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功败垂成

    方棠是睡到一点多起来的,早饭和中饭一起解决的。

    “你说胡朝山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听完邋遢大叔的话,方棠错愕的看着正在看文件的蒋韶搴,三两口将嘴巴里的水果咽了下去,“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摆谱了?”

    将文件合上放在茶几上,蒋韶搴将果盘端了过来,示意方棠再多吃一点,“无妨,再等一会也是一样。”

    看着面色沉静的蒋韶搴,方棠摆摆手,“我吃的差不多了,先把古骅的事解决了再说。”

    “喝点水。”蒋韶搴依旧不急不缓,入秋后空气干燥,方棠最近有点上火,蒋韶搴不等方棠拒绝就倒了一杯水过来。

    而此刻,巷子外,雨声连绵不绝,汽车里,胡朝山神色平静的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完全没有等了两个多小时的暴躁和不满。

    倒是副驾驶位的手下等的不耐烦了,忍不住的抱怨了一句,“方小姐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管方小姐在古董文物修复上多么有天赋,可是他们头在长源也是个人物,那些世家家主见到了也会客气的打一声招呼,可如今却被晾在外面两个多小时,连门都不准进。

    睁开眼,胡朝山看着抱打不平的手下,不由笑了起来,“这里面的水深着呢,搅和进去了就别指望全身而退,我这样被冷遇才更好,你啊还是太年轻了,沉不住气。”

    牵扯到弋州古家,连山田家族也掺和进来了,周勇和欧阳婧又是人证,胡朝山侧目看向车窗外的雨幕,这些大人物之间的角逐,能避就避。

    没看早上的会议被推迟到这个点了,那些人也就打电话询问了自己几次,也没有谁带人来西街口将方小姐抓走。

    又等了十来分钟,院子门打开了,胡朝山连忙下了车,透过院门就看到两道身影远远的走了过来。

    蒋韶搴左手撑着大黑伞,右手揽着方棠的肩膀,伞完全倾向了方棠这一边,细密的雨幕的很快将蒋韶搴的左肩膀淋湿了一些。

    邋遢大叔摇摇头,原本以为BOSS谈恋爱结婚了,那也是钢铁直男,生活贫乏的没有一点趣味。

    BOSS以前不是出任务就是在州卫训练,即使结婚了,偶尔回一次家,然后例行公事的交公粮。婚后的生活绝对是相敬如宾,BOSS会给妻子蒋夫人的尊重,但也仅限于此。

    谁能想到BOSS竟然也有这样闷骚的一面,明明一人撑一把伞就行了,可是BOSS却宁可淋湿了也要和小棠同撑一把伞,啧啧,果真恋爱使人疯狂。

    即使隔得远,胡朝山也能感觉到蒋韶搴周身那股强大而可怕的气场,仅仅是一眼,却像是看到自己的灵魂深处,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个敬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内劲武者吗?

    胡朝山知道一些内劲武者的传闻,可知道归知道,武者的世界毕竟离他很遥远。

    但此刻,敏锐的察觉到蒋韶搴的强大,胡朝山看着走在一起的两道身影,莫名的给人一种无比和谐的感觉,而不是外界传言那样是这位蒋队长扒着方小姐不撒手。

    胡朝山敛了敛心神,上前两步打了一声招呼,“方小姐,蒋队长。”

    “让你久等了。”方棠抱歉的开口,昨晚上从韦宅回来天都快亮了,补了一觉就睡到一点多了。

    “方小姐客气了。”胡朝山余光瞄了一眼神色冷漠的蒋韶搴。

    近距离之下,再次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可怕,胡朝山赶忙收回目光,方小姐虽然也是面容清冷,但明显没有那股锐利的杀气。

    “方小姐,这一次古家来者不善,还请方小姐多小心,如果可以的话,封指挥过来会好一点。”胡朝山示好的提醒了一句,封指挥是方小姐的靠山,如果他在,想必古家也会收敛一点。

    “谢谢,我们可以应付。”方棠再次道谢,不过并没有多担心,蒋韶搴都已经安排好了。

    想到这里,方棠不由侧目看向身侧的蒋韶搴,清冷的眉眼里满是依赖和信任,不管发生了什么,有蒋韶搴在自己都不用担心。

    蒋韶搴揽着方棠肩膀的大手微微用力收紧了几分,“上车。”

    政务大楼,会议室。

    即使等了一个早上了,山田-杏子的表情依旧柔和,轻笑着给方宇涛倒了一杯茶,素白的手捧着蓝色陶瓷的茶杯显得相得映彰,“方少,请喝茶,我不像方小姐那么忙,多等一下没有关系的。”

    “多谢杏子小姐的体谅。”方宇涛虽然之前一直在追求安欣颖,可比起那些姿态高傲的世家名媛,山田-杏子这样温柔如水的漂亮女人更符合方宇涛的口味。

    “哼,方棠这架子比方总议长还大,让我们所有人都等着她,难怪敢这样无法无天!”说话的老者一脸的凶狠之相,三角眼里怒意蒸腾,正是古骅的爷爷,被古家派过来处理这事的。

    毕竟古骅两条腿都断了,人虽然清醒了,可双腿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只能让古骅的秘书陪着古三太爷过来了。

    “修复组工作多,方棠昨晚上加班到了天亮,这会没时间过来也正常。”洪亮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让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是一愣,谁都没想到周勇竟然会给方棠说话。

    被众人诧异的目光盯着,周勇黝黑刚毅的脸上一片坦然,昨晚上从韦宅回来都凌晨五点多了,周勇自己是武者,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别说熬夜了,就算三天三夜不睡也没事。

    可周勇想到方棠那过于清瘦的身体和略显得苍白的脸颊,虽然知道方棠的身手可能比自己还强,但方棠终究是个女孩子,早上补个眠太正常不过了。

    欧阳婧的表情依旧沉静而典雅,可是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却猛地攥紧,周勇这样老实的男人虽然容易掌控,可正因为太老实,不知道审时度势,不知道变通,有时候能将人活活气死。

    瞿老、卢大师和方濂平、宋骏还有徐家父子之所以也在这里,则是因为这一次的事还牵扯到了西街口休闲区的投资,所以几人也被方丰益请过来了。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祝秘书侧过身,等方丰益进门之后,这才低声对走过来的方宇涛开口:“二小姐已经到楼下了,我去迎迎。”

    “总算来了。”方宇涛点了点头。

    看着祝秘书殷勤的下楼去迎接,方宇涛终究没有因为不喜方棠而说出阻止的话,毕竟在外人眼里,方棠依旧是方家人。

    几分钟之后,方棠和蒋韶搴过来了,一进门就对上了古三太爷那凶狠仇视的眼神,可惜直接被方棠给无视了,“爷爷,卢大师。”

    “嗯,坐吧,就等你们俩了。”瞿老笑着示意方棠和蒋韶搴坐下来。

    “方棠,当初在弋州,你打断了小骅的腿也就罢了,这一次小骅请你吃饭,你竟然又丧心病狂的对小骅动手,你当我们弋州古家没人了吗?”怒喝声响起,古三太爷砰一声将茶杯重重的砸在办公桌上,恨不能立刻将方棠的双腿打断给古骅赔罪。

    不等方棠开口,山田-杏子轻柔的声音也严肃的响起,“方小姐,凉介爷爷是我们山田家族的人,可如今,他们丹田被废了,方小姐,你和蒋队长下手太狠了,方小姐必须给我们山田家族一个交代,否则这事必定会发展成国际纠纷。”

    “哼,仗着有几分身手就敢杀人放火,还不是因为有靠山!”古三太爷冷哼一声,指责的目光迁怒的看向端坐在主位的方丰益身上,不是有方家撑腰,方棠敢下狠手吗?

    至于方棠和方家井水不犯河水的不和传闻,古三太爷半个字都不相信。

    估计是方棠太会惹事,方家为了名声,所以才放出这样的传闻,这样一来,不管方棠闹出了什么幺蛾子,方家都能撇的一干二净。

    “方总议长,这件事方小姐必须给我们山田家族一个满意的交待,如果方总议长无法处理的话,那只能上升到国际纠纷的高度了。”山田-杏子态度柔和了许多,话里话外的意思依旧愿意和解。

    面对咄咄逼人的古三太爷,再看着插软刀子的山田-杏子,方棠面无表情的开口:“证据呢?没有证据我不接受任何指控,我也可以随便找一具尸体,然后指控古家杀人。”

    被激怒的古三太爷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他没想到方棠竟然还敢这么嚣张,气狠了,古三太爷暴怒的吼了起来,“我孙子还躺在医院里,这就是铁打的证据!”

    咆哮之后,古三太爷突然抓起手边的茶杯向着方棠砸了过去。

    蒋韶搴凤眸一沉,看着砸过来的茶杯,抬手一挥,空茶杯撞击到蒋韶搴的手背上,像是受到了反作用力,又原路反弹了回去。

    哐当一声!茶杯碎裂,叫嚣的古三太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