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玄浑道章> 第六十九章 河途示警

第六十九章 河途示警

    都护府的大军在停留了一天之后,就开始在营管团的指挥下依序撤走。

    张御这一行人因为此次谈判结束,也是随着大军一同回返。

    伍师教等人的情绪都是异常高涨。这次的谈判所取得成果极大,是来之前所不敢想象的,虽然张御是正使,可毫无疑问,他们这次一同出使的人,回去之后也必然会受到学宫和都堂的嘉奖。

    且有这个经历在,无论他们日后是准备在学宫内钻研学问,还是进入都堂谋求仕途发展,这都是一笔不小的资历。

    一行人在回到了广遥镇之后,杨璎因为大军未曾完全撤离,还必须留在这里,所以她派出了一支军兵护送使团坐上船只,由水路回返瑞光。

    张御入了自己的舱房,先是洗漱换衣,再弄了些药渣喂食小豹猫,便就去了榻上静静冥思了一会儿,随后于心下一唤,随着一道光华升起,大道浑章便已显于眼前。

    可以看到,此时浑章之上,已是多了一个“心湖”章印。

    这一次他出行,前后经历数次战斗,其中用到心湖的次数着实不少。

    他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心中强烈需要这个章印,再加上也是掌握了一定的运用技巧,浑章这才给予映照出来。

    其实仔细想想,以往的章印,似乎都是这么出现的。

    按照臧殊的说法,只要你去向浑章求取,浑章就会给你回应。不过就目前看来,那回应的东西并不会超越你自身的认知,还有如经验技巧之类的东西,也是没有办法凭空增加的。

    如果有,那必然是未知的、有智慧的存在所赋予的,那么身为一心追求超脱的修炼者,真的能坦然接受么?

    因为大混沌的存在,所以他现在对待浑章的态度,就是绝不去求取那些超出自己身躯极限的东西,免得被更高层的力量所左右。

    而回到眼下,因他之前把几乎所有的神元都投入了心光之印,所以如今已是没有足够的神元再来观读这枚章印了。

    他手中倒是还有一条蕴藏有源能的金环链,可直到现在,他也无法将之吸纳为自己所有,故是准备回去之后再深入研究一下。

    好在出来一月时间,杂库那边差不多当有两至三批骨片送至,假若仍像以前一般有源能存在,那么应该可以填补一下目前空缺。

    思索之际,他忽然听到外面舱门敲响,伍师教的声音传来道:“节使可在么?”

    张御站起身来,上前开了舱门。

    伍师教站在门外,拱手道:“节使,我把节使和那酋首对话记述整理了一下,烦请节使过目,若是没有错漏,还需节使在这上面落名用印。”

    张御将他请了进来,坐下后将笔述薄拿来看了一遍,上面所写基本都是正确的。

    之所以说是基本,那是因为这上面埃库鲁所说的话,都是他的学生替伍师教翻译的。

    若从对话里看,他面对着坚爪部落动辄以战争威胁的极大压力,仍是坚决维护住了都护府的尊严,并为之争取到了相应的利益。

    当然,这里基本事实不变,只是用词用语稍微渲染夸大了几分。

    他也没有去深究,既然学生的一片好意,他也没必要去刻意纠正,何况这对他下来想做的事也是有利的。

    看过之后,他就在这上面写下了自己名字,并盖上了印章。

    这时他想到一事,问道:“人怎么样?”

    伍师教知道他问的是谁,感叹道:“接回来后,并无不妥之处,不过他之前说的那些话,有损及都护府利益之嫌,恐怕已无可能被都堂启用了。”

    对比张御所取得的成绩来看,詹治同表现无疑是不合格的,而且差点造成了坚爪部落与都护府的开战,引发南部疆域的动荡,这个罪名一旦追究起来,那就不是小事了。

    张御对此不置可否。

    詹公作为上一任祭酒,还有是一定影响力的,而且像詹治同这样有长才的人,还有一位老师躲在身后,说不定等风头过去,过个几年又会翻身。

    不过,事情到底会如何,谁又知道呢?

    这时舱门又被敲响,粟筑的声音传来道:“张师弟,你可在么?”

    伍师教见他有客来访,正好事情办完,于是便出言告辞。

    张御起身送走伍师教,把粟筑迎到了里面坐下,其人坐定后,抬手一拱,道:“张师弟,这次下船之后,因我还有另有要事,并不回返玄府,就提前与师弟你来道个别了。”

    张御抬手还礼,道:“粟师兄客气,这次多蒙你护持了。”

    粟筑摇头道:“张师弟,你高抬我了,你的修为不差,我这次并没能帮上你多少忙。”

    说到这里,他神色一正,道:“张师弟,我们相处时间不长,不过我看得出来,你在修道上的天资很好,就算我认识的那些同辈,也很少有人能与你比,但是,你以后千万要小心一个人。”

    张御看得出来,粟筑这次其实就是专门来提醒他的,便问道:“不知是什么人?”

    粟筑神情严肃道:“这个人原本也是玄府的玄修,曾是玄首最得意的弟子,据说还在项主事之前就跟随玄首了,只是后来又叛出了玄府,转而修行浑章去了。”

    张御神色自然道:“浑章么?不瞒粟师兄,这次我在外出行事时,也曾遇到过几个修炼浑章的修士。其等给我的感觉十分古怪,气息混乱,不类生人,似乎有着某种缺陷。”

    粟筑摇头道:“他不同,那些寻常的浑章修士是无法和他相比的。”

    他顿了顿,又言:“我玄府弟子不少,但大多数人都是资质平庸之辈,可是能领悟到心光之印的却没有多少,能寻到玄机,从而观读到第二道章的人,那更是稀少了。

    所以大多数转修浑章的人,并非是他们资质杰出,而恰恰是因为他们感受到在玄章上无法前进,才转而去寻找新的出路,不过这个人……“

    他神情凝重,“其人在背叛玄府之前,就已是观读到第二道章了,你可能是知道的,浑章修士自称自己能跳过玄机,直觅下一道章,所以他很可能已是接触到了第三道章的章印了。”

    张御现在还不清楚这几个道章之间战力的差距,可是他仅仅是找寻到了心光之印,就全方面超越了之前的自己,那跨越一个道章的层次,想来里面的强弱之比应是更大。

    粟筑郑重而认真的说道:“这个人现在非常敌视我玄府,尤其喜欢蛊惑和猎杀我玄府的后起之秀,之前玄府有几个英才不是被他杀了就是被他拖去转修了浑章,张师弟这次回去,肯定会名声远扬,所以你千万要小心了。”

    船只通过运河航行,沿途放下返回军振的士兵,两天之后,就回到瑞光内河码头上。

    待所有人都是离去之后,面色有些苍白的詹治同方才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他似乎怕碰见熟人,独自一人雇了一辆车,匆匆回到了自己家中。

    可一回来,就得知了詹公重病的消息,这使得他脸上仅存的一血色都是褪去。

    詹公这些日子一直是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睡,而他回来之时,正好是清醒的时候,于是立刻把他唤了进来,没有去问什么平安与否,直接就道:“你把所有情形说与我听。”

    詹治同也没有迟疑,当即将自己此行所为,还有后来听说来的事,都是交代了一遍。他说话条理清晰,用语准确,能抓住关键,没用多少时间,就把事情说了个清楚明白。

    詹公听完之后,叹道:“你没有错,便是我去,也不会比你做得更好了,你完全是输在了力不能及的地方,现在也只能设法补救了。”

    他沉声道:“你记着,你这次之所以犯下不少错处,那全是我在信中要求你如此做的,你还写信反对我的意见,但是我坚持如此,由于父命难违,你只能这般。”

    说到这里,他喘了几口气,“都堂纵然要追究你的过错,可若有一个不违孝道的名分在身上,那就还有复起的机会。而我老了,名声也不值钱了,就在这里为你送最后一程吧。”

    詹治同脸上有泪水流下,道:“父亲,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詹公叹道:“现在我的话已经没几个人愿意听了,你只能去找你的老师裘尚了,让他设法给你安排一个地方,你还年轻,现在大变将至,未来还有机会,只要抓住了,依旧能一飞冲天!”

    ……

    ……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