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都市青春>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第五百六十九章:赵熙

第五百六十九章:赵熙

    这年,二月十二日,天家婚礼轰动整个首都城。

    陆家做足了准备。

    迎亲轿车从总统府出发一路前行至苏家别墅,所行通道皆被封锁。

    旁人除了瞻仰观望之外只能想着,这到底又是哪家的公子小姐,办了一场如此豪华盛大轰动全城的婚礼。

    在此后多年,无人打破这一记录。

    陆琛西装革履满面春风带着陆家迎亲队伍往苏家别墅而去,一路上,一颗心万分忐忑,

    而苏家,即便是欢喜的,但也只是外人欢喜而已。

    嫁娶这种事情,总有人欢喜有人忧。

    娶妻满堂红,嫁女满屋空。

    苏幕一身洁白软沙在身,长发被高高挽起,陆家是个及其注重礼仪细节的家族。

    细节方面,都按照传统规矩来有,不会让人觉得生硬,相反的,稍有些看重之态。

    洁白的天鹅颈露在外面,只让人感叹这又是一个人间尤物踏入婚姻的爱情故事。

    看客们无不感叹这又是一个强强联合的故事,市长之女与首都太子爷,光是身份背景都足以让人觉得这又是一段佳偶天成的佳话。

    苏幕呢?

    她姿态优雅,坐在闺房中接应着亲朋好友送来的祝福。

    而身旁,陶佳看着眼前场景,不免感叹,谁曾想一手结婚证一手毕业证的事情会出现在她身旁?

    十点十分,楼下声响异动,陶佳趴在窗户看了眼,见是陆琛来了,转头叮嘱苏幕,“要矜持,听见没?”

    她怕苏幕是个没出息的,婚没求就跟人走了。

    满堂欢喜声热闹非凡,因着陶佳的要求,苏幕矜持了一番,为难的陆琛可谓是抓耳挠腮。

    直至身旁亲友团出来出谋划策才作罢。

    十二点十二分,迎亲队伍从苏家离开,离别跪拜父母亲时,苏军坐在苏家客厅哭成了泪人。

    平日里打打闹闹的一家人好似突然就散了。

    这个平日里意气风发出现在民众跟前的市长因着女儿出嫁哭的泣不成声,他牵着苏幕的手,愣是不松。

    苏钦这个血气方刚混迹军场的钢铁男儿站在门口偷偷抹眼泪,随罢正当众人沉浸在这欢喜离别的场面时,一国太子爷的衣领突然被人揪起来了,在这个欢喜的场面发生如此事情确实是有些令人惊骇。

    众人倒抽声尚未出来,只听苏钦恶狠狠警告道,“你要是敢欺负慕慕,看我不弄死你。”

    试问,这世间,何人敢说如此猖狂的话语?

    一国太子爷有几个人是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的?

    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

    苏钦,只怕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一个。

    相反,这日,陆琛并不感到生气,而是笑幽幽的望着苏钦,用及其相熟且平常的语气开口道,“你放心,我疼慕慕还来不及。”

    后来,事实证明,陆琛这话是没错的,他是疼苏幕的。

    且还是捧在掌心的那种。

    众人诧异,一来,是诧异苏钦敢威胁陆琛,二来,是诧异陆琛对于苏钦的威胁能用知己好友的语气同他很平和的回答。

    这陆家与苏家内里的深厚,再一次让大家感到了惊愕。

    陶佳在此之前,只知晓陆琛的身份非富即贵,却不知,如此矜贵。

    青丝馆正,十里红妆。

    这日,总统府的盛况从关卡一直铺展到住宅楼。

    十里红妆地,我与你并肩而立。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只为娶尓为妻。

    陆家的排场无一不让一众宾客感到惊叹。

    惊叹这空前盛况,惊叹这十里红妆铺满诺大的总统府。

    惊叹这四周山林红灯高挂。

    惊叹这俊男美女此行步伐。

    惊叹,这又是一段佳话。

    鸳鸯织就欲双飞,一凤一凰贺新婚,花开两朵结同心,双谭映月心相印,八方云集上嘉宾,新人同结连理枝,华堂锦屋证佳偶,一生一世共白头。

    长者的话语在陆家高堂响起。

    陆琛牵着苏幕往前走,迈入陆家祖堂,叩首,起身。

    紧随而来的是长辈沉甸甸的祝福声。

    “一阳初动,二姓和谐,庆三多,具四美,五世其昌征凤卜,六礼既成,七贤毕集,凑八音,歌九和,十全无缺羡鸾和。”

    “新人拜祖。”

    “在拜。”

    “三拜。”

    “佳礼初成。”

    而此时,主宅楼前,一块匾额前放着总统陆翎亲自提的一副狼嚎,沧浪有劲,直叫一众看客感叹苏幕家给陆琛竟有如此待遇。

    【看此日良辰美景,花好月圆,陆苏良缘缔约,载婚同庆,唯亲同喜。】

    陆翎曾同陆琛说,他待苏幕就像半个女儿,自然不会委屈亏待了她,而今日,总统府的排场于大大小小的一切,无一不彰显陆家对这个儿媳妇儿的满意。

    给的待遇,好比古时帝王立后的待遇。

    所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让苏家人放心。

    放心将他女儿嫁进陆家。

    再此后多年,苏幕在也未曾见到总统府有如此盛况空前的场景。

    白日的整场活动下来,苏幕累的浑身疲倦。

    而楼底下应酬还在继续。

    在佣人的帮助下换了礼服。

    傍晚时分,总统府宴会厅宾客云集,来往之人面上无一不带着祝福的面容。

    此时,众人好似都忘记了前些时日的不愉快。

    宾客间推杯交盏时还不忘谈着这工作上的琐碎杂事。

    陆家大喜,政商界名流齐聚一堂。

    来往宾客有许多苏幕从未见过的人,

    陆琛挽着她的臂弯,穿梭在人群中来往敬酒。

    看面容,这人是真心欢喜。

    而苏幕呢?显然是被这繁琐的婚姻程序给摧残的有些萎靡。

    夜间宴会,苏家人也来了。

    卫丽见了苏幕,迈步过来询问她累不累,饿不饿之类的话语。

    正聊着,远处有一身影摇曳而来,一席绯色长裙拖在地上,高脚杯中红色的液体随着她的走动而荡漾着。

    苏幕与卫丽交谈的目光显然是被这人给勾去了。

    微眯眼,望着这个气场全开朝这方而来的女子,确切来说,是名混血儿。

    修长的身段,异国风情,以及那满头的大波浪,苏幕不禁多看了两眼。

    她迈步而来,朝着陆琛而来,站定在其跟前,话语熟稔而又随意,“学长,新婚快乐。”

    “谢谢,”陆琛平静开口。

    后者视线悠悠然落在苏幕身上,带着些许轻嘲与生疏。

    苏幕想,她即便是傻也知道这人在挑衅她。

    莫不是还没正式上岗就有人来砸场子来了?

    苏幕想着,稍有些不大高兴。

    她侧眸,望向陆琛,陆琛同她介绍开着,“赵熙,国外同学,商场精英,目前在公司上班。”

    这本是一番简单不过的介绍,可此时,苏幕却听出了别样的意味。

    目光望向赵熙,端的是一国太子妃的气势,望向她,轻举杯,话语温和且淡然;“谢谢你来参加我和我先生的婚礼。”

    这句话,苏幕今晚说了不下几十遍,可到了赵熙这里,她说这句话的味道是不同的。

    轻嘲,与藐视。

    你瞧,你站在这里也不过是因为我跟我先生大婚你才能来。

    莫要多想。

    期间,苏幕借口去了趟卫生间,陶佳跟在身后,扶着她前去时,冗长的走廊里只有二人走路的步伐,陶佳回眸看了眼身后,见无人,才开口道;“你瞧瞧,你这都没上岗,妖魔鬼怪就出来了。”

    “你也闻到了?”苏幕笑问。

    那笑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与随意。

    “人家那架势,摆明了就是来挑衅你的,你还笑?”陶佳稍有着急。

    苏幕闻言,冷笑了声,喉间的话语是那般不屑于轻嘲;“不过是个公司人员而已,挖我墙角?让她在多活几十年也不见得有这本事。”

    苏幕的性子是个火爆的,陶佳从不觉得苏幕会在这等事情尚吃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