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仙界巨擘系统> 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五百八十九章

    随后又看向弟弟:“这是上官秉泽,哥哥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也是……”东方冥想了想两人的关系,若是以前自己一定毫不犹豫的说这是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可想想这一路以来,他处处帮助自己,还陪自己一起找弟弟,两人的关系也在悄然发生了变化,东方冥看了一眼上官秉泽,眸中藏着情谊,却还是说道:“也是知己,小时候为了给你看病,他帮忙不少,幼时他还帮忙照顾过你,不过那时你病的严重,不知还记不记得他。”

    “哥哥在三千印证梯等你的时候,遇到了上官,我说要来找你,他便陪我一起来了,这一路帮了不少忙。”随后东方冥又悄悄传音给弟弟“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他从未如此纠结过,从未如此执着过。所谓缘分大概就是无论什么样的初见最后都是命中注定。正是因为内心深处的在意,所以女子只是一点点反抗,便让神荒停止了继续更深的探索。

    “你可猜测过我到底是什么人?”神荒一手抚上女子的发丝,手臂却将人圈得更紧,双眸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情绪,生怕一旦知晓,便会弃他而去。

    女子的话让少年嘴角的笑容更深,这小狐狸鼻子果然很灵,他送司马清商回离殇宫之时,曾经抱着其出了无名山脉,而他已经在泉水之中浸泡过,还能闻出来,少年就这般愣着看着女子,“你……”少年开口音若丝弦扣响,暖流注心,似柔似冷。

    门派大比之后,离殇宫选出了新任少主,意料之中,并不是东方明,意料之外,也非小五他们。

    修仙之道,千难万险,机遇与危机并存,东方明默想,一时失意也算不了什么的……

    七年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自己能踏出东方家,能有如今的修为。

    何况,东方明也并非一无所获。

    闭关中,东方明修为如雨后春笋,接连突破了好几个小难关。

    窗棂之外,是一片交错的紫泪竹,圆滚滚的小麻雀在细竹枝蹦哒,小爪子下的青竹叶窸窸窣窣。

    小肥啾扇动鹅黄色的羽毛,穿过了窗棂,在桌面上左右跳动,时不时用尖喙啄一啄杯中凉却的茶水。

    “叽叽……”

    东方明盘膝在玉床上打坐,在小肥啾的声音中缓缓睁开眸子。

    修为提升,苍白的皮肤多了分红润的血色,眉梢眼角的倦态也除去了许多,仿佛蔚蓝长空中舒展的云层。

    东方明理了理朱红锦衣,扶正鸦羽墨发间的青玉发髻,将散落在脸颊的冰凉发丝拂至耳后。

    唇角弯了弯,东方明伸出手,五指根根如温玉,指甲圆润:“过来。”

    小肥啾歪着脖子,随后欢快的飞至指尖。

    东方明将指尖绑在小肥啾爪子上,用哄孩子的语气道:“去告诉哥哥我出关了,这便出发去寻他。”

    小肥啾应声展翅,消失在泪竹深处。

    东方明起身,推开闭关室的门。

    天光乍好,也不知道暖衣和哥哥在做什么……

    朝夕相处,没有发现任何不对之处,是阿明掩饰的好还是方公子根本没有认真关心他弟弟,但是不对啊,据阿明说他俩是双生子,而且阿明很关心他的哥哥,所以这意思是阿明掩饰的好根本没有让家里人发现这个问题了】

    等下,双生子,南宫家的情报里面有双生子的只有东方家的庶出二子,所以方公子这莫名其妙的语气是因为南宫和东方家的世仇吧,不过这也只能算是猜测,回想和阿明一路走来经历的事情,我很希望这是假的,但是方公子这做法让我很怀疑,开口道】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罢了,说到这个我的簪子还在你弟弟手上,不知道方公子是都知道阿明在哪里?

    对了,双生子我听说过东方家庶出二子也是双生,不知在离殇宫是否有缘能够看到,方公子和阿明同为双生可认识东方家的人?【想了想还是决定试探一下,如果说他们真的是东方家的人,那么结果互不相干是再好不过的,只是有些许好感,趁用情不深断这份情也是好的】

    还有作为一个五年未见的朋友,阿明他爬印证梯的时候受伤了,关心一下也是挺正常的,方公子又何必多想【本想好生和他说下阿明心魔问题,既然方公子如此不领情那我也不想多嘴,大不了下次见到阿明去问他好了,前提他不是东方家的人,不然就没有下次见面了】

    东方冥听着那女子的每句话,只觉得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中更复杂了,原以为是只有弟弟对她有些若有似无的好感,没想到这姑娘连簪子都送给了弟弟,虽然心中去惊涛骇浪般惊讶,但是面色依旧冷静如初,只是南宫姑娘这样说,东方冥也不好继续给人冷脸,缓和了语气道:“明明在闭关,最近几天应该就会出关了,至于姑娘的簪子,在下确实未曾听明明提起过。”

    听她提起东方家的双生子,心中一时有些慌乱,东方冥连忙仔细盯着女子的神色,见她似乎也只是随便说说,便冷静下来,掸了掸衣袖,垂着眼,脑海中瞬间闪过要不要摆明自己的身份,又想到若此时摆明身份,那姑娘还是内门弟子,于自己有些不利,当时以化名相交,打得不过是出了塔两人便毫无交集的打算,却没想到如今弟弟与他貌似交情颇深,这种事情往后还是从长计议吧。

    “我与弟弟每日不是闭关修炼便是出门历练,在外倒是听过东方家的名号,但着实未曾见过。”

    两人交谈之际,忽然怀中闪起一丝灵力波动,东方冥停下话头,拿出传讯符,传讯符闪了闪,弟弟的声音从里边传出,竟是出关了。

    指尖光华流转,传讯符瞬间被捏碎化为飞灰,东方冥唇角不由流露出点点笑意,也只有每次遇到弟弟的事情自己才会褪去全身尖刺,看着还在面前的女子,想到她与弟弟的纠葛,他们两人的事还是他们两个解决吧。

    “明明已经出关,既然姑娘担忧明明,便与我一同回去吧。”

    离殇宫少主之位谁都不曾想到的是最后得主竟是一外门弟子,这也曾一度引起众人的不满,然就在众所纷纭之时,极北平原突然出现极大的震动,震动之大,惊动了整个天武大陆,只见平原之上一座由冰组成的宫殿在地底缓缓升起,无人知道这宫殿从何而来,宫殿之中,显现出了上古神器炼妖壶,上古神器对于天武大陆之人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然忽然冒出的冰宫必定危险重重,但是因为上古神器炼妖壶的诱惑,众人根本顾不上什么危险,前仆后继,陆续冲入其中的人,犹如过江之鲫。往往危险中伴有大机遇,除了隐世的消失于众人眼前的云中城之外,众多门派都派人前往,当然离殇宫也不例外,众人得允之后也纷纷前往极北平原,至于上古神器炼妖壶花落谁家,拭目以待!

    清晨雾气弥漫,晨曦朦胧;黄昏阳光暗黄,影影绰绰。

    穿过待客的前厅,正中院子是家主的住处,里头正跪着一个人。

    是个年轻的女子。

    那女子衣着如雪,发黑如墨,青丝严谨的束起,一根简单的白玉簪子作为点缀,斜叉珠联璧合,垂银星弦月以衬之。她微垂的脸上一片沉静,平静温和的漆黑眸子映出一片无波无澜的淡然不动,却又如潜藏着一切的深潭般,让人难以揣测。

    座上威严的男人正是这个院子的主人,独孤家的家主,独孤玖的父亲。

    “你送信给二公子,令他去极北?”

    “是。”独孤玖答道。

    即使她掌管着近半的家族事务,独孤家最有威严和权力的依然是这位不容反驳的家主,这是一条怎么也不可能僭越的线。

    现在看来,家主认为她是自作主张了。

    “二公子此行并未带任何奴仆,你可知?”

    “知。”

    “虽然你是我独孤家的长女,但二公子才是嫡长子,可知?”

    “知。”

    一阵静默。接下来的话已经不必多说了。

    “去极北,你知道该怎么做。至于家法,回来再提。”

    “是。”

    瑶云宫的水台阁上只有一个身着白衣赤足的女子在游戏着阁台下的水,激起的涟漪也是那么死气沉沉,就像她这个冷漠的人一样。整个云宫金碧辉煌就如同天界瑶池,只可惜太过冷清,冷而清。

    白衣薄纱素雅墨发飘飘不带任何修饰,伏在水阁台边静静的聆听。可是她听到的只有死气沉沉的水声。或许是太过无趣,她施法在水面泛起白光,霎时街巷的繁华场景便显现在水面。有的人嬉戏,有的人欢笑,有的人苦闷,可不过片刻水面溅起涟漪只剩暗影。

    或许是扫了兴致,又或许是心里不爽自己的浅薄修为,有些恼怒,唤了人把食物送来。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