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未章

那里仿佛另一个世界。

首先,天花板很高,空间的深度也够…

伊芙惊叹道:

「地底下…竟然有天空?」

丽兹则是东张西望著。

「好厉害……」

「这是魔法的力量做出来的吗?还是说………『穿过门之后,就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之类的。」

这在原本的世界中,是故事里常见的桥段。既然是很厉害的魔女,这样的舞台装置似乎就更有可能了。不寻常的装置虽然令我感到惊讶,却也可以理解。不管冒出什么东西来都不怪。我舔了舔指腹,然后举到脸的前方。

「……有风。」

我又等了一会儿。

「而且风向不固定。」

这里明明是在地底下,可是却有风在吹。花草也帐意地随风摇曳著。

「这里是…地上?」

伊芙至今仍无法掩饰困惑的样子。

「不对,你看。」

我指向前方。那是根吗?

扭曲的巨树的树根。

根部从覆盖天空的厚重云层向下延伸,也可以说是身处于地底的证据。伸出来的巨大树根直接埋入地面下。

如今天空的影像是幻术一类的东西吗?例如,像是瑟拉丝的光之精灵那样…

「那是…污染树的根吗?」

「很有可能。」

「根居然伸到这里来了…」

污染树和那些堆积在水底的庞大魔素……

即使地上的巨大树木已经枯萎,地底下的根却还活著吗?

被称作前圣树的树根,或许至今仍在产生大量的魔素。

而魔女正在以某种方式贮存它…

原来是这样,如果这些都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魔素——

「对魔女来说,可能是很好的环境吧。」

树根表面有几个像是横穴的洞口,似乎是人工开凿出来的洞。因为有道木制的楼梯朝著洞口延伸,而在其他较高的位置,也可以看到足以容纳人通过的出入口,另外还有像是阳台设计——

「登河。」

伊芙注意到了「那个」

「哦。」

从位于高处、像是阳台的凸起处,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由于这个空间有亮度,所以皮袋的光没有用。这里就是如此明亮。

也因此,那名人物的样貌清晰可见。

戴著耳环的长耳,以及褐色的皮肤。从体型上可以判断是名女人。

她的眼睛细长而冷淡,瞳孔的颜色…似乎是深紫色。

她的发色漆黑,长度几乎到达腰下。

至于服装方面,可能是因为下摆和开权的缘故,所以看起来像是中国服饰。不过,要说它是西方风格倒也很像。不是和洋合并,而应该称之为「中西合并」吧。暴露的程度很高…好吧,反正她在这里不必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她的表情冷若冰霜,手里拿著一根有许多装饰的魔杖。

她应该就是——禁忌魔女。

魔女态度极为冷淡地低头看著我们,然后张开了形状姣好的唇瓣。

「※Kk,mk▓▽hjn✽gkt◇h」

「…什么?」

语言不同吗?

不,这不可能…魔女曾经去过伊芙他们的部落。

魔女过于见多识广。

因此成为了禁忌的存在。

世间似乎流传著这样的谣言。

拥有丰富知识的魔女,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共同语言。

这时——

「SW…▓hbt※t?」

接著开口的是瑟拉丝。她所说的也是我听不懂的语言。

魔女用杖底敲了敲脚下,再度开口:

「没想到你会说那种古代语言。」

这次是我也听得懂的语言。

瑟拉丝走上前。

「刚才那是测验之类的吗?」

「对,得先知道来的是什么程度的家伙。」

我直盯著魔女开始观察。

魔女正在和瑟拉丝交谈,但是她的目光还是与我对上了。

瑟拉丝正要问时——

「你是…」

「可笑。」

魔女在问题结束之前就打断了瑟拉丝的话。

「早知道的事情就别问了。反正你的预感已经无比接近确信了吧?」

那种责备的说法并不给人严厉的感觉。

我个人是觉得她的语气有点出乎意料。那样的说话方式简直如同少女一般。

成熟的样貌与身材,以及称得上妖艳的第一印象。

说我没有感受到差距,那就是骗人了。

魔女轻快地微微扭动腰部。

「所以不必一一问了。」

魔女把手上的魔杖转了一圈。

就好像在转笔一样。

「先报上姓名吧——妾身名为埃丽卡.亚纳奥罗巴尔。」

魔女大方地说出了「那个名字」。

插图7

「没有错,就是你们所说的『禁忌魔女』。」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