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3.勇者们的战役

景色移动著。

这片漆黑的树林地带彷佛无边无际。

一辆黑色战车疾骏于隔绝阳光的树林间。长有恶魔之角的乌黑巨马踩著脚步,以粗壮的马蹄踩踏大地高速前进著。

「斯雷它……看起来不成问题呢。」

战车的车顶设有一个平台。

我伫立于那里,并确认斯雷的状态。

本来还担心斯雷无法拖动这辆战车,想不到实际尝试之后它竟拉得如此轻松。伤势看来也彻底痊愈了。

战车的车顶有一处宽敞的踏台,还附有防止坠落(?)的低矮栅栏。

踏台可以容纳三人,距离也不会太挤,看样子必要时我们能够守在这个踏台上迎击敌人。

「跟我们同行真的好吗?」

我坐了下来,并向坐在一旁的女性提出疑问。她则笔直凝视前方回答道:

「正如启程前所说的一样,我是不会改变心意的。」

答覆的人,正是伊芙•史毕德。她将一同参与这次的救援作战。

瑟拉丝起初没料想到伊芙也会同行。

『这次的行动是基于我的个人因素。而且……伊芙和丽兹你们已经抵达了能够安心生活的场所,没必要再战斗了。』

我和伊芙做了两个约定。

『伊芙告诉我禁忌魔女的所在地。』

『我则出力协助,将伊芙及丽兹带往目的地。』

如今两者皆已达成。

伊芙的心愿是和丽兹共度平静的生活,所以这次她没必要同行。

然而伊芙却如此说道:

『我当初是用魔法地图将登河引导至此处。假设我已经藉此回报登河的恩情好了,我也尚未向瑟拉丝你报恩。当我和登河与敌人作战时,你总是替我照顾著丽兹。我们才无须为了保护丽兹而分散注意力。』

最后,伊芙英气凛然地做出结论。

『赌上史毕德族的荣耀,我必须向瑟拉丝•亚休连回报这份恩情才行──现在正是那个时刻,瑟拉丝。』

伊芙的声音蕴藏著不容动摇的意志,如此一来瑟拉丝也无从拒绝。而且我也明白瑟拉丝在魔群带中功不可没,所以伊芙的话也不无道理。

瑟拉丝此刻正在车内休息。我们采取轮流把风的方式。

面向前方的伊芙,将目光投注于我身上。

「若想穿越北方魔群带,你应该也觉得有我在比较好吧?」

「……算是吧。」

伊芙的敏锐视觉及听觉贡献良多。尤其是得穿越这种危险地带时。

「不过考虑到丽兹的心情……说实话,我也很犹豫是否要拜托你同行。」

「呵呵……其实我已经与丽兹两人单独谈过了。关于今后登河及瑟拉丝需要我的力量时,该怎么做比较好。」

听说丽兹是这么说的。

『和姊姊两人共度幸福生活是我的梦想……但是,如果姊姊想帮助登河大人与瑟拉丝大人获得幸福,我也会为你加油。我……不认为只要自己获得幸福就够了,我希望登河大人及瑟拉丝大人也能变得幸福。而且要不是有他们,我们也无法获得这份幸福。所以……我不要紧的,姊姊。』

「呵。」伊芙低声轻笑。

「丽兹还说『唯一感到懊悔的是,只能被他人守护的我不能一并同行』呢。」

我咋舌一声。

「……丽兹太过坚强了。」

她实在懂事过头。

丽兹还只是个孩子。照理来说,她大可以吵闹著要求伊芙留下来。

「我和丽兹都深知珍视之人的存在是多么重要,也体会过无力帮助他们的懊悔之情……若现在不助你们一臂之力,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出发前,我们也向伊芙说明了这次救援作战的原委。

「而且登河,那个魔导具的存在也减轻了丽兹的忧虑。」

我将手伸进怀里。

「这个吗?」

传送石。

那是一颗色泽鲜艳的紫色宝石,里头还镶嵌了许多小宝石。

每颗宝石都雕刻著极小的复杂术式。

据埃丽卡所言,这似乎也是用古代秘术打造的魔导具。

『仅限一次,能够将效果范围内的人事物送往指定场所。』

它是个足以被收藏至魔术师公会秘宝库的珍贵道具。

关于这颗传送石,埃丽卡的说明如下。

『原本可使用三次,但妾身已用了两次。本来是担心离开魔群带之后发生什么万一,为了能紧急避难逃到这里才预留了最后一次……不过看丽兹那副样子,妾身实在不忍心隐瞒这颗石头的事。哎~埃丽卡真是个滥好人……』

传送石为两颗一组。

首先发动其中一颗,并将术式固定于现场。发动另一颗的瞬间,便会被传送至固定术式的地点。固定用的传送石留在魔女居所的某处。换言之只要使用这颗传送石,最坏的情况下至少能把伊芙送回那里。

「对我来说,除了让丽兹安心以外,我可不对那颗石头抱有其他期待。」

「我不是说过了吗?伊芙?」

我以说服的口吻如此说道。

「只要判断你有危险,我就会擅自使用这颗传送石。」

「呵……那我可得小心别受重伤才行。」

我开玩笑地嗤笑一声。

「是啊,千万拜托你啰。」

话虽如此,若能全员返回魔女居所自然是再好不过。

伊芙目前已恢复成豹人状态。毕竟人类型态会使她的能力略微下滑。

目前没必要隐瞒身分,穿越北方魔群带之前都能维持豹人姿态。

「话说回来……没想到你和亚莱昂女神有那段因缘。」

伊芙是在来到埃丽卡这里之后,才得知了我和女神之间的因缘。

原本预计伊芙及丽兹在抵达魔女居所之后便会与我们分道扬镳,所以我认为没必要让她们知道。不过……最后却顺势在她们面前坦承了一切。

「要是出发的当下你就已经学会禁咒……你会在这次救援作战过后直接挑战亚莱昂女神吗?」

「假设已经学会的话,我会挑战。不过……埃丽卡不会阅读禁咒咒语书的文字。所以恐怕还得等上好一段时间才能学会禁咒。」

打从一开始把咒语书拿给埃丽卡看时,我就猜到她读不懂那本咒语书了。

我是观察过埃丽卡的视线之后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当初拿咒语书给她看时,她曾摊开页面确认内容。

单从咒语书的排版和样子来看,我也明白书上写著某种『文章』。

而阅读文章时,目光势必会『随著文脉移动』。然而埃丽卡虽然流露出兴致盎然的眼神,目光却没有类似的动向。

与其说是在『阅读』,更像是在判别真伪。

也许她握有能判断那是禁咒咒语书的情报,却看不懂文字本身──当时我是这么猜想的。

咒语书通常是用来『阅读』的,看不懂的话便无法发挥它原本的作用。所以……

「埃丽卡恐怕认识能读懂那本咒语书的人……据我推测,她之所以想耗费一段时间来看透我的为人,或许正是为了确认让我见对方是否会构成问题。离开魔女居所前我向本人确认了这件事,然后──」

「事情正如你所料,是吗?」

「没错。」

基于这个理由,我没能配合这次的救援行动学会禁咒。

所以现阶段还得避免我的真面目被女神察觉。

这次的行动仍要注意这点。

「嗯,不过埃丽卡曾说过她要足够信任你才会交出情报……结果究竟如何?」

我再度将手伸入怀里。

「看样子──我成功取得她的信任了。」

她借给我的『那东西』,就缝在衣服的内里。

「埃丽卡告诉了我一个地点,据说那里居住著名为禁字族的亚人种。想进入那个地方需要『钥匙』,埃丽卡将它借给了我。」

有所反应的伊芙竖起了双耳。

「那个地点,莫非是──」

「埃丽卡说那里叫『尽头之国』……你听过吗?」

「嗯、嗯。但我一直以为那国家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外人若想通过尽头之国的『门』,必须透过这座大陆中仅有两人的神兽族,但埃丽卡例外。她过去曾从当代国王手中获得了『钥匙』。」

「嗯~原来如此。这么一来,就不难理解埃丽卡为何会如此慎重审视出借对象了……」

「毕竟埃丽卡她……本质上是个充满善意的人。」

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之后便能明白。

我认为她也许对这世界抱持著厌世感,却尚未放弃相信他人。

她之所以愿意接纳我们──或许也是想再次试著信任某人。

「…………」

所以──埃丽卡太天真了。

比起伊芙及丽兹,她看待邪恶的态度更加冷酷。

但埃丽卡还是存在著无法完全割舍感情的一面。

她心底仍想相信他人。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