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三百五十章 孤身一人

第三百五十章 孤身一人

    这温大人出现倒是及时。

    见着沈如盈沉默不语,皇后面上笑意更甚,“多美的一张脸,不过倒也甚好,只要有你在,他无论飞多远都得乖乖儿回来,如盈你说对吗?”

    沈如盈不可否认,沈怀瑾对她的感情亦是她能够坚持如此之久的原因。

    这时,一宫婢走了进来,俯身在她耳边多说了什么,皇后挥了挥手,戏谑的看了她一眼,淡漠开口,“本宫乏了,如盈你先回去吧。”

    沈如盈瞬间松了口气,“是。”

    待她离去,徐莫这才从一旁走了出来,“娘娘。”

    皇后淡漠的扫了眼周围的宫娥,众人皆是恭敬的退下。

    沈怀瑾忧虑瀛洲,且瀛洲噩耗一个个传来,让他恨不得马上启程。

    与司马珩商议后,便将日子定在了明日。

    虽有些匆忙,可瀛洲之行已耽搁太久,若是再这般拖拖拉拉,只怕又要突生变故。

    夜初静,人已寐,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河面波光粼粼。

    映着那灯火通明的精致画廊。

    舫中之人觥筹交错,一俏丽女子身着红衣,如火如荼,神情娇媚,顾盼生辉。

    这人不是茉娘又是何人?

    为首的自然是薛意之,一袭玄衣,衣襟微敞,乌发任由木簪轻轻挽起,说不尽的风流。

    少顷,有一青年男子步入,唇红齿白,面容俊朗,身着雪衣,如皎皎白玉,腰坠玉珏,颇有些仙人滋味儿,不过在薛意之面前终究是逊色几分。

    来人冲着薛意之拱手作辑,“大人。”

    薛意之却恍若未闻,看着舫中翩翩起舞的茉娘,却又似看向远方。

    江临倒不是第一次见着这般的薛意之,独自上前坐于下首,静静作陪。

    良久,薛意之的声线这才在舫中响起,“江临,她又不见了。”

    舫中两人神色俱是一顿,一人神色淡然,对于薛意之这般已是习以为常,能让薛大人这般的也只有那位阿吟姑娘了。

    然茉娘却是头一回见到,她今日见着薛意之心情不好,还以为是因她而起,可却不知竟是因为一个人。

    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被他放在心尖儿的人。

    心中不由觉得苦涩,四肢亦如同灌了铅水般沉重。

    江临亦是知晓茉娘对薛意之的感情,不由摇头叹息,“既然出现,那便有迹可循,相信大人定会寻到阿吟姑娘。”

    薛意之闻言,莞尔一笑,执起杯盏,浅酌一口,“但愿如此。”

    江临心中对于这位阿吟姑娘百般好奇,究竟是何等绝色才能将一大才子迷的至此?

    这问题尚未寻出答案,船身便猛地一颤,二人险些摔倒,茉娘却是直接狼狈的坐于地面,面色惊恐。

    片刻后,一黑袍男子毫不客气的闯入舫中,面色冷峻,周身散发着寒气,见着跌倒在地的茉娘,眼神落在了薛意之的身上,面上一笑。

    “薛大人做宴,怎的也不派人通知本皇子一声?”

    一旁的江临皱眉,起身拱手作辑,“见过四皇子。”

    来人正是为茉娘而来的司马珩。

    薛意之淡漠开口,“四皇子这般未免太过失礼了。”

    全然不给司马珩好脸色,倒是让一旁的江临倾佩不已。

    司马珩不以为意,薛意之这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况且他今日也不是为他而来。

    母后拉拢他,可不代表自己没了他就不行。

    “薛大人将本皇子府中之人带走,难不成便不失礼吗?”

    闻言,茉娘忙是起身,“还望四皇子慎言,茉娘不过一伶人,担不起四皇子这番抬爱。”

    见着茉娘这般急于撇清与自己的关系,司马珩恼羞成怒,“本皇子收一伶人入府,想来也没人能够阻止。”

    这话显然是对着薛意之所说。

    茉娘却是面色一白,司马珩是当今四皇子,生母又是皇后,若是他强硬将她带入府中,还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只是……

    看向薛意之的眼中满是祈求。

    薛意之嘲讽一笑,“强取豪夺,这事儿传出去只怕对四皇子并没有什么好处。”

    尤其是皇后,若是得知司马珩为了一伶人如此大动干戈,只怕会怒火中烧。

    显然司马珩亦是知晓这个道理,不然他又怎会逃到瀛洲那个瘟疫横行之地?

    茉娘心中却是暗自一喜,口中浊气尚未吐出,耳边又是传来了司马珩冰冷的声音,“这是本皇子之事,与薛大人无关。”

    “还是说薛大人亦是对这区区伶人有了兴趣?”

    言罢回头,见着茉娘一脸希冀,心中更是怒火冲天,对于薛意之亦是更加不喜。

    “醉花楼茉娘之舞,冠绝京城,薛某也不过是一俗人罢了。”一句话将茉娘心中燃起的希冀全然打破。

    司马珩冷哼一声,似在嘲讽,旋即强行拉着茉娘离去。

    茉娘见着薛意之不为所动,只能默默垂泪。

    待二人离去,舫中又是恢复了往日的沉寂。

    见着地上一片狼藉,江临忍不住叹了口气,“大人,茉娘她……”

    是否太过残忍了?

    薛意之神神情淡然,“不可妇人之仁。”

    江临缄口不语,“江临明白。”

    沈怀瑾一行人终于启程。

    奔波数日这才到了瀛洲边境。

    司马珩何曾吃过这种苦头?

    正欲寻人发作,但见着沈怀瑾面色如常,丝毫没有不妥,只能暗自压下。

    这时,马车中一小厮掀开车帘,唇红齿白,柳眉中染着些许优思。

    沈怀瑾方踏入幽州,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寂寥,虽不曾泛游瀛洲,却依稀有人耳语瀛洲之繁华,虽处边境,却丝毫不亚于京中。

    可如今此景,只让他感觉无限寂寥。

    同行而来的温灵蕴亦有此感,偶想起少时红砖绿瓦,飞檐横出,商铺招牌旗号迎风飘荡,车马粼粼而来,行人川流不息,面容淡泊惬意,说是人声鼎沸也不为过。

    犹记得,父亲曾执手游荡与其间,神色倨傲,皆是自豪,可如今,尸骨累累,若父亲在世必日日优思。

    同行护卫见前方寂寥苍凉之景颇有些好奇,“可惜咯,温大人瀛洲以前是何模样?”

    这话倒是引来了众人的好奇,皆是将目光看向温灵蕴。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