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2章 人面种

进入遗迹之后,我们首先卸下了行李。

目前有皮囊的光作为灯源便已足够。

我姑且也再次调查过并不宽敞的室内,还是没发现值得留意的地方。没有隐藏门,唯独房间深处有座类似祭坛的设施。这座遗迹的功用,充其量只是用来进行祭祀活动而吧。

仿佛只有建筑物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下来。

短时间探索过后,我们开始享用晚餐。过程中,瑟拉丝突然流露出茫然的表情。

『登河大人之所以鲜少开怀大笑,难不成是因为我是个无趣的高等精灵吗…?』

瑟拉丝如此坦白自己莫名的烦恼之后,除了她以外的「苍蝇王战团」所有成员,立刻倾全力安抚她。尽管发生了这场神奇的事件,晚餐时间仍然平安拉下了帷幕。

晚饭过后我们简单确认明日的行程,接著一行人便开始准备就寝

「我来帮你脱衣服吧,丽兹。」

「不用,我可以自己来…嗯!!」

听见丽兹发出苦战的声音后,伊芙将手搭上了丽兹的衣服。

「看起来可不像是这样,暂时还是由我来帮你吧。」

「鸣鸣………」

前往魔群带的途中,我们顺道在路上的村子帮丽兹买了衣服。但对目前的她来说,穿脱以乎还很困难。虽说比丽兹先前的衣服像样,但看来她还得花一点时间才能习惯。

我背对脱掉上衣的丽兹,并于瑟拉丝身旁坐下。

「迟早得为丽兹买一套像样的衣服才行呢。」

「虽然那套服装挺适合她的。」

瑟拉丝一面用梳子梳理自己柔顺的金发,一面如此说道。

即使来到了魔群带,她也随时都会好好打理仪容。

顺带一提,关于瑟拉丝刚才的烦恼我决定暂且拋诸脑后。

我将手臂当作枕头并躺了下来。

「丽兹天生丽质,大部分的衣服穿起来都很好看。不过无论送什么衣服她本人都毫无怨言,所以我们必须自行察觉她的喜好才行。」

「是啊,说得也是。我也会找机会探查一下丽兹的偏好。」

「拜托你了………说到天生丽质,瑟拉丝你也属于穿什么都很合衬的类型呢。」

「……是这样吗?」

「是啊。」

我将日光移向身旁,只见瑟拉丝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你想起了什么吗?」

「啊 那个…是的。我忽然想起来,公主殿下经常建议我试穿各式各样的衣裳。每当她收到新衣服,总会希望我穿上。后来那甚至成了公主殿下的兴趣…」

「毕竟让你穿肯定很值得嘛。」

瑟拉丝十分罕见地主动提起了过去的事。

「噗噜~!」

「哔啾~!」

娇小的斯雷跑过我们面前,哔叽丸则乘坐于它背上。

看来它们的感情已经很要好了

「你和那位公主似乎颇为亲昵?」

「我原本是这么认为的。」

瑟拉丝对圣王有著极深的误解。

是因为那次事件,才导致她对自己与公主的关系丧失了一点信心吗?

…过去瑟拉丝曾侍奉过涅亚圣国的公主。

嗯?这么说来,我记得那位公主本来预计要和尸人缔结婚约。

如今尸人已经死亡,她现在又过得如何呢?

或许瑟拉丝也很在意这件事。

虽然她平时总不会表现出来…

「瑟拉丝,如果——」

「我现在是您的骑士,宣誓仅为了您而奉献这把剑。所以,请务必别放在心上。」

瑟拉丝抢先说道。

「更何况,公主殿下她肯定不会有事。那位大人智慧过人…她如今肯定也过得很好。」

她对公主的深厚信赖并非谎言,而且事实上那位公主确实相当聪慧。

然而,我望向端正坐姿的瑟拉丝,她秀丽的面容仍不免蒙上一层忧虑的神色。

若不仔细观察,根本察觉不出她潜藏内心深处的担忧之情。

『我很信任公主殿下,所以不在意。」

…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吧。

此时,瑟拉丝突然回过神来。

从那表情看来 她似乎是惊觉自己脱口说出了多余的话。

瑟拉丝樱色的薄唇开关数次,最后又紧闭起来。

她好像想转移话题——却找不到适合的话可聊。

「这么说来,你之前说过想在睡前擦拭身体吧?」

我如此询问之后,瑟拉丝像是得救似地拍了下双手。

「没、没错。那个…丽兹,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互相擦拭身体?一个人的话有些地方构不著…怎么样?」

丽兹还没更衣完毕。

「好、好的。那么…麻烦您了,瑟拉丝大人。」

瑟拉丝一面用水把布沾湿,一面向我凝露微笑。

「稍后登河大人要不要也和我互相擦拭身体呢?」

我扬起嘴角,接著摆出「快去吧」的手势。

「别开玩笑了,快点擦完吧。」

「阿阿,是。」

瑟拉丝踩著愉悦的步伐,带领丽兹走向入口处。

「…」

刚才那句话,应该是瑟拉丝独特的玩笑话吧?

坦白说…如果要说笑,希望你的语气能更像是在开玩笑啊,瑟拉丝。

依据对象不同,有些人搞不好会当真的。真可怕。

伊芙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后,接著于我身旁坐下。

「不过…连我也大吃一惊呢。想不到瑟拉丝居然会烦恼那种事。」

刚才享用晚餐时,瑟拉丝本人提起了她担任圣骑士时的事。

『瑟拉丝大人拥有无与伦比的美丽容貌,实在是极具魅力的女性。不过却稍微欠缺了一点幽默感呢。』

据说贵族们反覆不停地对她说出类似的话。

「不过除此之外,瑟拉丝还具备许多优秀的长才。那些俗不可耐的贵族的酸言酸语,只要一笑置之即可。」

伊芙若有所思地交叉双臂。

「但话又说回来…晚餐时间我本想一一列举瑟拉丝的长处,但她似乎没有受到安慰的感觉。不仅如此,她甚至还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呢?」

我摇了摇头。

「你的缺点恐怕就是心思不够细腻…」

「心思不够细腻?」

「旁人眼里看来的优点,有时对本人来说反倒是烦恼的根源。而且听别人提起这些,也会

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知是因为对象是伊芙,抑或是瑟拉丝天生性格宽容。

当时她并未对伊芙动怒。

「到底哪里不对…我实在摸不著头绪……」

这或许就是别人形容伊芙•史毕德迟钝的原因所在吧。

过了一阵子之后,擦拭完身体的瑟拉丝与丽兹回来了。

这回终于做好睡前准备的我们,就这么横躺于地面。

躺下之后,忽然忆起某幅光景的我向瑟拉丝提问。

「瑟拉丝。」

「是?」

「进入这座遗迹之前,你有看见远处发出了一道光芒吗?」

「是,我看到了。」

「…你认为那道光是什么?」

「据我推测,恐怕是魔物之间的争斗所引起。」

「这里的魔物也会自相残杀吗?」

「据说若孕育它们的邪恶根源不同,金眼魔物之间亦会引起争端。」

我开始回忆瑟拉丝教导过的知识。

蔓延于这世界的金眼魔物,是由历代的邪恶根源孕育而生。

过去现形的邪恶根源,已被异界勇者尽数消灭。

然而诞生于世的金眼魔物,却有几成没被扫荡乾净,依高留存于此。

且绝大多数都逃到了各地的地下遗迹与这座魔群带。

「这么说来,若「生日」不同,它们同伴之间也会起冲突吗?」

「话虽如此,和其他魔物相较之下,金眼魔物的同伴意识似乎更为强烈。」

原来如此…同伴意识强烈是吗?

所以尽管可能性不是零,但它们鲜少起冲突。

「…」

「登河大人?怎么了?」

「嗯?啊…不,只是想起那道光…」

倘若不是魔物自相残杀——

「也有可能,是源自于人类与魔物之间的战斗呢…」

◇【瑟拉丝•亚休连】◇

一觉醒来,却不见登河的身影。

瑟拉丝连忙叫醒伊芙。

伊芙将手放上登河就寝的位置。

「几乎已经没温度了…看来他并非刚离开这里。」

「虽然行李还留在原地…」

瑟拉丝不安地确认室内。

丽兹仍在睡梦中,而斯雷似乎才刚醒来。

只不过——

哔叽丸大人不在。」

「哔叽丸吗?嗯,既然如此……或许是因为登河起得特别早,才想在外头与哩矶丸练习新的合体技。依登河的个性,肯定是顾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