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二百九十七章 请辞?

第二百九十七章 请辞?

    林含章点了点头,“确乎如此。”

    沈怀瑾道:“眼下四境均是乱子,皇上心有力而气不足,指望宫里那几位出去跑是绝无可能了,只能我亲自去。”

    “王爷打算何日启程?”林含章问。

    “待任命秋试三甲以及三位进士后,便走。”沈怀瑾望了一眼桌上堆积成山的公文,“留在京城一日,就要替皇上批阅奏折一日。”

    他今日在菊园宴上也喝了不少酒,面色微微显出几分酡红,可精神却仍旧是好的很,“你若是回客栈的话……便告诉她我这几日不回去了。”

    林含章瞟了一眼桌上的清茶,嘴角略略勾出一抹笑意来,“王爷是要在宫里陪着恭亲王妃么?”

    沈怀瑾提笔写字的手微微一顿,却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嗯。”

    见林含章许久不开口,沈怀瑾道:“如你所愿。”

    林含章宛若燕尾般的眼梢微微勾起,眸子中涌动着复杂情绪,盯着沈怀瑾看了一晌,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要说出什么话来,可到了嘴边,仍是忍住了。

    绯衣在灯火通明中仿佛要灼烧起来,烫得沈怀瑾竟是不愿抬眼。

    不时书房内那股令人窒息般的威压消失了,沈怀瑾这才抬眸起来打量了一眼屋子,果不其然,林含章已经离开了。

    他将批改好的折子码到旁边,倦眼开合间竟是骤然瞄到了一行字。

    他又拿下那奏折,捧起来仔细浏览了一遍,“舒远逢、齐澳请辞?”

    通常内阁首辅次辅都是在新帝登基后的一月中,将诸事与接任者交代完毕,才会提交辞官之请。

    眼下今年的科举任官尚未进行,内阁首辅次辅便提出辞呈,这其中定是出了甚么问题。

    沈怀瑾将这折子收好后,便朝着金銮殿走去。

    但凡林含章进宫,皇上都要与他在暗室交代,而这暗室唯独沈怀瑾知道。

    故而他轻车熟路地摸着黑赶去金銮殿,沿路遇到的宫人竟是不认得他这张脸。

    金銮殿除却侍奉的人不会一月一换,其余的人均是如此,故而不认得他倒也情有可原,沈怀瑾摸出令牌畅通无阻地到了金銮殿前。

    却见殿门口二人从金銮殿中出来。

    隔得较远,沈怀瑾看得并不清楚,待那二人上了步辇,沈怀瑾这才从黑暗中现身,走入宫殿中,“皇上。”

    嘉懿帝见是沈怀瑾,好奇道:“折子都批完了?”

    沈怀瑾微微一怔,“并无……”

    “敢问皇上,方才离去的那两位可是内阁首辅舒远逢、内阁次辅齐澳?”沈怀瑾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问道。

    嘉懿帝似有几分疑惑,“你是如何得知的?”

    沈怀瑾从怀中摸出一个折子递到嘉懿帝面前,“皇上,这是内阁二辅递上来的折子。”

    他瞥了一眼日期,恍然大悟,“这是上周的折子,怪不得他二人今日会亲自前来说此事。”

    嘉懿帝讪讪道:“我这里还积着上个月的折子,你若是还得空闲,便拿去一并批阅了罢。”

    沈怀瑾:“怎会还有上个月的折子?”

    “上个月日日都去看师师姑娘,上午又得上朝听百官上奏事务,如何能有时间处理这些折子?”

    嘉懿帝想到此处略略有几分憋屈:“因而我便将这些奏折交与内阁了……”

    “……”

    沈怀瑾原本忧心忡忡地跑了过来,听到这里才明白过来内阁首辅次辅递交致仕奏折的缘故。

    若非他是储君,这些奏折交给他,他亦是不痛快的,更何况那两位身在庙堂心在桃源的文臣了。

    初来乍到年轻气盛不免对这紫禁城百般期待,可待体验过朝堂之中的种种纷争。

    这俩人本就是与世无争的性子,又被这奏折闹得尤其头疼后,这如此相像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相出了一辙,便是辞官。

    然而这折子却是久久也未能够得到处理,故而二人想,可能是嘉懿帝压根就没有批到这个折子。

    二人寻思了许久,才觉着不若直接进宫面圣,将此事说与嘉懿帝,总好过于在心中憋屈着,这不,就入宫了。

    谁知嘉懿帝却是勤勤恳恳地在宫中批阅着奏折,这倒是令内阁首辅与次辅颇为羞愧的一点。

    毕竟先前想要辞官,乃是因为嘉懿帝日日都去浪子馆会年师师,而如今陛下既然好端端地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他们也不必进谏了。

    思来想去,二人便心照不宣地改了来意,边想着要将那折子给撤回,谁知将此事说出来后,嘉懿帝却是一点儿也不知情。

    那时二人站在这位一脸茫然的皇帝面前,再一次萌生了想要辞官致仕的念头。

    虽然话是这般说,但二人还是坐下与嘉懿帝商量了今年新科进士的官秩安排问题。

    眼下唯独薛意之被提前安排,成为锦衣卫指挥使副使,但温灵蕴与朱霖二人却是尚未安排。

    “两位爱卿觉得……为这两人安排甚么职务比较好呢?”

    舒远逢捋了捋胡须,颇为慎重地思考了一会儿,“臣以为,这温灵蕴在军事之上颇有见解,不若安排到兵部。”

    齐澳点了点头,“温灵蕴虽然看起来文弱,却是有深谋远虑,臣认为舒首辅的提议甚是有理。”

    嘉懿帝无奈笑道:“你二人何时意见相左过。那朱霖呢,你二人觉得朕应当给他什么职位?”

    谈及朱霖,二人皆是一愣,不时舒远逢道:“陛下,户部侍郎称病回乡,若是陛下觉得可行的话,不若就先让朱霖顶上?”

    嘉懿帝点了点头,“既然户部刚好空出了这么个位置,便让朱霖顶上去罢。”

    舒远逢便在桌旁寻了个空位,虽然平日里这些事务都是在内阁那个朱楼完成的,但今日既然在御书房商议出来了,便当场写了下来。

    寻了纸笔墨砚,齐澳在一旁道:“听闻陛下已将锦衣卫的位置给了薛意之,是么?”

    “我与林含章商议过了,就让他做副使,协助林含章干事。”

    舒远逢便笔尖蘸了蘸墨,在纸上写——

    “薛意之锦衣卫指挥使副使。”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