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5.超常存在

──喀嚓──

我从面具上卸下扩声石,将其放入小型的密闭容器中。

把容器收进怀里的小袋子并束紧袋口后,即便魔素还有存量,我的声音也不会再被扩大。

接下来的对话将转为普通音量。

顺带一提,那个密闭容器是我用皮囊传送过来的现代食品容器,稍加改造而成。

「我很想说『赶上了』,不过──」

我瞥向战火漩涡的一隅。

「至少涅亚圣国的军旗似乎还没坠落地面。」

直到刚才为止,我们都在魔群带当中急速奔腾。

当传入耳际的战场声响逐渐扩大的时候──那件事发生了。

与通灵鬼极其相似的叫声,再度撼动了广袤的魔之森林。

金眼魔物的大海啸又一次诞生。

且规模更甚于上一回。

过去许多魔物们都逃入了地下遗迹。而这回的『通灵鬼叫声』,似乎传递到了遗迹的深处。连栖息于深渊底部的魔物都爬上了地面。

那之后我们已无法再保留实力。

然后现在──我们终于穿越了魔物的大进击,并抵达此处。

八只马蹄及四条车轮所形成的暴力撞击,剧烈践踏地表。

我回头望向刚刚穿越的魔群带。

「结果向埃丽卡借来的『武器』几乎都耗尽了。」

但我们没有一丝踌躇。魔物们的目标只有一处。

北方──魔防白城。那里恐怕就是涅亚公主此刻的所在地。

当我们在魔群带前进时,金眼魔物便无止尽地从前后左右疯狂涌出。

只要在抵达之前歼灭它们,便能先一步抹去涅亚公主的生命威胁。

既然迟早要互相厮杀,不如在能杀的时候率先痛宰它们。

不过泉涌而出的魔物数量超乎想像。即便魔女制的武器几乎耗尽,我们也没能完全歼灭它们……于是最后──我拿出了『杀手锏』。

『最后的军队』。

那原本是一颗放在小袋子中,且附有刻印的小宝珠。

注入一定程度的魔素量之后,宝珠便会『复原』成哥雷姆的型态。

『这是埃丽卡费力打造而成,用来对付金眼的杀手锏。宝珠里沉睡著经过超压缩的战斗型哥雷姆。至于这颗宝珠里……这个嘛,究竟收纳了多少只哥雷姆呢?总之它们只会对金眼魔物产生反应,不会攻击其他生物。』

埃丽卡曾如此解释道。

『可别小看埃丽卡•亚纳奥罗巴尔。妾身早已考虑过大魔帝军袭击这里时的应对措施。』

不过──埃丽卡又补充说明。

『要让这颗宝珠「复原」,需要注入极为庞大的魔素量。这里积蓄了圣灵树孕育出来的魔素,所以埃丽卡原本只打算在此处使用。不过──凭你凝聚出来的魔素量,说不定能成功让它「复原」。』

没错──确实复原了。

只不过,抱歉了埃丽卡……看来是无法把借来的杀手锏还给你了。

她也告诉过我,这些哥雷姆存在使用时效。

我拿出怀表以确认时间。

得尽快分出高下才行。

目前有半数哥雷姆在魔群带周边抵挡魔物……

剩下一半则跨越魔防白城,抵达了这座战场。

跟到这里的哥雷姆也一只只脱离队伍。

它们就这样开始进入人与魔混杂的战场。

起初人类方的士兵也向哥雷姆发动了攻击。

这种混战状况下,他们会错认哥雷姆为敌方援军也是无可厚非。

不过哥雷姆却完全没有反击。即便遭到攻击也丝毫不介意。

它们只是一股劲儿地扑杀金眼魔物。

于是人类方也开始注意到,哥雷姆的目标仅有魔物。

……尽管过程缓慢,但他们逐渐形成了『共同战线』。

「接下来……」

我环顾如狂岚般的战场。

「虽然和当初的计画相去甚远──也罢,只要能达成目的就行了。」

助卡朵蕾雅公主一臂之力,有必要的话就上前救助她。

哔叽丸的触手伸向了失去骑士的军马。

「哔叽──!」

哔叽丸还没完全消除掉在魔群带使用合体技的身体负荷,因此现在无法施展合体技。不过它已经回复到能充当绳索的程度了。

哔叽丸拉住马匹,避免它远离此处。

「瑟拉丝。」

我喊住一身苍蝇骑士装扮的瑟拉丝。

「你就这样直接赶往公主殿下身边,之后暂时依自己的判断行动。」

「──我明白了。」

和我同样将声变石镶嵌于面具上的瑟拉丝,以被扭曲的声音向我提问。

「那个,登河大人你呢……?」

「我嘛──打算为这场战局决定胜负。」

我将目光投向某个地点。

「假如事先获知的情报正确,我最好先收拾掉那个对手。」

「那我也应该先去协助你!」

「就算我成功解决对手,万一公主殿下阵亡的话一切都付诸流水了……仅限今天,你就变回涅亚公主骑士的身分,好好地侍奉自己的君主吧。」

紧咬牙根并停顿一拍之后,瑟拉丝开口了。

「──是。」

瑟拉丝甩动黑色外袍,并飞乘至马鞍上。

她的身体轻盈地降落于马背上。看来是用风精灵的力量,缓冲了落下时的冲击。

「就由我来负责支援吾主吧。」

马背上的瑟拉丝,闻言抬头望向身穿苍蝇骑士装的伊芙。

「多亏有你跟来。登河大人就──拜托你了。」

已经化身为人类型态的伊芙点头允诺。

「用不著顾虑,放心去吧。」

远离了魔战车的瑟拉丝,就这样朝涅亚军直奔而去。

伊芙从逐渐远去的瑟拉丝背影移开目光。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兽人兵军队正在马车的前进方向严阵以待。

能看到其中有一座格外醒目的庞大神轿。

神轿的前方──一名双足步行的巨大紫兽正堂堂伫立著。

它双臂交叉,并观察著我们。

「杀了那家伙。」

「连我也能感觉到,它释放的压迫感和其他兽人兵及魔物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稍微环顾一下四周,能看到两只棘手的敌人。那恐怕就是埃丽卡口中的干部级魔族──心腹级吧。看起来也不像人面种。」

「那股气魄……它就是这支大魔帝军的指挥官吗?」

「恐怕是吧。只要先拿下敌方大将的首级,军队便会自行瓦解。更重要的是……拥有浓厚邪王素的心腹级,似乎会为战况带来莫大的影响。」

更进一步来说,心腹级毕竟也是魔物的一种。经验值想必十分可观吧。

即便是心腹级,迟早有一天也会变成2C的饵食。

我面具底下的嘴角自然地上扬。

既然如此……先将那个饵食变成我苍蝇王的『祭品』,对未来也有益处。

这么一来──

「反倒没有理由不在这里击溃它。」

只不过……

「好像有人正在与那只六角心腹级对战。从动作看来对方好像受伤了──」

纵然如此,那个人还是勉强与敌人抗衡著。

不过──怎么回事?

和六角心腹级战斗的那家伙……

总觉得她的武器有异样。她手持的巨刃,庞大到从这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不对,再怎么说都过于巨大了。尺寸显然与使用者不合。

然而使用者却操控自如。

她要不是个力大无穷的人──否则就是那把特殊武器几乎没有重量。

……慢著。

那个人在心腹级身旁还能够行动自如。首先她毫无疑问是个异界勇者。

不过──

「吾主啊,怎么了吗?」

「那是──」

是十河吗?

2C的勇者们。尽管曾在魔群带擦身而过,但自从被废弃之后,这还是我头一次亲眼见到2C的同学。

「原本只接收到了薇希斯和桐原脱队的消息……这样啊。」

原来十河也在这里。

既然如此──暂时与她共组阵线,或许才是正确的做法。

就现状看来,会造成阻碍的人是……小山田、安、战场以及桐原的跟班们。

现阶段没瞧见他们的身影。

不过在这种状况下,那些人应该也没余裕妨碍我吧。假如他们做出什么好事,届时再考虑该如何处理就好。现在的我没有多余的心思,可以放在那些不确定因素身上。

乍看之下,十河勉强能与心腹级的对手不分轩轾。

真不愧是S级勇者。如此一来──

「我们先去收拾那只八角魔族吧。」

「我是无妨,但不需要支援六角魔族那边吗?」

我勾起单边嘴角,并嗤笑一声。

「不─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