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3章 之后仅需—

遇上大嘴怪物时,慎重过度而产生的犹豫反倒碍了事

而且——

「…」

敌人为数庞大,我没有余裕观察并掌握每一只魔物的特性。

反正只要发动攻势,总是能命中。

因此第一步就是——乱枪打鸟。

魔物群已从后方直追而上。

我将哔叽丸的触手撒向领先集团。

我维持面向后头的姿势,使魔物群映入眼帘。

「动手。」

唰唰————————!

变形过后的哔叽丸突起物在半空中放。

跃然于空中的大量纤细触手,宛如无数导弹一般发射而出。

朝四面散射的触手,对撼动大地的后方魔物发动了猛烈袭击。

「【BERSERK(暴性赋予)】!」

「嗷嗷呜嗷啊啊嘎阿——!呜!嗷!嘎!嗷嗷嗷嗷!」

高声吠叫的人面种,从嘴里吐出了熊熊燃烧的火焰。

我方的几只触手就这么被「消灭」了。然而——

「嗷嘎——!?」

「叽嘎嗷嗷啊吼吼啊————!?」

背后的魔物群亦产生了变化。

没错,我成功为几只魔物赋予了【BERSERK】。

被赋予暴性的魔物们开始无差别袭击四周的同伴。

我透过斯雷的身体,感受著被它踩踏而震动鸣响的地面,接著低喃道:

「来,互相残杀吧。」

顺带一提,扩声石的效果已经中断。

所以很遗憾的,我刚才那句话没能传人魔物们的耳里。

我确认浮现于视线中的半透明活动状态面板,MP还颇有余裕。

「第一阶段成效不错。」

但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攻略完毕。

后续跟上的魔物们,毫不留情地蹂躏著陷入【BERSERK】状态的魔物。

将它们啃食殆尽、扭断拉扯、彻底粉碎、碎尸万段。

而且毫不迟疑,没有踌躇亦不留情。

仿佛要震破耳膜的魔物哀号声响彻四周。那幅光景,犹如怪物之间正在进行一场大对决。

我用再度生长的触手,如鞭子一般乱舞挥打。

暴性赋予第二波。

「【BERSERK(暴性赋予)】。」

陷入【BERSERK】状态的魔物们再度开始同类相残。

「嘎嗷嗷啊啊叽嘎啊————!」

「叽呀叽叽嘎呀呀嘎啊叽————!?」

跑在前头的「同类」突然丧失理智并袭击而来。

部分魔物因此深陷混乱。

然而它们很快地便为了生存而进入战斗状态。

与其被杀,不如杀死对方。这即是它们的生存本能。

我指向在身后展开激烈战斗的魔物们。

「没错——为了存活下来,尽情地互相杀害吧。」

我继续提升斯雷的速度并凝望后方。

踩踏硬土的八个马蹄,踏出了更加激昂的奔跑声。

「话虽如此——事情果然没那么容易。」

有些魔物已脱颖而出。好几只、好几只、好几只。

它们不把陷入【BERSERK】状态的魔物放在眼里。

人面种尤其显著。它们用各自的攻击方法,陆续击溃袭卷而去的触手。而且理所当然似地把周遭的魔物也卷入其中。

「叽!叽、咿、叽!嗷嘎吼吽嗷嗷嘎吼——!」

身处领先集团的喷火人面种,也丝毫不在乎附近的魔物遭受池鱼之殃,就这么将触手给燃烧殆尽。

「呿…领先的魔物当中,已经有几只魔物看穿了我方的射程距离。」

应该在哪个时间点、在什么时机击溃那些触手。

已有数只人面种掌握了诀窍。

人面种当中有一些格外聪明。而且部分人面种,还会刻意保护非人面种的金眼魔物。但那恐怕不是基于同伴意识而做出的举动。

大概是想把那些魔物当成弃子,作为自己的肉盾。或者用它们来混淆我的视听。

派得上用场的东西就要尽量使用——我充分体会到了它们无情的计谋。

「不过——」

我在面具底下自然地扬起嘴角。

「若是身处你们的立场,我也会做出相同的行动。」

好,该进行下一步了。

触手与【BERSERK】的组合技效果愈发薄弱。

不能再持续用同样方法应战了。

于是我第三度让哔叽丸生出新的触手,并散射出去。

接著我确认后方。

由于后来居上的魔物陆续加入,领先集团的数量没有太大变化。

也罢…它们正朝左右大幅扩张阵容。只要命中那群家伙就好。

因为那些后来居上的魔物,还未见过我的攻势。

「【PARALYZE(麻痹性赋予)】。」

「咿!叽!?叽咿呀咿呀叽——!?」

随著哀号(?)声响起,领先集团产生了一个变化。

『一旦触手接近,四周的同伴便会袭击而来』。

日前为止,此一观念已深植于那些魔物的脑海。

然而这一次,却有几只魔物突然「停止」了动作。

魔物们纷纷表现出「…咦?没有袭击过来?」的反应。

「出乎意料」的发展,使魔物们的脚步短暂停止了。

先是创造惯例,再脱离惯例。

这是套路的应用方法。

在格斗技、运动甚至是相声,都时而能见到这种做法。

这种出奇不意的手段效果格外卓越。

不过对手是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会立即恢复凶猛攻击性的金眼魔物。

即使凭藉意料之外的攻击来制止它们的脚步,顶多也仅能争取到几秒钟。

遭到麻痹的部分魔物,凄惨而无力地被后方魔物给践踏成泥…

更重要的是,位于领先集团中央、已针对触手攻击拟定对策的人面种——

依然健在。

我看向前方。

景色目前毫无变化。

树木、树林、森林…看来这幅景象还会延续一段时间。

我在脑中回忆目前的所在位置。

我应该已成功将魔物群引开,远离了瑟拉丝等人的所在地。

我折断纤细的树枝,并继续直线前进。然后——

「这波魔物大移动,也引来了其他家伙吗?」

已经不仅限于后方。

魔物开始自四面八方朝我汇集而来。

好不容易才等到魔物群逐渐统整,想不到包围网又开始全方位展开。

起初的方针也出现了纰漏。

我本想朝后方散布技能以停止魔物的脚步,慢慢与之拉开距离。

之后在距离拉远时,暂且藏身起来。

等到魔物群退去,我再返回瑟拉丝等人的所在地并与她们会合。

这个计画眼看就要化为泡影。

可以的话,我想尽量避免在中~近距离与魔物群发生冲突。

然而瞧这个状况,恐怕无法如我所愿。

又或者必须藉由单点突破,从某处冲破魔物群…

「哔叽丸、斯雷…你们还撑得住吗?」

双方仅以简洁的鸣叫声回应我,且皆表示肯定。

不过我多少能感受到它们正在逞强…究竟能撑到何时呢?

「嗯?」

活动状态数值显示于我的视线前方。

——不妙。

MP剩余量正在削减。

滴答、滴答…

小雨开始点点滴落。

原本便阴郁一片的天空,此时终于不再赏脸。

唰啦啦啦——…———

雨势缓缓增强,雨滴的重量也愈发沉重

枪林弹雨般直坠而下的雨滴敲打著叶片。

雨声会阻碍双耳的感知能力,使距离感变得迟钝。

我让斯雷停了下来。它震动身体,用开水滴。

水滴沿著面具的触角流淌滑落……

撼动地表的大量脚步声正从四面八方接近当中

受到雨幕阻隔的视野彼端扬起了滚滚沙尘。

我隔著苍蝇面具望向外界。

雨滴在眼睛表面汇聚成流,并无止尽地流泄而去。

我得透过获取经验值来提升等级。

除了睡眠以外,现在能恢复MP的手段仅此唯一。

从现况看来,与哔叽丸的合体技是这场战斗中不可或缺的关键。

但合体时,MP将以猛烈的速度锐减。

即便是MP丰沛的我,依照那种消耗速度,能持续战斗的时间也不到三十分钟。

若想延续下去——唯有提升等级一途。

人面种拥有大量经验值。

只要持续抹杀它们,并持续升级

「不…这未免太胡来了吧。」

脑中才刚闪过这个想法的我,脱口说出的却是否定的话语。

实行这个策略的同时,也意味著要主动投身于危险之中。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