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二百九十四章 隐瞒身份

第二百九十四章 隐瞒身份

    茉娘作为诗馆中最受欢迎的舞娘,自然会有源源不断的客人来寻她去献舞,可亦有人想了办法,在中途将这邀请截胡,那话自然就是传不到茉娘耳中。

    通常都是由茉娘的婢女绿桃为她通报消息的,绿桃当初被卖到诗馆中,甚么也不会,是她将绿桃领了回去做婢女,并且手把手地教她跳舞的本领。

    可自从司马珩为了得到她,故意去接近绿桃之后,她二人的关系便有些微妙起来。

    大约是从那时起,茉娘便很少再能够接到甚么贵客的单子了,茉娘心中对此事其实是有个谱儿的,但她并不希望此事在二人之中产生甚么缝隙,便一直默默地忍气吞声。

    倒不是因为那时绿桃正受司马珩的宠爱,背后有人撑腰所以她敢怒不敢言,而是因为绿桃被卖进来之后一直无亲无故,故而茉娘才会这般细微体贴地照顾她。

    薛意之亦是有几分惊奇,但是随即眉眼也弯了起来,“原来是有人故意为之,可需要薛某替你查上一查?”

    茉娘却是摇了摇头,“多谢薛公子好意,此事我是知情的,茉娘自己处理妥当便是。”

    “好。”薛意之点了点头,“不知茉娘子明日可愿意来薛某的画舫献上一舞?”

    见茉娘神色有几分犹豫,薛意之安抚道:“薛某的朋友均是一些文人骚客,不会有今日这种污秽鼠辈。”

    茉娘点了点头,这才应了下来。

    其实薛意之在京城的圈子有多广,这是所有人都无法估量的。

    但众人皆知道薛意之是皇上的心头好,故而自他一出现在京城之后,变成了香饽饽,人人都想要与之交往,企图日后从这位少年成名的天下第一才子身上分得一杯羹。

    翌日她便独自一人前去了薛意之的画舫。

    薛意之与她说,这艘画舫是他人赠与他的,因他此时到京城,身无分文,无处可去,一路上均是靠着熟人救济来来了京城。

    其实他并不缺钱的来路,只是他略有几分清高,除却高官来示好,其余闲杂人等送来的东西,他是一概不收的。

    这画舫是因为无处可歇,但他却又不想借宿于其他官员的家中,故而便有人提议令他歇在画舫上。

    薛意之本就有几分游侠的心思,听闻此言后,便是欣然应了下来。

    正所谓日头起后,他便独自将画舫绕着护城河游荡一圈,有时候嘉懿帝奏折批阅疲乏了,也会来城墙上面望上一望,便能够看到那艘精致的小船飘荡在湖面上,好不惬意。

    若是遇上熟人了,薛意之也会请到船上来叙叙旧,喝几杯茶,待日落时分,又将人送回岸上,夜里便是独自一人在船上过夜。

    皇上听闻此事后,便是给他赐了个宅邸,可薛意之却觉得无功不受禄,便推辞了。

    此后便在那床上一呆便是几个月,然后便参与了中秋诗词大会,殿试之后,便正式地拜朝为官,官居三品,任锦衣卫指挥使副使,协助指挥使林含章办案。

    苏子衿回了客栈,天色已经黑沉下来,月色如练,秋意浓得像是要从月光中溢出来。

    她紧了紧身上的大氅,迈入客栈中。此时一楼只剩寥寥几人,皆是喝着温酒,桌上放置了几盘小食,谈论的也不过是家常小事。

    前些时日替她送信来的小二亦是有几分困倦地靠在墙上,然而见苏子衿进了门,却是眼前陡然一亮,提起精神来与她招呼了一声。

    苏子衿亦是点了点头,算作与他打了个照面,拖着沉重发酸的脚步走上楼去。今日在菊园蹲了甚久,又那般冷的天气,故而腿脚有些麻。

    怀中的纸包仍旧冒着热气腾腾的香味,苏子衿走进屋,见阿菁拢了被子正躺在床上不知沉思何时,见她进来了正欲下床,苏子衿却是摆了摆手,“不打紧。晚膳用过了?”

    阿菁点了点头,“小二送上来的。”

    见年懿仍端坐于桌上习字,苏子衿便将怀中那只烧鸡放到了桌上,年懿见状好奇地凑了过来,“苏姐姐,这是什么?”

    见苏子衿身上穿着一件过于宽大的黑色狐皮大氅,见多周临楼的衣料后,他一眼便瞧出来这衣裳是恭亲王的。

    但看破不说破,他既然已经承诺要帮恭亲王隐瞒身份,对于这些事情就应该绝口不提。

    “饿了么?”苏子衿凑到桌前翻了翻他的本子,见他果真是认真地写了不少,便指着那桌上的烧鸡道:“这个你拿去吃吧。”

    年懿早就闻到了烧鸡的香味,只是不明白苏子衿既然去的是菊园,怎么还会带回来一只烧鸡?

    然而看着那油纸包上的“御”字,他这才意识到,原来恭亲王单独给苏姐姐准备了这份食物。

    他闻了一闻,抬眸偶然瞥见苏子衿眼冒绿光,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吞了吞口水道:“还是姐姐慢慢享用吧,我晚膳用得足了,眼下是吃不动了。”

    苏子衿欣然道:“那姐姐便不客气了。”

    言罢便拆开了油纸包,也顾不得手干不干净,撕下一条腿便往嘴里塞去。

    阿菁瞧见不由得掩嘴笑道:“寨主无论如何也是个女子,怎地吃相如此不注意?难不成在沈公子面前亦是如此?”

    苏子衿颇为尴尬地笑了一笑,“也不知他是否会嫌弃我。”言罢又撕下一块翅膀,塞到嘴里,“阿菁,今日你当真不曾瞧见阿泉?”

    阿菁摇了摇头,“不曾。他原本亦是有机会上这黄榜的,可因为种种缘故,想必自己心中亦有芥蒂。他不来,也在情理之中。”

    苏子衿点了点头,“他眼下在泰安书院,你临行前,可以去见他一面。他日后是否当真会回屠龙寨,并非定数,我希望你不要自己给留下遗憾。”

    阿菁点了点头,不再开口,而苏子衿见年懿一双眸子往这烧鸡上瞟了好几眼,不由得撕下另外一块腿,塞到他嘴中,笑道:“想吃便吃呗,一个小孩子活得这边憋屈隐忍作甚。”

    年懿眨了眨眼睛,这才抓住鸡腿小心翼翼地咀嚼了起来,苏子衿眯起眼睛打趣道:“此处并无周兄,只管放开了吃。”

    年懿脸上果不其然飞起一道红云,将那鸡腿吃完才辩解道:“多食乃是恶欲,再者,食无语寝无声,亦是书上写的。”

    苏子衿摇了摇头,“这真是存天理灭人欲,人吃得开心,如何能不开口说几句话?我与你怀瑾哥哥睡前也要说几句体己话,才能睡得香甜。”

    这番话没羞没臊的话说与年懿听了,直是将他羞得一整张小脸通红。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