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识好人心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识好人心

    这一系列的准备,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世人,苏大夫人是真的去了,之前被皇上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见此情形也回去复命。

    “真的?”皇上放下手中的奏折,“那苏氏果真死了?”

    “没错,小人亲眼所见,”犹豫了一下,暗探还是说道:“不过,是苏定原亲手掐死的。”

    “这苏定原倒是个听话的。”皇上起身走到暗探的身边,下意识地摩挲腰上佩戴的玉佩,“那我可得给他些奖励啊。”他又往回走了几步,扭回头来说:“你去把这个消息告诉苏雅音。”

    “是!”暗探可不觉得这对苏定原来说是个奖励,对苏雅音那就更残忍了,可他也没必要为这两个人着想,领了命便飞身而去。

    暗探走了没多久,门外响起敲门声,小太监的尖细嗓音传来,“皇上,林贵妃来了。”

    按说御书房是不能让后宫妃子随意踏足的,可三皇子之前也算是立了功,他的母妃在皇上这儿还算是有些分量。

    皇上再次放下手中的奏折,“让她进来。”

    “是,贵妃娘娘,请。”小太监把门打开,侧身让林贵妃进去了,可她身后的丫鬟被拦在了门外。

    林贵妃也明白皇上肯让自己进来就算不错了,她接过丫鬟手中的食盒,先行了礼,“皇上~”然后将食盒摆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您累了吧,不如先来吃些点心。”

    想到林贵妃也算是当事人之一,皇上心情不错道:“爱妃来的可真及时,”他起身走到桌旁坐下,“朕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林贵妃眼前一亮,“不知陛下说的是什么好消息啊?”她也挨着皇上坐下,将盛糕点的碟子拿了出来。

    “今日宫外传来消息,说那苏定原的夫人因病暴毙了。”皇上捻起一块儿点心送入嘴里,不甜不腻刚刚好,倒是半点没提是自己指使的。

    林贵妃不明真相,只知道苏大夫人是被送回了家禁闭起来,如今怎么会生了病,还不治身亡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闻此消息林贵妃都应该拍手称快,“那苏氏害惨了我儿,有此一遭,也算是报应。”

    “哈哈哈,没错!”皇上直接伸手把人揽过来,“不仅如此,我还让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雅音。”

    “那姑娘看着面善,谁曾想竟和她母亲同流合污,希望这次能让她受些教训吧。”林贵妃内心是很高兴的,可若是说出来就显得她心胸狭隘了。

    皇上满意地又拿起一块糕点,“爱妃才是真的心善呐,来,张嘴。”

    这种挑逗的行为让林贵妃红了脸,可再不正经,那也算是皇上的赏赐,她欣然接受,照此情况来看,皇上今晚留宿林贵妃的宫殿的可能性极大。

    三皇子可能万万都没想到,他的一次牺牲,竟会帮了那么多人的忙,这如今算是大病初愈的人还依旧赖在床上不愿起来呢。

    “殿下,您还是起来吧,太久不运动对身体也不好。”三皇**里的人如是劝道。

    三皇子看了他们一眼,锦被蒙头又睡过去了。

    一众仆人办法全无,好在今日无甚大事,殿下想睡他们也拦不住,便随他去吧。

    再说那苏雅音被带回信王府以后,虽然知道这次的事情并没有外传,可她的形象却早已毁了,如今连出门的勇气都没了,生怕会被人指指点点。

    本来这几日大家也都由着她,可不知今日为什么门被敲得哐哐响,一个丫鬟冲进来说。:“王妃,不好了!”

    “什么事都与我无关,我什么都没做!”苏雅音还不等丫鬟说是何事,便先撇清自己的罪责。

    丫鬟走近说道:“不是的王妃,是您的母亲,她今日因病暴毙了!”

    这丫鬟是她从苏府带过来的,自是不会骗她,苏雅音不可置信,“我母亲前几日还说被放回了府里,怎的今日就因病去世了呢?”

    “奴婢也不清楚,是今日外出时听到的。”这丫鬟来到王府以后算是苏雅音身边的大丫鬟,她是经常来往于两个府邸之间的人,所以消息是有可信度的。

    苏雅音此时也顾不得自怨自艾了,“我得回去看看。”

    “回?回哪儿去啊?”人未到声先到,付翡画一把推开了苏雅音的房门,“你已经是信王府的人了。”

    苏雅音没心情与她斗嘴,“我是信王妃这事儿,我知道的比你还清楚,你也没必要上赶着来认我这个姐姐吧。”

    “姐姐?”付翡画不怒反笑,“也不知我还能叫几时呢?”

    苏雅音近来是真的不顺,只想尽快打发走这个烦人的女人,“你什么意思!”

    “想不到你也有让我为你解惑的时候,”付翡画跟主人似的坐到圆凳上,“你的母亲死了,我听说你的父亲正张罗着娶新人呢,你觉着你没了娘家的庇护,还能逍遥几时啊?”

    苏大夫人尸骨未寒,苏定原竟然就要另娶她人,苏雅音简直要气疯了,她推搡着付翡画骂道:“你给我滚,要你在这多嘴!”

    “不识好人心!”付翡画承认她确实没安什么好心,但是也不妨碍她倒打一耙,“我走就是了,你这个疯女人!”

    苏雅音并不完全相信付翡画说的话,“你去打听一下,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

    等丫鬟走了以后,苏雅音身体不适地坐回到床上,却听见门开的声音,她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来告诉你事实的真相。”暗探见人要喊,立马抽出刀抵在了她的喉间,“闭嘴!”

    他抽出彰显皇上身份的令牌,“今日皇上得知了些消息,你父亲丧尽天良将你母亲掐死,却对外宣称是因病暴毙而亡,皇上不忍看着你被蒙在鼓中,特遣我来告诉你,希望你以后能够恪守妇道。”

    这话是明晃晃的威胁,只怕她不照做,就会和苏大夫人一样的下场。

    “我明白了。”苏雅音也算个聪明人,这种时候当然不能对着干。

    自那以后,苏雅音便卧病在床,竟是被生生吓出的病!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