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言情女生>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第七十四章:唯女人与小人难养

第七十四章:唯女人与小人难养

    安隅尽量控制自己在法庭上那强势霸道咄咄逼人的气场,也不至于将话语说多的那么激昂。

    但这话,总归是难听的,听的徐先生耳朵嗡嗡嗡的响。

    他愿意这已经是最严重的了,可是吗?

    不是。

    他尚未开口,只听徐太太跟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的又开始了。

    “我一没招你二没惹你,一回家你就阴阳怪气跟个上了年纪的更年期妇男似的,年纪大的老男人都像你这样吗?”

    二人结婚之前,谢呈与华慕岩等人说。

    年纪相隔太大,虽说现如今很流行老夫少妻,但若是长远发展应当找个年岁相当的。

    思想也好,经济也罢都在同一水平线上。

    找个年岁小的,不是养个闺女就是找个姑奶奶。

    徐绍寒本就心里总会想着二人年虽相隔太大,思想会有所差入。

    今日倒好,更年期妇男,年纪大的男人,这些词汇从自家小妻子身上统统冒出来了。

    那些话,跟刀子似的稳妥妥的戳进了徐先生的心窝子里。

    鲜血哗哗哗的淌下来。

    真是惨烈。

    他素来是个喜欢字斟句酌的人,今儿自家爱人这番话越琢磨越痛心,当真是不得了。

    徐先生心肝脾肺肾都气炸了。

    本事面色平静的男人频频点头,被气的止不住的冷笑。

    年纪大?老男人?更年期妇男?

    好好好、当真是极好的。

    都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可到了他老婆面前,三十就是老男人了。

    “好、好、好,”男人频频点头。

    “极好,当真是极好,”他说着,不急不慢的伸手将烟头摁在了菜盘子里,辣椒油将烟头呲的一声给灭了。

    随后,男人缓缓起身,越过餐桌,往安隅跟前而来。

    拉着人就往卧室拖。

    老男人是吧?

    更年期妇男是吧?

    年纪大是吧?

    行、行、行。

    不收拾他还能姓徐?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没事儿就气得你心肝脾肺肾都挤乎。

    可以、可以、非常可以。

    这夜,晚餐直接省去,徐绍寒临睡前及其恶劣的一手擒着安隅的臂弯一手推开卧室窗户。

    首都这日,温度极高,唐思和回到家,未用餐,反倒是站在卧室阳台上方望着远方夜景,眸光无定处,心底却是一片凄凉与荒芜。

    转而,楼下来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

    那般惨烈与刺耳。

    18楼,有一男子双手撑着栏杆,手背青筋直爆,整个人都在忍不住的颤栗,眼眸中的猩红似是恨不得能冲下去撕咬某人。

    可最终,他知晓,自己没这个资格。

    有些人,你不敢爱,最终会有人替你爱。

    有些人,当你寻思着娶不娶时,终有一天会有人冲在你跟前,夺你所爱。

    夜风刮过来,跟刀子似的戳进他的胸膛,小区底下,正值热闹光景,可那些声响似是都被自动隔绝一般,剩下的只是楼下那凄惨的叫声。

    楼下,徐绍寒发了狠,起了怒火,自是不会那般容易平息。

    隔音在好的楼房若是楼上有何举动,应当是都能听见的。

    当徐绍寒听见那哐当一声时,更是下了狠心。

    楼上,唐思和气急之下砸了一方古董花瓶。

    楼下,这声哐当声似是在给某人加油助威。

    楼上,唐思和气急攻心,猛烈咳嗽声在空荡的卧室响起。

    楼下,安隅的谩骂声逐渐停歇,没了声响。

    徐绍寒恶劣吗?

    恶劣。

    相当恶劣。

    素来知晓他不是什么好人,可亲身经历可道听途说完全是两种极端。

    黑夜无边无际,饶是有三三两两的星星,也被这繁华光亮的夜景迷了眼,安隅生活在这座城多年,第一次看见星星是在磨山庄园。

    二楼阳台上,抬头望去,满天繁星。

    何其耀眼。

    那晚,她站在二楼被这群星星迷了心智。

    一闪一闪的,像极了小时候在的大草垛上看见的那般。

    临近深夜,三十来平的卧室里静谧无声,二人谁也未曾言语。

    空凋风和外面的热风夹在一起,往这间狭小的屋子里灌。

    冷热交加,备受煎熬。

    屋外客厅餐桌上,四菜一汤早已凉却。

    徐绍寒的手机在这夜里响了又响,直至数分钟前才停歇。

    这场战役,终结于此。

    、、、、、、、

    次日,徐绍寒未做早餐,反倒是早早出了门。

    没了往日那般伺候得体,大抵是怕安隅见他心烦。

    中午时分,叶知秋一通电话过来,话语温软询问她近期工作是否繁忙,但话里话外总念叨着些其他的,临了说道;“总统府院子里种了好些许果子,前几日佣人去后院发现后院中的杨桃熟了,红彤彤的挂在树上,倒是令人垂涎,晚些我送些过来给你和绍寒。”

    叶知秋这话,说的温软,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并非听不出来。

    从身份上来说,她是婆婆,她是儿媳,哪有婆婆亲自给儿媳送东西的道理?

    且不说这婆婆段位极高,还是一国总统夫人。

    退一万步来说,叶知秋若是真相送,让管家或者佣人送下来便是了,何苦打通电话事先告知呢?

    安隅是知晓的。

    “妈、晚上我们回来吃饭。”她温柔回应。

    叶知秋在那侧闻言,笑容蔼蔼,只道是安隅真是个灵光的人,对她的通透更是多了一份欣赏。

    身旁叶兰见此,笑问道;“您对四少夫人似是越来越满意了。”

    叶知秋收了电话,端起桌面上的一杯花茶润了润喉,笑道;“可不嘛!虽说出生不好,但是个通透灵光的人儿,不多言不多语的,但能看出来是个贴心人儿。”

    说到此,叶知秋似是想起了什么,在道了句;“主要是能收拾的了那混世小魔王。”

    这混世小魔王是谁,大家不言而喻。

    “四少确实是被吃的死死的,”叶兰笑着回应。

    “最近出差都少了,你看往常一年到头不是在天上飞就是在天上飞,今年倒是没怎么见他出差,”如此说着,叶知秋心里更是高兴了。

    可她高兴了,徐氏集团一众老总倒是叫苦不迭。

    出差这种事情总得有人干,老板不愿意,苦的唯有她们这些底下人了。

    众人只道是自打老板结婚,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了。

    这日下午,安隅给徐绍寒去了通短信,告知今日叶知秋来电的事情。

    晚间二人一起回到总统府,一路上,叶城驱车,总觉得气氛及其压抑。

    若是平日里,自家先生定然是碘着脸同老婆搭话了,可今日,太过安静。

    夜间归家,叶知秋在屋檐下迎着,见车子驶进来,撑着遮阳伞下车,亲自来迎接安隅,让她颇为受宠若惊。

    滚滚热浪下,老婆母亲撑着遮阳伞走在前头,徐先生负手跟在后头,不急不慢,似是这六月三伏天的太阳不够晒人。

    入了屋,叶知秋将手中遮阳伞递给佣人,温声同安隅道;“快去凉快凉快。”

    诺大的客厅茶几上,摆着一方果盘,果盘上尽是当季水果,叶知秋坐在安隅对面,看着她低头喝着手中水,笑言道;“夏季瓜果众多,都是院子里自己种的,回头等天色暗下来,太阳回了家,让绍寒带着你去转转。”

    总统府地界大,佣人们种些瓜果蔬菜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是稀奇的,但对于一个生长在小县城的安隅来说,却是自小就见。

    可自家婆婆如此热络,安隅也只得淡淡点头。

    临近六点半,太阳回了家,徐绍寒站在一旁了落地窗前接电话,正在同公司老总聊到影视版权与收购的问题,却被自家母亲一声轻唤打断。

    意思明显,示意他带安隅去后山转转。

    男人看了眼天,没了太阳,但看着草坪里那滚滚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