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一百六十三章 儿子传承香火,有错吗

第一百六十三章 儿子传承香火,有错吗

    “真想不到你竟如此心狠!”苏大夫人虽然并不算良善之辈,可也是在三从四德的教养下出来的,如今遭到夫君如此谴责,她又怎能不心寒呢。

    在家时她便被教导,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可她膝下无子,所以她一生的仰仗就是她的丈夫——苏定原!

    苏定原却根本就不在乎,“我说的难道哪里有错吗?”

    “从我嫁过来到现在,我事事从你,没想到你竟把一切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苏大夫人从未见过他的态度这般强硬,全身失了力气地瘫在地上。

    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她这一生都在奉行的准则,生生被别人给否定了,还如此的不屑。

    苏定原来此就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场,“话已至此,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不要再做什么幺蛾子了,好好的待在房间反省吧!”也不知苏大夫人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反正他是不想再待了。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没想到苏大夫人却突然笑了,笑的猖狂,简直是要把她前十几年来的苦楚都给发泄出来。

    苏定原被慎得慌,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疯婆子!”

    “我没疯,我不过是悲郁难平罢了。”苏大夫人又哭了起来,那双看不见世间温暖的眼睛里全是泪水,“我的女儿被苏子衿那个贱丫头给害死了,你不管不问,我想去报仇,可你反倒与他们为伍。”

    苏定原的脸上一点愧疚之色都没有,“作为女孩子,不仅帮不上我的忙,反倒因为嫉妒去害人家苏子衿,我还能为她收尸,已然算不错了。”

    这话简直如当头一棒,苏大夫人从来没有想过,之前口口声声说最疼爱女儿的苏定原,竟是做的这般打算。

    “原来我这些年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务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你更想要个儿子是吗?!”苏大夫人这回是心痛到即使眼泪也根本无法准确表达的地步了。

    苏定原上前一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需要儿子来传承我苏家的香火,有错吗?”而后他大手一挥又道:“外面的人怎么说的,我就是在为别人养媳妇!”

    “你的真心话,终于说出口了。”苏大夫人此时更多的是后悔,她当初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可是不断滑下的眼泪告诉她,她还有悲伤。

    她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却没有看着苏定原,“你其实一直都是冷酷无情的,只不过是我被迷了眼,以为你有多温柔呢。”

    “一日夫妻百日恩,看来你对我是半点恩情都没有。”说这句话时她才抬眼看向苏定原,“既如此,我便死了算了!”

    苏大夫人在赌,也许苏定原会念些往日的情分呢,她毕竟是女子,被丈夫数落到如此地步,她今后也不好做人。

    死!

    “皇上,贱内所做的事臣一概不知啊!”苏定原在御书房里被皇帝吓得不住地磕头,只想撇清关系。

    皇上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一介妇人怎么可能有谋害帝王之心呢,要说这背后没有推手,打死他也不信,“爱卿莫怕,朕也不是乱杀无辜之人,但你的夫人给朕下毒之事已成定局,虽然三皇子替朕当了灾,可你说我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了你家夫人吗?”

    “自是不能。”苏定原也知道三皇子的苦不能白受,“我回家以后一定好好管教贱内,让她再不敢犯。”

    皇上拿起桌上的茶浅酌了一口道:“管教就不必了,若是能给她找个风水好的地方,最好不过。”

    “啊?!”

    苏定原一下子瘫在了地上,皇上这是不打算让人活着了啊!

    死!

    苏定原突然暴起一脚踢翻了雕花木凳,“你想死是吗!”

    “怎么,老爷怕我死了毁了你的声誉吗?”苏大夫人嘴上犟着,心里却觉得自己不会输了。

    可是输赢又哪有那么容易呢。

    苏定原一把掐住了苏大夫人的脖子,“你们都在逼我!”

    “呃,放、手,额咳……”苏大夫人没想到会被突然扼住咽喉,她胡乱地拍打着面前的人,企图让人放手。

    苏定原直接把人撂倒,“你不是想死吗,皇上也跟我说留不得你,那好啊,我成全你们!”

    “不…不要…咳嗬”苏大夫人保养得当的指甲在苏定原的手上挖出几道血痕,他疼的有些放松了力道,“苏定原,你不得好死!”

    苏定原发狠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你这毒妇竟还诅咒我,去死吧!”

    渐渐的苏大夫人不再挣扎,苏定原不放心依旧掐着她的脖子,过了一会儿,才低头查看情况,苏大夫人真的死于他手了。

    就似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一般,苏定原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告诉自己,“你没错。”

    对错自在人心,即使欺骗了自己,也欺骗不了别人。

    苏定原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把苏大夫人给抱到床上,这才走出门去招呼下人,“夫人受了惊,暴毙而亡,去告诉管家准备丧事。”

    “是,老爷。”那小厮听了命很快跑走了。

    管家听了夫人身亡的消息,连忙先去请了法师,到苏大夫人的屋顶上,面朝北方,为死者招魂,然后又让丫鬟进夫人的卧房里,给她洗好澡,换上新衣裳。

    进去的丫鬟自然看到了夫人脖子上的勒痕,但是她们眼观鼻鼻观心的并不敢伸张,洗完澡以后就开始给夫人穿里衣,直穿了四五层,里衣穿的越多,表示出身的越显赫。

    剩下的就不归丫鬟管了,管家让小厮把尸体装进棺材里,入殓的时候,需要在死人的嘴里放一口放,让她做鬼也不会饿着。

    在入殓以后,还需要守夜停丧待葬,苏定原是肯定不会为他亲手掐死的苏大夫人守丧的,即使夫为妻只服齐衰,所以管家就让几个丫鬟小厮披麻戴孝守在灵堂。

    趁着待葬的时间,管家让人在苏家的墓地为苏大夫人挖坟,苏定原不要求风光大葬,管家也就只是让人刻个碑了事了。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