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2.CHANGE

我清醒了。

「────────」

从房间的亮度能判断出目前是『早晨』。

这里是禁忌魔女管理的奇妙地下空间。

既然具备夜晚的环境伪装功能,当然也会有早晨的环境伪装功能。

「早安。」

我望向侧方,只见瑟拉丝正坐在那里。

她已经换上了平日的便服。端坐于床缘的她扭转身子,单手支撑著床铺并将上半身转向我。

她看起来已经维持那个姿势很久了。

「你一直在等我起床吗?」

「因为你的睡脸怎么看都看不腻。」

「……好个免费的消遣方式。」

我开玩笑地说道,接著轻抚自己的左肩。

……骨头深处仍隐隐作痛著。

本来多少还期待活动状态补正值能加速复原伤口……

果然没有万能到那种程度吗?

照这情形,不可能一、两天之内就痊愈。

带著这份痛楚与人面种交手的话,可是会造成阻碍。

也罢,反正我们也尚未达成取得禁咒情报的目的。

无须著急。

我握著左肩并撑起身子。

「瑟拉丝你睡得还好吗?」

「是。登河大人你也睡得很沉呢。」

「自从进入魔群带之后就未曾睡得这么久,久违地全身舒畅呢。」

瑟拉丝用手抚摸自己睡过的位置。

彷佛在犹豫是否要开口询问什么似地……啊啊,原来如此。

「看来今后一起就寝也不会有问题了。」

瑟拉丝的手停止了动作。我似乎猜对了。

她撩起垂落脸颊的发丝,并别开目光。

「是──是的,我也认为没问题。虽然比登河大人早1小时左右起床,但我睡得很满足,身体状态也很万全。」

……她该不会整整1小时都看著我的脸吧?

我拿起枕边的怀表确认时间,接著询问道。

「我的睡相还好吧?有没有说梦话或打呼?」

「完全没问题。比起你……被施加【SLEEP(眠性赋予)】之后,我……睡相会不会很奇怪?」

「从以前开始,你的睡相就好到令人吃惊。连翻身都控制在最小限度。」

我不记得听过瑟拉丝的鼾声。她的气息总是既安静又规律。

尽管多少会说一些梦话,但不至于影响到别人。

瑟拉丝松了口气。

「那我就安心了。」

「好了,接下来……你可以先到伊芙她们的房间与两人汇合,再前往昨天用餐的房间吗?打理完毕之后我立刻就过去。」

「遵命。」

瑟拉丝离开之后,我向哔叽丸招了招手。

它弹跳著接近我。

「哔啾!」

「在我们起床之前,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

「哔啾。」

否定的红色。我说道「这样啊」,并抚摸哔叽丸。

「有你在身边,实在帮了大忙。」

「哔叽~♪」

承受一定程度的负荷之后,哔叽丸便有可能停止活动。但除此之外的时间它甚至不需要睡眠。换言之它可以整夜监视房间内部,宛如附有警报声的活体监视摄影机一样。我之所以能毫无顾虑地安心熟睡,都得归功于哔叽丸。

之后我便迅速打理仪容,带著哔叽丸与斯雷离开了房间。

明确的滞留时间未定。

而且我能否获得禁咒的情报,全凭埃丽卡的判断。

面对埃丽卡,著急只会造成反效果,因此我们只能静候她做出决断。除此之外,也得依据我伤势复原的情况决定出发时间。

简单来说──我们多出了许多自由时间。

当然,我可不打算白白浪费这段多余的时光。

用完早餐之后,我马上向瑟拉丝提出了一个请求。

「希望我教你骑马,是吗?」

「离开蒙洛伊之后,我不是说过有机会的话希望你教我吗?现在正好有时间。」

瑟拉丝流露一抹微笑,彷佛在说「时候终于到了」。

「──遵命。既然这是登河大人你的期望。」

「帮大忙了。斯雷,能麻烦你协助吗?」

「噗噜~♪」

正在与丽兹嬉闹的斯雷也爽快允诺了。

「你的伤势没问题吗?」

「噗噜噜~──♪」

斯雷高高抬起前脚,强调自己状态良好。看起来不像是在逞强的样子。

它的痊愈速度比我快上许多,和种族特性有关吗?

或许也是多亏了瑟拉丝出色的应急处理。

「只是用第二型态四处走动的话,看样子不成问题呢。」

既然瑟拉丝也这么判断,应该不会有事。

接著我又顺便向伊芙提出了一个请求。

「其实,我也想拜托伊芙指导我近身战的技巧。」

伊芙用拇指抹去嘴边的食物残渣,并点了点头。

「包在我身上。」

虽然之前曾向她请教过简单的技巧,却迟迟没时间进一步深入。现在正是好机会。

享受著饭后茶品的埃丽卡站起身来。

「除了最下层的门扉内部,其他地方你们可以尽情使用。不过……虽说是『尽情』,也仅限于不至于失礼的程度唷。」

埃丽卡身后的哥雷姆们,正辛勤地收拾著早餐的碗盘。

「啊,还有一件事。伊芙和丽兹,可以借一步说话吗?骑马练习结束后才会轮到伊芙出场吧?」

「嗯?可以啊,我是无妨。」

就这样,伊芙等人跟在埃丽卡身后离开了房间。

被留下的我们则前往房屋外头。

果真是一片不像地底的空间。不仅有徐风吹拂,不知为何还有鸟儿翱翔天际。

唯一不寻常的光景,仅有那棵贯穿天地的巨树。

「好了,首先……」

我注入魔素,让斯雷化身为第二阶段。

这个型态与一般的马最为接近。不如说几乎毫无差别。

就在此时,哥雷姆抱著某样东西走出屋外,并将它递给了瑟拉丝。

「谢谢你……」

有些不知所措的瑟拉丝收下物品之后,哥雷姆便不发一语地回去了。

……不晓得它是否听得懂人话。

哥雷姆交给瑟拉丝的东西是马具。

「是埃丽卡的好意吧。」

「虽然略显老旧,却十分精良。我姑且也准备了手制的简易马具,但机会难得,就用这套吧。」

瑟拉丝顺势教了我马具的装设方式。

骑乘第三型态的斯雷时无须使用马具。因为斯雷的身体形状会产生变化,将我固定在最佳位置。因此我随时都有斯雷的特殊辅助。

然而今后,斯雷不见得会随时守候在侧。

必须考量到骑乘其他马匹时的情形。

「你做得很出色呢,登河大人。」

我顺利为斯雷安装了马具。

接著我在瑟拉丝的协助下踩上马镫。

……嗯,骑上去的感觉并不差。

「那么,我也失礼了──」

瑟拉丝以灵巧的动作乘上我身后。

她的骑乘姿势,简直能够以『华丽的飞乘』来形容。

瑟拉丝深呼吸一口气,从背后将雪白的双手搭上我的手。

「好,要开始了。」

「拜托你啰。」

我就这样一边实际操作,一边听取瑟拉丝的讲解。

例如缰绳的操控方式,或者让马匹冷静下来的方法等等。

还可以踢击侧腹,命令马匹奔跑。

在瑟拉丝一对一悉心教导之下,我学会了许多骑马技巧。

而且教法浅显易懂,也许因为她曾是位于高位的圣骑士团长吧。

「登河大人,有件需要注意的事。」

当我快要掌握到诀窍时,瑟拉丝将身体凑近我。

她压低声音,在我耳边窃声低语道。

「斯雷大人会事先预测你的意图并采取行动,其他马匹恐怕会比它更难驾驭一点。还请你将这点记在脑海一角。」

……果真是这么一回事吗?我就觉得太轻松了。

「毕竟是出生不久的小马,那个……它似乎很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博得它视为父亲的登河大人的好感。」

我伸手抚摸斯雷的鬃毛。

「说得也是。」

「噗噜~♪」

「能变化成那么厉害的第三型态,所以让人不时会忘记……其实你才刚出生而已呢。」

练习完毕之后,我从斯雷身上卸下马具。

「奇怪?」

瑟拉丝望著房屋的方向。我跟著转过头去,只见伊芙及丽兹正朝此处走来。

埃丽卡跟在两人身后,伊芙和丽兹都换了一套衣服。

「是埃丽卡送你们的吗?」

「嗯。」伊芙点点头。

「她说穿著旅行用装束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