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4章 前往极限尽头

~~~~~~~~~~~~~~~~~~~~~~~~~~~~~~~~~~~~~~~~~~~~~~~~~~

【等级提升了】

~~~~~~~~~~~~~~~~~~~~~~~~~~~~~~~~~~~~~~~~~~~~~~~~~~

战斗逐渐进入单纯斯杀的领域。

我不断杀死魔物,不断取得经验值,等级不停小幅度提升。

每次等级一提升,MP就会恢复,而我就能藉此保持与哔叽丸的融合状态。

继续战斗下去。

以我来看,这是超级乱来的战术,但此刻也只能用这么乱来的方法了。

否则,我们无法存活。

「就这样斜切过去,斯雷! 【BERSERK】!」

天空降下力道十足的暴雨——地面朝空中喷出血泉。

两者混杂后,浇灌般洒落大地。

踩过泥泞的马蹄发出不绝于耳的踏地巨响。

「【PA——】」

八字母的技能赶不上魔物杀过来的速度。我马上做变更。

「——【DARK(暗性赋予)】!」

技能切换。

失去视力的大型魔物脚底打滑而摔倒。

摔倒的魔物在翻滚中引起泥水四溅。我重新对它施放【PARALYZE】,然后是【BERSERK】,以这样的连续攻击进行较杀。

就在这时候,一只巨大的魔物跳到了我的头顶上。它的身体明明很庞大,跳跃力却强到让人惊叹。

「斯雷,稍微放慢速度… 哔叽丸!」

「哔叽咿咿咿咿咿咿!」

哔叽丸的触手朝上空射出。

「【SLEEP(眠性赋予)】」。

在半空中的魔物陷入沉睡,毫无防备地掉了下来。

那只巨大的魔物在我背后撞上地面,泥浆宛如喷泉般溅起。我扭头往后看,并赋予它【BERSERK】——然后用我最擅长的麻痹&毒性的固定连续招式解决掉对方。

【POISON(毒性赋予)】并非没有登场的机会。

在中~长距离外的周遭范围,有众多魔物正在地上痛苦地打滚。

此刻正在进行痛苦哀号大合唱的它们,处于中毒状态。

我现在还无法大范围赋予【BERSERK】,因此,既能阻碍行动又能对复数敌人持续造成伤害的【POISON】,现今还是很大的助力。

我无视魔物们的呻吟,迈步前进。

经过一番激战,我方并非毫发无伤。

尤其是哔叽丸,它看起来相当疲惫。可能是双方处于连结状态的缘故,哔叽丸的疲惫更加清晰地传递过来。即使如此,哔叽丸还是很努力。

斯雷也受了伤。八只脚中的一、两只看起来已经无法动弹了。

灵敏度也降低了不少。

我自己的大腿和手臂同样有伤口,不过没有流血。事实上不久之前,我被割出挺深的伤口,身体觉得痛,却几乎没有流血。

如今定睛一看,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

那个假设成立了。是因为活动状态的HP补正值。

我一看显示,发现HP的数字正在降低。

也就是说,在HP补正值的作用下,我的伤口才会没有流血吗…?

蓦地,我想起了指尖被噬魂魔的光束弄伤时的事。

那时候我立刻拿布把指尖绑起来,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流出的血量是我根本无须在意的程度,感受到的痛楚也不值得我那么注意。

…原来如此。

HP补正值的作用是帮我舒缓痛觉、减少出血量吗?

到目前为止,我一直没受什么伤。

因此,我以为HP补正值只有「增强生命力」的程度而已。

可是——

一想到补正值变成0以后的情况,我稍微感到恐惧。

届时,原本的出血量与疼痛可能会同时一涌而上。

除此之外,这也有可能是【防御力】的效果——

「算了,现在也不是悠哉思考那些事情的时候…」

我命令斯雷慢慢前进,一点一滴地 加快速度。

然后朝左右两边的斜前方伸出双臂。

「即使是魔群带的家伙们,也很珍惜自己的小命呢。」

开始理解我方状况的那些家伙,似乎也终于逐渐冒出来了。

「都是对方的错」。

小~中型的魔物似乎比较有这样的认知倾向。我已经确认,废弃遗迹的魔物也有类似的倾向。它们一旦确定情势不利,便会立刻以保命为优先纷纷逃跑。

「啾…叽叽咿咿…」

金眼魔物群正在往后退。

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嗤笑一声,露出笑容。

「既然朝我露出杀意…就该事先想像到,自己会沦落为被杀那一方的场景…」

再怎么说这些也是金眼魔物——有当诱饵的价值。正当我想直接动手蹂躏对方之际——

「终于出现了吗?」

或许是为了观察我的行动吧。

某群体的魔物,与我保持著适当距离,紧跟著我。

从气息来看,它们的数量相当多。这种类型的敌人最棘手了。

既谨慎又残酷。

它们想坐收渔翁之利,狡猾地想等猎物累瘫后再高兴地开动。

「……呼。」

我垂著手臂、调整著气息,肩膀的动作因为呼吸而逐渐变小。

「哈…呼,呼…」

有一只魔物看穿我的疲惫程度,扫倒许多树木并露出身影,一副像在说「终于抓到好机会了」。

「啾咿咿嗯咿哔咿耶耶耶耶耶耶耶耶啾喔喔喔喔~嗯!」

霎时,脱力的手臂涌现力气。我举起手臂,伸向左斜后方。

你们这些蠢蛋。

要是觉得我看起来像「累到极点而无法动弹」的话

就注定你们要输了。

我施展出【PARALYZE】之后,又紧接著马上施放【BERSERK】。

「啾咿——!?咿——噗咻耶!?」

通往死亡的血花激起。

~~~~~~~~~~~~~~~~~~~~~~~~~~~~~~~~~~~~~~~~~~~~~~~~~~

【等级提升了】

【LV1997→LV2000】

~~~~~~~~~~~~~~~~~~~~~~~~~~~~~~~~~~~~~~~~~~~~~~~~~~

这么一来,MP就完全恢复了…

同时我也到达了LV2000。

我一边喘著气,一边看著断气的魔物。

…真是的,竟然这么简单就上钩了。

「先前一直观察我,究竟观察到哪里去了,你这家伙…嗯?」

我转动脖子,看向一直蛰伏著、等待时机发动攻击的最后一群魔物。

「牺牲一只同类后,你们有了什么收获吗?」

我大大地吐出一口气。

「『我要高兴地开动』了?」

白碍。

「要被吃掉的是你们才对吧…」

过不久,我与最后一群魔物的斯般便迅速化为现实场景。

我胡乱施放状态异常技能。

「——【BERSERK】!」

方才调整好的呼吸…与变得紊乱的间距,逐渐缩短。

我的身体开始偶尔会使不上力气。

不管是等级提升还是活动状态补正值,都无法帮我彻底去除疲劳。

这样刚刚好。

对我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感觉和思考会愈发敏锐。

并且——当初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场景,如今也鲜明地在我脑海中复苏。

然后,那座遗迹的废弃者们的尸体,瞬间重新浮现在眼前。

…我都忘了。

「要是停在这种地方,不管花再多时间,我都不可能向那个混帐女神复仇啊。」

我下定决心让斯雷回头。马蹄在泥湾上滑行。

人面种所施展的攻击光束之雨,倾注在我前一秒所在之处。

这种攻击很像那只噬魂魔的雷射。

穿透地面的雷射让水分蒸发

在我打滑的时候。

「——哔叽丸。」

「哔、叽咿咿…!」

触手再次大范围展开。

麻痹性、暴性、暗性、睡眠性、毒性——我施展出除了冻结以外的所有技能,冲入这场真正的夺命之战。

杀、杀、杀————杀光敌人。

~~~~~~~~~~~~~~~~~~~~~~~~~~~~~~~~~~~~~~~~~~~~~~~~~~

【等级提升了】【等级提升了】【等级提升了】【等级提升了】【等级提升了】

~~~~~~~~~~~~~~~~~~~~~~~~~~~~~~~~~~~~~~~~~~~~~~~~~~

发动攻击的魔物们也都拚了命。

『——我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