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言情女生>重回八零小辣妻> 第97章 小打小闹

第97章 小打小闹

    这些伤口,自然还吓不到唐念。

    她直接道:“阿姨,没事,我不怕这些。”

    相比之下,她给许冬月清理伤口,比杨翠更加得心应手一些。

    杨翠见唐念执意要帮许冬月清理伤口,也就没拦着,她站在唐念的身后,随时看唐念有什么吩咐。

    只瞧唐念手法娴熟的将缠在许冬月伤口上的纱布掀开。

    血肉已经和纱布粘在了一起,许冬月紧闭双眼闷哼了一声,没说话。

    当掀开纱布时,唐念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口,神情稍顿,两块牙齿咬合清晰可见,血肉外翻,甚至已经伤到了骨头。

    许冬月的伤口,比唐念想象中还要严重。

    唐念拿清水先将伤口周边擦了一下,随后她又支开杨翠:“阿姨,家里有白酒吗?”

    这里肯定没有专业的杀毒药物,所以只能用酒精来代替。

    正好唐念想要从空间里拿止血的外敷药草,自然要避开杨翠。

    杨翠闻言,立即应声:“有!有!我这就去哪!”

    杨翠没想到,唐念做起事来,还有模有样,好想真的会治病似的,许冬月的伤口,还是昨天夜里霍靳南暂时给包扎的。

    不容杨翠多想,她先去堂屋给唐念拿白酒了。

    许冬月始终没有睁开眼睛,趁着这会儿功夫,唐念直接进空间拿出了两株草药,待杨翠提着白酒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她意外的道:“小念,阿姨给你把酒拿进来了,咦?这哪里来的草药?”

    唐念脸不红心不跳的出声:“是我来之前从家里拿的,有止血作用,一直在衣兜放着。”

    杨翠不懂这些,他们家是没钱请大夫的,所以她不管唐念到底会不会医术,总归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并没有任何质疑唐念的语气。

    唐念先将草药放在水里浸泡,顺手在屋里拿了许冬月打猎的小工具,将草药捣碎。

    草药工作准备妥善,唐念就用酒精帮许冬月消毒了,她看着紧闭双眼的许冬月,缓缓出声:“冬月,我现在给你消毒以防感染,可能会有些疼,你忍着。”

    许冬月受了这么多的伤,其实疼痛早已麻痹了。

    唐念说完就用酒精消毒,与此同时,将草药外敷在伤口处,用纱布缠住。

    按照这样的步骤,她将许冬月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包扎起来。

    在草药外敷在伤口上时,有一定的缓解作用,自己的身体,许冬月有所感受的睁开了眼睛。

    她对上唐念的视线。

    她那双眼睛早就疲惫的充满了血,和唐念四目相对,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嗓音干涸:“小念,谢谢你。”

    杨翠也在后面连声感谢。

    唐念轻咳一声,她摇摇头,仔细的和许冬月说:“冬月,现在我只是初步的包扎了伤口,一会儿我会给你拿东西将胳膊固定住,这段时间,你这条胳膊先别乱动,伤口要每天消毒清洗,以防感染。”

    这话是和杨翠说的。

    毕竟唐念没有那么的时间,能每天过来帮许冬月清理伤口。

    杨翠连连点头:“小念,阿姨刚才在后面看着,都学会了,就是这个草药……”

    他们家里没有,也不知道去上哪弄。

    唐念道:“阿姨,草药都是我自己之前上山采的,止血止痛的功效还不错,我明天多拿来一些,先给冬月敷着。”

    杨翠闻言,感动的吸了吸鼻子,她一下子双手抓住了唐念的胳膊:“小念,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冬月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杨翠和唐念说了两句,便被外面的许大强喊了一声出屋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唐念和许冬月二人。

    许冬月的状态并不怎么好,眼睛充血,无神空空洞洞的,没有一点焦点。

    唐念喊了许冬月一声,安抚道:“冬月,你放心,你一定会好的,你家里有什么木棍吗?”

    她想趁着自己离开之前,先给许冬月将简易的固定夹做好。

    她这个伤口其实还需要缝合,只是唐念现在没有缝合工具,所以先外敷看她自身的恢复效果。

    明天唐念再去找找合适的工具以及麻醉的草药。

    许冬月眼尾的余光往墙上撇去,唐念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长弓,正是以木头所制。

    许冬月轻缓:“那个弓,我以后应该用不着了,把它劈了吧。”

    能被许冬月挂在墙上的长弓,一定是被她所珍爱的。

    眼下听许冬月这么说,唐念微微蹙眉,“那怎么行,过阵子你伤好了,还要拿弓呢,你等我一下。”

    许家是猎户,院子里有不少用剩的木头木板材料,唐念选了几个最合适的。

    许冬月躺在床上,她目光呆呆的望着墙上的长弓,僵硬的扯了一下嘴角,以后,她还能拉开弓吗?

    不一会儿,唐念就拿着木板进屋了。

    她将木板放在许冬月的胳膊下方,又拿几个木棍在她胳膊上分散放着,最后用纱布缠绕固定。

    随后她道:“冬月,我明天再过来,应该得缝合,只是麻醉的药物我不太好找……”

    现在这个节骨眼,她又上学期间,肯定没时间上山。

    她之前又没有采麻醉的药物,所以相比之下,麻醉草药比缝合工具更加麻烦。

    许冬月歪着脑袋:“没事小念,我不怕疼,你真的能治好我吗?”

    在唐念做出这一系列之后,许冬月心里有些期望了。

    唐念嘴角微微上扬:“你信我,我就能治好你!”

    许冬月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小念,我相信你。”

    唐念认真点头:“好!冬月,你记着我说的话,你胳膊伤势比较重,先别动胳膊,我明天再过来。”

    在许家,唐念已经待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她离开时,杨翠还要留唐念吃午饭,不过唐念得回去和家里交代,婉拒之后便离开了。

    杨翠站在院子里,感叹道:“小念这个孩子可真好,冬月能有这么一个朋友,也是她的福气!”

    许大强嗤笑一声:“小打小闹而已,你还真当那个丫头是什么神医?”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