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特典 言之过早

距离登河及伊芙稍远处,瑟拉丝脱掉了上衣。

她身旁的丽兹同样也裸露著上身。

瑟拉丝转开『宝特瓶』的盖子,为布淋上水,接著也帮忙把丽兹手中的布淋湿。

「准备就绪了吗?」

「是,瑟拉丝大人。」

旅行途中,瑟拉丝及丽兹时而会为彼此擦拭身体。

这是瑟拉丝的提议。她认为这种做法能加深两人的感情。

实际上虽然只执行了几次,但每次擦拭完,都能见到丽兹的态度逐渐产生变化。起初她对待瑟拉丝总是战战兢兢,甚至近乎胆怯。但如今她已几乎不再有所顾忌。

此刻丽兹正从瑟拉丝身后,为对方擦拭胸下的部分。她帮瑟拉丝擦拭身体时的距离也大幅缩短,两人的肌肤时不时会紧贴彼此。

「瑟拉丝大人的秀发及肌肤真的好美……」

瑟拉丝不让丽兹察觉地,悄悄扬起一抹困扰的笑容。

被他人称赞美丽时,究竟该做何反应才好?

这是瑟拉丝一直以来的烦恼。过去她向卡朵蕾雅公主商量这个困扰时,对方如此说道:

『绽露一抹不含恶意的笑靥,泰然自若地道谢就好。别忘记表现出一点「您过奖了」的态度。接著在不至于失礼的前提下,夸奖对方的一项长处,如此一来就没问题了。不过依据对象不同,「不至于失礼」的分寸确实很难拿捏……』

(换作登河大人的话,应该能轻易办到吧……)

「那个,瑟拉丝大人?」

丽兹似乎有些担心忽然陷入沉默的瑟拉丝,于是不安地叫唤她一声。

「呵呵,很抱歉。稍微想起了从前的往事。」

她温柔地如此回答,丽兹的表情才放心地缓和下来。

两人交换位置,这回轮到瑟拉丝帮忙擦拭。

「…………」

像这样近距离观察,才发现丽兹亦是发丝及肌肤都水漾动人的少女。

若继续成长下去,想必她的美貌也会与日倶增。

正因如此,瑟拉丝才由衷庆幸能把丽兹从那环境中营救出来。每当见到丽兹坚毅而澄澈的眼眸,这份心情便愈加强烈。

「那个,瑟拉丝大人。」

「嗯,什么事?」

「可以告诉我『夜生活』是什么意思吗?」

「夜、咦──咳、咳!」

「瑟、瑟拉丝大人!?」

「没事……抱歉,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突然听见这种词汇令瑟拉丝大为震惊,但丽兹的态度并不像是在说笑。

「不过你怎么会想知道这种事呢……?」

对方出乎意料的反应,使不知所措的丽兹胆怯地说道:

「那个、姊姊她说……都是因为有我们在,登河大人和瑟拉丝大人才没办法过『夜生活』,对此深感抱歉……所以、那个……」

将指尖抵上眉间的瑟拉丝阖起双眼,并流露极度困扰的表情。

「伊芙你啊……你就不能想办法改改这种个性吗……说出这种发言时好歹也该挑对象……」

她用连丽兹都听不见的音量低声埋怨著。

「──对不起!我是不是问了奇怪的问题……」

丽兹连忙致歉,瑟拉丝则漾起一抹柔和的苦笑并回答她。

「不,丽兹你没有任何过错。只是、那个……对于我和登河大人之间的关系,伊芙因为擅自误会而使得认知有点偏离事实……那个,今后我也──」

语毕至此,瑟拉丝没有继续往下说。

(今后我们也不可能发展成那种关系?真的……可以如此断言吗……?)

若说出这种话,彷佛像是主动摘除希望的幼苗一般。

「总而言之……这件事──」

瑟拉丝清了清喉咙,接著竖起食指。

「无论对我,还是对你而言,都还言之过早呢。」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