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三百一十七章 谋财害命

第三百一十七章 谋财害命

    嘉懿帝颇为满意地瞧了他一眼,又指了指墙上悬挂着的一幅书法,“这是你的词。”

    薛意之乃是第一回进御书房,从前嘉懿帝接见他,都是在嘉庆宫,今日他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的身份可以进到御书房。

    他将那幅书法仔细地打量了一眼,随即笑道:“这是微臣与一位姑娘写的,让陛下见了。”

    嘉懿帝闻言却是感兴趣起来,“薛卿看上的女子?那是何等的芳华绝代。”

    薛意之笑了笑,“非也,那位姑娘极其普通,甚至连大家闺秀都算不上。”

    他的记忆里,林衿与大家闺秀乃是反其道行之,愈发不正经的事,她就愈发感兴趣。

    小到街井市坊的斗蛐蛐,大到偷偷摸摸溜入醉花楼调戏女子,林衿与一般的女子,给他的感觉全然不同。

    记得初见那日,他在尊乾庙内信口胡诌,瞧着座下那一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免不了心头有几分得意。

    然而当众人散去之后,他兴奋数着香火钱的时候,却听到一声极小的讥讽,正是来自他耳边。

    “骗子。”

    那是薛意之初见林衿。

    彼时她身着一袭男子的衣袍,行走起来亦是大步流星,颇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模样,摇着扇子将薛意之上下打量了一番。

    旋即歪着头道:“江湖骗子,不若算算你自己的姻缘?”

    薛意之自然是算不出来,他原本的那一套均是从戏本子上学的,不想却是遇见了同道中人,林衿手中握着的,正是他方才搪塞一名女子时用的话头。

    只见那翩翩公子双眉一挑,将书哗啦哗啦翻了数页,指着一行道:“取次花丛懒回头,半缘修道半缘君,这话分明就是‘沧海小宿生’的《花镜》中的句子。”

    “且说的亦非姻缘,怎地被你胡乱一番解说,便成了不日后便要遇上自己的意中人了?”

    薛意之讪讪一笑,“公子何必这般较真,这道上混口饭吃,真真是不容易。”

    只见那人冷哼一声,“如此便可骗着那群不谙世事的姑娘一个个来你这求签么?你这是不义。”

    薛意之心道此人真是奇怪的紧,像是非要跟他过不去一般,不由得好奇道:“公子莫非是姻缘受阻?”

    却见那公子涨红了脸,手中扇子甩得摇摇欲坠,“呔!你怎可如此不安好心,竟,竟乱诅我姻缘!”

    薛意之又是好奇地打量了一番这公子,却见那清秀的面庞愈发涨得通红,咬着嘴唇竟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这回倒当真是令他愁了。

    若是寻常女子,他温声细语哄上一刻钟,准能将姑娘哄得服服帖帖,时不时来添个香火钱,可换做男子,他又是该如何安慰?

    是以,薛意之无奈地叹了口气,故作高深莫测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贫道虽只替女子解签,可若公子愿意,亦可替公子解上一签,只需一文便可。”

    那公子面色扭曲了一阵,嘴唇又是哆嗦了一阵,募地将手中扇子一扔,将拳头狠狠地落了下来。

    薛意之正准备承受着突如其来的剧痛,谁知那拳头竟是分毫疼痛也并未带来,是以他好奇地睁开眼,见那公子一面捶着他的胸口,一面怒骂出声。

    眸中泪花亦是不止,“你个江湖骗子,竟敢诓骗本姑娘!”

    烟雾袅袅的香堂里唯独两人,是以薛意之这才能冷静下来,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衣冠楚楚正用拳头砸他的公子,是个姑娘。

    且,此人当是曾经在他这里求过姻缘签,后发现不准,遂恼羞成怒,上尊乾山来报复。

    想到这里,他护住自己的胸口,试图让那女子情绪稳定下来,“不知姑娘可否告诉我,究竟是哪里不准?”

    那姑娘泪眼朦胧道:“你先前道我会长乐无虞,意中人会与我终老,可,可是他却退亲了!”

    薛意之怔了一怔。

    平日里他虽满嘴胡言乱语,却都是籍着察言观色的本事,才使得自己的解签多半听起来与现实尤其吻合。

    若他当初这般笃定,定然是因为觉着这姑娘瞧着便像是大家闺秀,大家之间的婚约,如何有退亲的可能?

    是以他才会觉得不对劲。

    见那姑娘哭得梨花带雨,薛意之只得停下了自己数着香火钱的行为,将那把碎银子塞入荷包中,“姑娘,当初我收了你多少银子?”

    事已至此,他只能装模作样,试图退回银两去安抚安抚姑娘,谁知那姑娘却是抽噎了一声,“我记得是五十两银子。”

    薛意之笑容瞬间僵在了面上,“姑娘,薛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那女子抹着泪道:“你如今既有这般诚意,诳我的事情便也罢了。”

    薛意之摇了摇头,试图辩解,“可我从未收过五十两银子解签,想必姑娘是记错了。”

    林衿摇了摇头,眼眶中再度迸出泪水,“我绝无可能记错,你,你就是不想退我解签的银子!”

    薛意之被这般污蔑,一时间亦是慌了神,忙不迭将怀中的银两都摸了出来。

    “姑娘,你若是有困难只管与贫道说说,行这种不仁不义之事……”他顿了一顿,于心不忍道:“乃是要天打雷劈的!”

    林衿微微怔了一怔,“这般严重……么?”

    薛意之见她似信非信,便道:“正是如此。姑娘你想想你瞧过的那些个本子,那些人为何遭罪?不正是谋财害命,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落到那般田地。”

    林衿细细想了一想,似乎正是如此,不由得叹了口气,“那,那便十两吧,”说着便瞟了一眼他手上的银两,“十两,总该是有的吧。”

    薛意之沉重地叹了口气,“姑娘,贫道每日都须得将当日的香火钱上交住持大人,若是少了,便要被驱除出去。”

    “如今薛某在京城并无安身立命之所,若当真被赶了出去,可如何是好。”

    说罢,便用异常委屈的神情瞧了林衿一眼,倒是让后者也颇为不好意思起来,讪讪地收了自己的泪水,爬起身来,蹲坐于地苦恼不已。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