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我的细胞监狱> 第十章 噩梦

第十章 噩梦

    在完全不清楚电影剧情的情况下。

    众人只能跟在王婆身旁,通过韩东这位翻译,获得尽可能多的信息。

    从沟通过程中了解到,王婆主要从事‘算命’与‘还人’,后面这一术语韩东还是第一次听说。

    按照王婆说法,其实就是驱邪的一种。

    方法便是找一个替身(通常为纸人),将自己身上的疾病、痛苦转嫁到替身的身上,以达到治愈的目的。

    这个过程复杂而冗长,通常需要三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

    就在众人的采访进行到一半时,王婆的老伴-刘叔突然上前。打断采访过程,说是在‘王子岗’有人中邪,急需进行还人仪式。

    王婆还不太愿意,毕竟王子岗这地方距离很远且偏僻,开车至少得五个小时。

    但一听到老伴说‘价钱问题’已谈好便算了算时间,立马准备动身,应该能在傍晚前赶到。

    在韩东等人看来,所谓的‘王子岗’就是本次事件的发生地。

    借用王婆夫妇整理必要行李的时间,一行人利用系统发放的五百元钱,在当地购买了一系列必需品。

    例如手电筒、压缩饼干、矿泉水等等,以备不时之需。

    光头德里昂甚至还买来一柄砍柴刀来防身。

    实际上,配备这种普通利器没有必要,恶灵类事件可不是刀能解决的,带着这种东西,反而会影响行动。

    一切就绪。

    刘叔考虑到跟拍团的问题,弄来一辆较为宽敞的面包车,后排刚好能坐下六人。

    接下来只需等待驶达目的地。

    五小时的车程完全可以在面包车上睡一觉……但因为担心、焦虑以及发自内心对死亡的恐惧,行驶途中大部分人都难以入眠,呆呆盯着车窗外的田园景色。

    韩东则不同。

    由于曾经的科研实验需要他颠倒日夜,一定程度上能做到自动调节生物钟,并且还从网上学来一种快速睡眠方法。

    学习着二战飞行员的睡眠技巧,将身体完全放松,韩东靠在窗边很快入睡。

    如若能在事件发生前睡眠五小时而补足精神,就算夜晚发生什么怪事,也能集中精神去分析与处理。

    这是韩东获得重生的七年多来的第一次入睡。

    完全入眠时,韩东却迎来了一道怪异梦境。

    …………

    嗡!

    梦境中。

    韩东回到了熟悉的佛罗伦萨大学。

    手持着教师用书而走入阶梯教室。

    与以往不同的是,面对枯燥而乏闷的细胞生物学课程,竟然没有任何一位学生逃课,偌大的阶梯教室全部坐满。

    更加奇怪的是。

    学生们均穿着带帽外套,且将帽子戴上而低埋着脑袋,无法视见其容貌。

    走至讲台的韩东习惯性拿出u盘,插向多媒体装置的接口。

    就在这时,怪异的一幕发生。

    u盘的端口竟化为一根滑腻的触须而插进‘肉团化’的多媒体装置中。

    本应该在投影屏上显示的细胞生物学课件,变化为一种韩东看不懂的古怪标识。

    与此同时,全阶梯教室里的学生统统抬起脑袋,掀开他们的兜帽,露出一张张没有五官的无面之容。

    “无面……”

    嗡!

    伴随着一阵耳鸣声,韩东猛然惊醒。

    夜幕降临。

    韩东醒来时车辆刚好抵达事件发生地-‘王子岗’,废弃的农家乐前。

    面包车前,立着一栋老旧近乎废弃的长条形平房。

    两层楼的平房曾用作‘旅店’,将二楼分出八间单独的客房,连接楼梯位于中央。

    一盏盏大红灯笼,整齐挂于二楼的过道,在夜色中略显诡异。

    这栋平房里正居住着委托人与中邪者。

    就在大家透过车床,盯着这栋破旧建筑时。

    刚从噩梦中惊醒的韩东有些不太舒服,双手死死插在腰包里,面色异常……似乎在刻意隐藏着什么。

    『已抵达事件区域,倒计时已开始,相关要求如下:

    1.所有参与者可活动区域为【废弃山庄】及其周围五百米的范围,离开规定范围十秒以上,个体将遭到抹除。

    2.不得群居,请各自选择一间房入睡。

    在23:00到06:00间,如果同时有两人位于一间房,第一次将受到警告,第二次将予以抹除。

    3.事件期间,你们可自由与剧情人物交流与互动,不作任何限制。

    4.七十二小时的倒计时结束后,存活者将传送离开。』

    众人由面包车走下时,约三十岁左右,一脸老实像的小哥上前迎接王婆,同时问着:“大师,这些是?”

    “拍摄纪录片的留学生,他们会全程记录这一次的‘还人过程’……不介意吧?”

    “只要不影响大师做法,我是不介意的,只是……晚饭可能准备得不够。”

    韩东连忙上前礼貌性地说着:“没关系,我们有自备食物。让王婆与刘叔用餐就行,不用管我们。”

    经过一番推脱与交涉后。

    大家顺利进入到平房的一楼大厅,见到了此次的中邪对象。

    与想象中捆绑于大床或是锁在房间里,大吼大叫、自残亦或是吃昆虫的中邪者不同。

    中邪者是一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长发农村女人,外表一切正常,甚至还负责洗菜与烧菜。

    晚餐过后,立即进入正题。

    住在这里的小哥进行自我介绍并对‘中邪’的情况进行说明,了解到小哥与这位中邪女属姐弟关系。

    小哥名叫大庆,而中邪女名叫陈丽。

    以前在这里经营着农家乐,生意还算不错……但前几年因旅游区的搬迁而遭到废弃。

    至于她姐姐陈丽的情况比较特殊,她在白天的表现一切正常,仅会在夜里发病。

    听大庆说,他们已经在市区里看过医生……诊断结果为精神分裂,但陈丽坚定自己不是精神分裂,而是有什么东西‘寄居’在身体里。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大庆希望王婆能以‘还人’的方式,将寄居在姐姐体内的东西转移到纸人身上。

    “现在做不了,夜晚阴气太重,寄居在你姐体内的东西可能引不出来……而且,临时赶过来也比较累。

    还人是一项很消耗精气神的仪式,只能等到明天再做了。”

    王婆这一表态,意味着众人都要在这里住上一夜。

    大庆一脸热情:“行……我带你们去二楼的房间休息吧。我们这儿条件不太好,希望大家能将就一下。”

    跟拍团的六人、王婆夫妇、中邪女陈丽。

    恰好住满挂有大红灯笼的平房第二层。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