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5章 魔女的领域

休息之后,我们离开洞穴,一路疾行。

动身之际,周遭景色还是一片黑暗。可是过没多久,微暗的天空便逐渐染上朝霞的色彩。

这天早晨的魔群带格外地静无声。

肺里充满了清冽而澄澈的空气,令人心情舒畅。

在行进途中,我们并没有遇上太大的阻碍。可能是因为前几天的互相残杀让附近的魔物减少,或者是这一带的魔物将此地视为危险地带的缘故。不论原因为何——

「登河。」

伊芙走到我身旁。

「好。」

我应了一声,然后查看地图。

接下来终于要进入魔女栖息的领域了。

地图上分别显示著代表我们与魔女位置的光点。

两个光点的边缘已交叠在一起。

「已经无法回头了。伊芙。」

说完,我扬起嘴角。

「…不过都走到这里了,我看你也根本无意回头吧。」

心怀梦想的血斗士领首表示同意。

「当然。」

于是——我们踏入了魔女(禁忌)的领域。

在穿过森林的路上,瑟拉丝注意到了一些东西。

「这是…魔术刻印。」

在树干较低的位置上刻有像是记号的图案。因为位置很低,所以很难看到这个被地上生长的杂草所遮住的刻印。这可能是故意让人难以发现的。

瑟拉丝盯著那个记号,就好像在观察它的含意一样。

「是满足条件时会触发的陷阱吗?」

「这个刻印是那一类的陷阱没错,但术式的一部分已损坏,所以应该不会发动,而且看起来已经很旧。」

很旧了啊。

「可别发生那种『事实上魔女已经死了』的情况啊。」

首先要确认魔女是否还活著。

譬如说,初次见面对方却是一具乾枯的木乃伊,这也未必不可能发生。

不过,也得等到实际见了面才会知道。

我将视线投向瑟拉丝。

「登河大人?」

「…好像没有残留疲劳感啊。」

「?是、是的…多亏你的【SLEEP】…」

尽管不明显,我还是从瑟拉丝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些罪恶感。

我没有错过她的动摇。至于理由,我大概想像得到。

她昨晚对我所做的行为。

…这样啊。她还记得。可是,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发现一事。

既然这样——维持现状就好。

没有必要特意提起,何况她自己好像也在反省了…

我想她迟早会主动对我坦白吧。

毕竟她就是那样耿直认真的人。

我只要像平常一样,扮演「我的主人」这个角色就好。

我只需等待「那个时候」,直到瑟拉丝认为适当的时机到来为止。

「话说回来,几乎感受不到魔物的气息。」

我刚说完,瑟拉丝便自言自语似地轻声说了一句:

「…或许是结界的力量。」

果然有设置那一类的东西啊。

「结界是高等的术式,有魔术起源与精灵起源两个种类…在现阶段,我无法推测这是哪一种结界。」

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后——

「那是什么?」

伊芙是第一个被「那个」吸引了目光。

好几根石柱出现在眼前。深深地扎根于大地之上。

它们各自的尺寸略有不同。大约有十根散布在此处。

在石柱表面上能看见刻印,而那些刻印正散发著微弱的光芒。

「这些刻印似乎正在运作。从这里开始,要保持警惕——」

这时,伊芙的耳朵动了一下。

「瑟拉丝,看来…那个刻印已经启动了。」

伊芙把手放在剑柄上,而我已经朝前方伸出了双手。

「【PARALYZE(麻痹性赋予)】。」

——哔、哔叽——

刻印的光芒逐渐减弱。

石柱本来正试图形成某种东西。

变形?还是变身?无论如何,它一定是可以防止入侵者的东西。

但是,变形尚未完成。它现在已停止于即将变为人型的状态。

依照理论,先下手为强。

「…大概是拦截入侵者的魔像吧。」

这一招对在米鲁兹遗迹遇到的那个变身石像有效,所以我想在这里说不定也能派上用场。

「登河。」

伊芙用眼神示意行李。她指的是绑在背包上的棍子。

那是以前击碎亚信特尸体的槌子。她好像是想问要不要用这个来破坏石柱。

「不,如果它在麻痹中还想勉强行动,导致自我毁坏的话,那还好说…我不想因为主动破坏魔像,而让魔女认为我们是好战之徒。还是尽可能不要破坏那一类的东西吧。」

在麻痹状态下的石柱没有试图强行移动。

可能是本能地(?)察觉到一旦动了,后果会很糟糕吧。

魔像也会害怕死亡吗?还是说 是魔女的命令?

我们就在不知道石柱魔像的力量的情况下穿过森林,来到一处空旷的场所。

出现在眼前的是

一片湖畔景色。

没有蓊郁茂密的绿意。不如说,这里充满了活力。

卒绿的森林中洋溢著清新的气息。感觉连这里的空气都比其他地方清澈。

伊芙东张西望著,神情中流露出几分好奇,同时惊叹地开口道:

「居然完全没有魔物的气息。」

这意味著——

「我们完全进入魔女的领域了。」

瑟拉丝站在形状近似椭圆的湖的岸边,引颈眺望湖面。

「水底在发光…」

我站到她旁边。

「那是魔素的光芒?」

「应该是。」

湖水清澈见底,看得见底下的岩石表面,而水中一只鱼也没有

「魔素在水中会像那样闪闪发光啊…」

「也许是因为魔素量很多的缘故。在这种深度,能够发出那么强的光量,想必魔素量相当大。」

瑟拉丝维持著向前倾身的姿势,转头看向斜后方的污染树,然后接著说:

「如此丰富的魔素量和那棵乾枯的巨树…给人完全相反的印象呢。」

…搞不好魔女每天都在使用那些庞大的魔素。」

我和瑟拉丝并肩站著,将视线投向那间建于湖畔、有些歪斜变形的小屋。

然后我对身后的伊芙她们说:

「走吧。」

那栋盖在湖边的小屋,门并没有上锁。

我打开门,警惕地探头往里面看。

摆设意外普通,看起来十足具有「湖畔小屋」的风格。

「由我进去查看情况。瑟拉丝你和丽兹在这里监视外头。」

「好的。你要小心,伊芙。」

「嗯…登河,你可以在门口附近待机而动吗?如果有什么事,就拜托你了。」

我伸出手,以另一只手拔出短剑。

「我明白——有状况我会马上行动。」

伊芙开始查看屋子里的物品,然后在房间的墙边找到了梯子。

她的手脚搭上梯子,开始往二楼攀爬,但是很快又下来了。

「上面只是很普通的阁楼房间。」

伊芙再次展开对一楼的探索。

除了阁楼外,还有两间房间。我的目光在可见范围内迅速扫视过一遍。

少数的家具和摆设显得陈旧,壁炉看起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使用了。

灰尘也堆积在每处地方,感受不到有人生活的痕迹。

这幢小屋至少空置了一个月。

「登河,你能安静一会儿吗?」

「好。」

伊芙竖起耳朵,开始用手背敲打房间的墙壁和地板。

忽然间,她停止了动作。

她的目光集中在房间的中央。那里铺著一块地毯。

伊芙用脚跟轻轻在地毯上踏了几下。

「下面有东西。」

她剥开地毯一看,底下出现了一个足以伸手放入的凹洞和把手。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地板上有四方形的接缝…地板下面藏著什么吗?

我也走进屋子,站在伊芙旁边。

哔叽丸伸出突起,一起凑近看向把手。

「哔叽?」

伊芙用视线向我询问,而我点头回应。

她转回视线——拉起把手。

地板随即跳起,显现出通往底下的黑暗的楼梯。

「唔…是很典型的隐藏方式。」

「魔女可能对隐藏这个不是很讲究吧…」

与其说是隐藏的房间,这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出入口。

目前看起来还不太像是陷阱。我叫来瑟拉丝她们,然后将魔素注入魔法皮袋中。皮袋发出朦胧的光芒。

「从这里开始由我带头下去。」

从途中开始,就变成了螺旋形楼梯。

当我们来到了最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