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特典 精灵与人类

「以年龄来说,登河显得特别成熟呢。」

晚饭过后──禁忌魔女埃丽卡•亚纳奥罗巴尔将盛装白兰地的银杯递往嘴边,并如此说道。

从我们开始滞留于魔女居所后又经过了数日。

和最初相遇之时相比,我们和埃丽卡的关系已经亲昵了许多。

饭后的这段时间──则是大家一起放松休憩的时光。

哔叽丸乖巧地待在瑟拉丝腿上。斯雷则趴在房间一角,进入了半睡眠状态。

「而你活过的时间明明是我的数倍,却没有流露出一点老态。外貌也不像老人。」

精灵拥有被称为『活体期』的独特体质。基于这项特质,精灵的肉体能力全盛期,能维持得比其他种族更久。

简单来说,在长寿种族当中,他们能保持年轻体魄的期间特别长。

「黑暗精灵姑且也算是精灵族,所以寿命很长……」

语毕,埃丽卡粗鲁地将单脚抬上椅子的边缘。

「从外人眼里看来,是否变『老』,纯粹是依据外貌、身体动作、语气及声音等因素所左右的。除此之外,思路的清晰程度也是判断标准之一。」

顺带一提,她之所以极力地将第一人称从『妾身』更改为『埃丽卡』,也是为了装年轻。

只不过,单从她抬起单脚的动作来看,果然还是感受不到一丝『老』的感觉。

「以我的立场来看,我倒是很羡慕长寿的精灵。」

目前正处于人类型态的伊芙加入了话题。

「在我们亚人种当中,也存在著比人类更长寿的种族。不过根本无法和精灵的寿命相提并论。寿命比较长的话,一生当中能做的事也会增加许多吧?」

「这很难说。埃丽卡认为生物的一生,重要的并非长度而是密度。纯粹长寿的生物,不见得就比较优秀。否则人类也无法像现在这样在世界上肆意乱来了。」

「嗯?……经你这么一说,确实如此。」

「人类的数量是他们的极大强项。而且这世上存在著异界勇者及勇血一族,这也是其中一项重要因素。」

「远远凌驾于其他种族的存在,是吗?」

确实。

倘若人类投入异界勇者或勇血一族以削弱其他种族的势力,无论再怎么长寿,其他种族会屈居下风一点也不奇怪。

「这亦可说是薇希斯一向特别礼遇人类国家所导致的结果。也因如此,大部分的精灵都得过著隐居生活。」

瑟拉丝轻柔地安抚腿上的哔叽丸,接著垂下视线开口说道。

「──从前,精灵是价值很高的奴隶。」

原来如此。多亏了活体期,他们的健康寿命远比人类更长。

从雇主的角度看来,即便自己年老力衰,也能够继续肆意地使唤年轻有活力的精灵看护。

「不过事实上──有许多衰老而身体孱弱的人类主人,突然就被精灵奴隶给杀害了。害怕这点的人类,也愈来愈不愿意将精灵当作一生的奴仆。」

「他们共处了很长一段岁月,所以人类也对那些奴隶彻底丧失了戒心吧。毕竟是花费大半人生构筑信任关系的精灵。不过从精灵的角度看来,那段关系充其量只占据了生命的一小部分。这也导致双方的感受产生了巨大的差异。」

拥有智慧又懂语言的生物。

这些生物分成了好几个种族,同时存在于世界上。

而且异世界的每个种族寿命长短都不尽相同……

这类种族间的『感觉差异』,是我原本所在的世界无法体会到的。

因为寿命长短不同而衍生的感觉差异,著实令人备感兴趣。

埃丽卡用指尖弹著银杯表面,敲出悦耳的声音。

「或许正是因为人类的寿命过于短暂,才使他们难以从失败中学习并继续进步。新诞生的人类无法从历史记取教训,在短暂的生涯中不断重蹈覆辙……历经漫长岁月之后,发现自己的过失并懂得反省时,又已经到了来不及重新开始的年龄……人类或许就是如此可悲的生物。」

也许是有些醉了吧,埃丽卡这番话中带著一点自言自语的语调。

「嗯。」伊芙低吟一声。

「话又说回来,瑟拉丝和埃丽卡活过的岁月明明相距甚远……但像这样比较两人的外貌,乍看之下却觉得年龄没有多大的差距。实在很不可思议呢。」

「说到这里……该拉回正题了吧?登河你那莫名成熟的个性才真的不可思议。你至今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

正坐在椅子上的我,稍稍地朝斜后方躺下。

「空有岁数增长,内心却还是无可救药的小鬼……这世上到处都充斥著这样的人。既然如此,就算有相反的例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埃丽卡半眯著眼瞪向我。

「这只是用来回避话题的歪理吧?」

没能蒙混过去吗?

我可不怎么喜欢谈论自己过去的事。

「这个嘛……或许是我经常观察人类所带来的好处吧。什么样的言行举止,能让我在这令人憎恶的世界上『平安无事』地生存下去……为了得知这一点,我以自己的方式对这个世界做了很多研究。怎么说呢……当时的我可说是拚上了命。」

用自己的双眼及耳朵死命学习之后──不知不觉间,我已学会了一些『小聪明』。

我微微低下头,接著「哼」一声勾起嘴角。

「不过,那些『研究』在这世界,多少也派上了用场,若以结果来说倒也不是白费工夫。」

现场陷入了一阵沉默。

「……看样子对你来说,这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呢。既然如此……对了。就算只有登河一个人变老,瑟拉丝你也愿意继续爱著他吗?」

噗!

「哔啾──!?」

瑟拉丝轻抚著哔叽丸的手,深深地陷入了她腿上的史莱姆体内……

大概是因为这句话来得太唐突,使她大吃了一惊吧。

「啊──啊啊!?对不起,哔叽丸大人!埃──埃丽卡大人!你突然间在胡说些什么啊……!」

瑟拉丝惊慌失措地吶喊道。

「没错。」

将银杯内的酒一饮而尽之后,埃丽卡开口了。

「这种反应,正是所谓的『年轻』啊。」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