无法容许这种事。所以——我对于将她送往地狱一事毫无悔意。

「事情就是这样。继续放在心上反而只有坏处喊,伊芙。」

「唔…」

「最重要的是,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丽兹的救赎。正因为你们选择逃离蒙洛伊才能有今天。你做出了这个判断,光是如此便已足够。」

伊芙无奈地叹口气。

「真是比不过登河你呢。」

路途中,我们暂且停下了脚步。

伊芙使魔素流入手臂,并且唤出地图。

与先前相比,两颗光点的距离缩短了一些。

「看来我们接近目的地了。」

我身旁的瑟拉丝凑了过来,仔细凝视地图。

「可是不晓得能否就这样直线前进…」

「毕竟无法连同详细地形一并掌握啊。」

我远离紧贴在侧的瑟拉丝肩膀,并望向森林的方向。

「依据实际地形不同,或许得绕远路…」

正当瑟拉丝打算开口说些什么时 我立刻地住了她的嘴。

「嗯、唔…?」

瑟拉丝一头雾水。

我则是与伊芙四目相对。伊芙不发一语地点头,接著拔出腰际的剑。

伊芙果然也注意到了。

我以眼神向她示意——

『按照战术行动。』

伊芙再度点头,并举起剑凝视草丛深处。

瑟拉丝及丽兹似乎也察觉到事态有异,于是双双压低身姿。

——那是魔物的气息。

我将手臂伸向气息的源头。

看来这将是我们在魔群带的头

一场魔物对战。

我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魔群带的魔物究竟有几分能耐呢?

…来,尽管上吧。

一只魔物从草丛中猛然一跃而出。

那是只披著鳞片外皮的双足步行魔物。

那模样令人联想到蜥蜴人类 也就是俗称的「蜥蜴人」。

特色是有两条尾巴,且尾端长有类似刀刃的部位。

它与废弃遗迹的蜥蜴人有所不同,尤其头部的差异更是

一目瞭然。

对手不具备蜥蜴的头部。

现阶段我只能形容那像是…海藻。

宛如海藻的物体正在蜥蜴人颈部以上摇曳著。

仿佛随著海流摆动一般。

「…」

嗯?海藻?

我搜索著记忆的线索。

那家伙…难不成是「藻头蜥人」吗?

伊芙握住剑的手进一步加重力道

「金眼魔物…怎么办,登河?」

海藻前端附著了金色的球体…原来如此,那就是它的眼睛啊。

伊芙并未显露出胆怯的模样,我也早在废弃遗迹看惯了奇形怪状的魔物。

就凭这点程度可不足以令我心生战栗。

魔物资出模糊不清的叫声,并四处张望。

「叽叽~嗯、咿——!」

对方似乎正在观察伊芙。

它们会如何看待豹人族呢?

我到现在仍无法辨别魔物与豹人族之间的差异…

率先行动的人是伊芙。魔物也对她的举动产生反应,奋力踩踏地面。

「叽嗷嗷!!咿、咿、嘎、嗷!」

魔物发出奇异的吼叫声,飞扑袭向伊芙。

异常尖锐的魔物利爪划破了空气。

挥空的巨爪就这么掠过压低身体的伊芙头顶。

但挥空的瞬间,它尾巴的双刃随即如长枪一般攻向伊芙。

然而伊芙却灵巧地用剑迅速弹开双刀。

动作极其稳健,果然不愧最强血斗士之名。

…好。

「【 PARALYZE(麻痹性赋予) 】 。」

——叽、叽——

魔物的动作赫然停止了。

「嗷——鸣…嗷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