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三百三十九章 感同身受

第三百三十九章 感同身受

    温灵蕴如玉眼眸也是一寒,“皇后一脉,赵家。”

    瀛洲巡抚乃为要职,且瀛洲又是交通要塞,那皇后赵氏亦是野心勃勃之人,如何不会将其控于手中?

    如今她也算是得偿所愿。

    提到赵氏,苏印之眼中危光更甚。好一个赵家。

    见苏印之如此,温灵蕴咬牙道:“如今灵蕴已无去处,只求留在这扶摇山中苟活以待时机。”

    闻言,苏印之的视线又是落在了温灵蕴身上,温灵蕴遭遇他也算感同身受,可将他留下,赵家走狗势必会找上门来,届时他们的心血必将毁之于尽。

    口中拒绝的话正欲开口,温灵蕴连忙又道:“苏兄放心,灵蕴断不会牵连这扶摇山,灵蕴有一计需得苏兄相助。”

    苏印之挑眉,倒是有几分好奇,“你且说来听听。”

    若是他有法子脱身,将其留在扶摇山也并非不是好事一桩,鲁家村离扶摇山毕竟有段距离,若是再有今日之事发生他未尝来得及。

    这温灵蕴也算是有几分才智,将其留下,与子衿也好有个照应。

    温灵蕴见其动摇,上前一步,低声说了几句,苏印之不由点头。

    “此计倒是不错,也罢,你我也算有缘,日后你便留在这扶摇山罢。”

    果真是个聪明人,这招偷梁换柱倒是与林含章救他的法子不谋而合。

    见苏印之如此,温灵蕴也恢复了往日笑意,“便有劳了。”

    苏印之想来手脚利索,很快温灵蕴便是得了苏印之回信,总算松了口气。

    “军师,可有空闲?”

    听了这声音,温灵蕴眉间一跳,回头便见苏子衿笑意盈盈站在身后,面上不解,“军师?”

    他何时有的这个称呼?他怎不知?

    苏子衿闻此,这才想起尚未将这事儿告知,不由一阵懊恼。

    忙道:“前日多亏了你,我扶摇山这才免遭一难,所以本寨主决定,让你担任这扶摇山屠龙寨军师一职,你可高兴?”

    温灵蕴温润的笑意瞬间将僵住,犹豫片刻,不忍直视苏子衿明亮的眼眸,“寨主,不过一时侥幸,这军师一职,灵蕴恐难以胜任。”

    “军师何必自谦,若非你及时提醒,我这扶摇山只怕早已毁之于尽。”苏子衿向来是个脸皮厚的,且不说温灵蕴颇有谋略。

    只说这扶摇山上事务繁多,她整日操心扶摇山粮草问题,已然自顾不暇,只能另寻一人帮忙。

    这温灵蕴来的也甚是时候。

    温灵蕴自然不知苏子衿心思,可看着那双灵动的眸子,到口的拒绝也不知该如何吐出。

    看着苏子衿满意的神色,心中愕然,自己竟是不知何时点头认同,只能独自叹气。

    与此同时,苏子衿亦是松了口气,再看向温灵蕴时,眉眼越发的弯了几分,“军师,那知县来赎人了,我向他讨了一千担粮食,军师以为该如何交易?”

    若是让扶摇山之人出去收粮,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就怕中了那知府的陷阱。

    让其将粮送上山门,那知府也不是个蠢的,直接拒绝,扬言道山下交换。

    这倒是让她犯了难。

    她总不能让扶摇山的汉子下山送死吧?

    温灵蕴微微叹气,此时再说什么也为时已晚,只能是默认了这称谓,“山下交换亦可,粮草与人质分为两处。所有不妥也来得及。”

    苏子衿眼眸一亮,“这倒是个法子。”

    如此一来也能分散官府的兵力。

    看来这军师当真是寻对了。

    很快,粮草便押运上山,纵然两方发生了些许冲突,却也无伤大雅。

    看着这一千担粮食,苏子衿面上的笑意都不曾落下。

    扶摇山众人亦甚是欢喜。

    他一向习惯早起,眼下天方才擦亮,远处一行人正将正将粮食扮作上板车,为首那纤弱的身影不难认出其身份。

    抬步上前,“这是做甚?”

    苏子衿打着哈欠,见着温灵蕴眼眸瞬间一亮,“军师?你怎的起如此之早?”

    温灵蕴静默不语,他一向早起。

    铁牛偷笑道:“寨主每日睡到三竿自是不曾知晓。”

    这话险些让苏子衿无地自容,好在她一向皮实,不消片刻便已恢复如常,“我们下山一趟,军师不必挂念。”

    然温灵蕴仍旧有些不解,扶摇山粮食紧缺,她这般是为何事?

    铁牛见其眼神落在板车上,这才笑道:“粮食分了还剩些,我们下山施粥。”

    乱世之中,命如草荠,可怜之人比比皆是,他们能被寨主收留已是万幸,如今能帮一把算一把吧。

    温灵蕴满脸诧异,施粥?

    何时这山贼也这般良善了?

    苏子衿笑意不改,“军师可要一同前往?”

    温灵蕴沉思片刻,问道:“几时归来?”

    这倒是将苏子衿问住了,摸了摸脑袋,皱眉道:“不知,忙完了便回。”

    温灵蕴静默点头,“你们去便好。”

    若那群人还未离去,只怕功亏一篑。

    只是……

    看向苏子衿的眼中满是纠结,苏子衿虽是大大咧咧,可这般明显的目光就算是闭上眼也能察觉,只得试探问道:“军师可还有什么事儿?”

    温灵蕴面色微红,咬牙道:“能否麻烦寨主帮我换着笔墨?日后我再将银钱还你。”

    他堂堂一大丈夫如今竟向一女人索要银钱,委实丢人。

    闻言,苏子衿爽朗一笑,“我道是什么事儿,一会儿下山我便让铁牛去换,至于银钱便不必了,我们用粮食去换便可。”

    言罢,又是想起了什么,又道:“军师所有所需尽管开口,本寨主自会替你寻来。”

    温灵蕴忙拱手道谢:“如此便有劳了。”

    铁牛亦是一脸笑意,“我一会儿给军师送来。清晨风大,军师还是早些回去吧。”

    苏子衿跳上马车,便招呼着铁牛赶车,“走了。”

    见着一行人渐渐远去,温灵蕴嘴角一勾打道回府。

    这般一住便是好几年,那灵动的眸子在心中亦是越发清晰,午夜梦回间仿佛依旧能够听到女子那日的话,做我压寨夫人可好?

    ……

    离开扶摇山本是在他计划之中,父亲枉死,他自是要来讨个公道。

    好在当年他鲜少在京城露面,赵氏亦已知晓他已魂归天外,万不会想到他回回到他的眼皮子底下。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