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武侠仙侠>风刀霜剑江湖行> 第八章 落星峰上峭壁险

第八章 落星峰上峭壁险

    穿过了黝暗的树林,两人到了半山处了,眼前突然明亮了起来,眼前是一片裸露的岩石地带。

    这处就象个峭壁,很陡,除了飞鸟没有动物能翻过去,一般人就是带着飞爪绳索也难爬不上去。

    峭壁上怪石凹凸嶙峋,在月华下就象一只只怪兽,好象随时都会扑过来择人而噬。

    两人为了避开岗哨,选择从侧后上山,一路倒是没有被人发现,但是到了这里就难上了,这里山势太险,简直就是条绝路。

    花灵焰看着这处峭壁,头都大了。

    虽然她轻功不弱,勉强也能攀上去,但这处峭壁还往前突出,挡住了视线,上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形?万一上面有人守着,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冒然上去简直就是送死。

    花灵焰心想:“残月山”还真是名不虚传,之前还想一个人也要来救,怎么可能会成功?

    花灵焰心焦道:“师弟,怎么办啊?”

    林弃儿道:“师姐别慌,等我上去看看,别处有哨卫,我们只能从这里上去,越险峻的地方,守卫力量越薄弱,你在这里等我,我没回来你千万不要上来!”

    花灵焰道:“嗯!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林弃儿道:“我会小心的。”

    说罢林弃儿飞身而起,象只鸟般飞上峭壁,脚在壁上一点,身影骤然又上升,眨眼间就消失在花灵焰的视线里。

    花灵焰心想:师弟不但剑法比自己高得多,轻功也同样比自己不知道高多少。

    林弃儿消失后,花灵焰望望天上的明月,远处的山峰,此时的天地显得很寂静和空旷。

    这一刻,花灵焰感觉站在峭壁下的自己,特别的渺小和孤寂!

    她现在是什么鬼啊蛇的都不怕了,只盯着峭壁,只希望师弟快点从峭壁上下来。

    一阵凉风吹来,吹起了她的衣袂,花灵焰不由打了哆嗦。

    花灵焰觉得自己等了好长时间了,心道:师弟怎么还不下来?莫不是出事了?呸呸呸!花灵焰心里骂自己真是乌鸦嘴,师弟武功这么好,怎么可能出事,他马上就会下来了。

    过了一会,林弃儿还没下来,花灵焰心里又道:怎么还不下来?不行,我不能这么傻等下去,我得要上去,我数到五十,要是还没下来我就上去。

    于是她就开始数数,数到四十八的时候,林弃儿象一片树叶般从峭壁上飘了下来。

    花灵焰忙抓住他的手,道:“师弟,怎么这么久才下来?担心死我了,上面什么情况啊?”

    林弃儿道:“我在上面挑了他们两处岗哨,我想到峰顶之前应该再没守卫了。”

    花灵焰道:“那我们上去吧!”

    林弃儿道:“好!”

    花灵焰在林弃儿的帮助下,轻松地攀过这处峭壁。

    过了峭壁后,山上的树木又多了起来,两人沿山势而上,花灵焰在途中看到了两名被林弃儿杀死的守卫尸体,都被一剑穿了喉。

    这一路直到山顶,果真没有遇到守卫,很快两人就到了山顶。

    到山顶的时候正是子夜时分,山顶很宽敞,树木不多,有一幢幢的小屋子,有几间屋子还亮着灯火。

    两人躲在暗处观察了一完,没见有守卫巡逻。

    林弃儿低声道:“师姐,我们慢慢潜过去,想办法先找到关愁儿姑娘的房间。”

    花灵焰点头:“嗯!”

    两人从暗处闪了出来,猫着身子朝一间有灯光的屋子走去。

    刚走至半途,林弃儿忽然听到有三个人的脚步声,心里直喊倒霉,自己一出来守卫就出现了。

    现在往回走或者前进都容易被守卫发现,林弃儿朝四周一打量,见不远处有两块巨石相挨着,中间一条缝隙似乎可以容纳下两人的身体。

    林弃儿拉着花灵焰,一下子就掠进了缝隙中。

    缝隙宽度刚能塞得下两人,但深度却很浅,只够一个人,这下尴尬了,两人不贴在一起就容不下,外面的脚步声又越来越近了,没办法两人只好紧紧地挤在一起。

    林弃儿感受到了花灵焰尖挺的丰满,只觉得自己心跳比外面脚步还急,要命的是生理上还有了反应。

    花灵焰紧张外面,一直注意着外面的脚步声,只盼他们快点过去,倒没心思在意这点。

    由于两人贴得紧,林弃儿一有反应花灵焰就感觉到了,但外面脚步声已近,不能出声,只吃惊得张大了嘴。

    林弃儿脸一红,忽然象急电一样掠出,拔剑飞袭过来的三个守卫。

    三个守卫看到暗处有人闪出,还没作出反应,一个守卫的脑袋已飞了出去,另外两个守卫一边拔刀,一边张嘴想喊。

    但一个被林弃儿扣住颈上穴位,立刻动弹不能,出声不得。另外一个守卫刚张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一柄剑已从牙齿间刺了进来,后脑穿出,立时气绝,仰倒在地。

    这时,花灵焰也来到边上了。

    林弃儿道:“师姐,留了个活口,我问问他李愁儿关在哪间?”

    花灵焰道:“好,快问,快问。”

    林弃儿对着那个守卫道:“我现在问你,你老实回答我留你一命,不回答杀了你。”

    说罢松开了扣住他脖上要穴的手。

    这个守卫刚才见到林弃儿砍瓜切菜般地杀人手段,知道今晚遇上了硬茬子,他想活命,惊恐地道:“你问,我一定回答,希望你说话算话,留我一命。”

    “好!”林弃儿道:“你们峰主前几天掳来的李家小姐关在什么地方?”

    守卫道:“李小姐住在原先我们峰主住的木屋里,在东边,这里过去有一个石彻的小院,木屋就在那里面。”

    林弃儿一伸手封了守卫的穴道,守卫立即瘫倒在地。

    花灵焰拔剑就刺向守卫,林弃儿一把抓住花灵焰的手腕。

    “师姐,干嘛?”林弃儿道。

    “这种人留着干嘛?杀了干脆。”花灵焰道。

    “可是我答应了饶他一命。”林弃儿道。

    “我可没答应过他。”花灵焰道。

    “这只是个小角色,师姐就饶他一条狗命吧!”林弃儿道。

    “好吧!那就留他一条狗命。”花灵焰道。

    说罢收剑入鞘后,一脚把守卫踢得滚到角落里。

    林弃儿也把另外两个守卫的尸体拖到角落里,然后两人就向东边方向潜去。

    “残月山”凶名在外,多年没有人来攻击过,所以“落星峰”峰顶守卫并不严,只有一队巡逻,就是刚才那三人。

    象“落星峰”这样的地形环境,确实没有必要在峰顶安排过多防卫力量,在下面布上岗哨就足够了。

    两人猫过这些凌乱的房子,到了东边就看到了一个石彻的小院子,应该就是守卫说的小院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