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入戏> 第26章

第26章

    血从鼻子里滴下来,滴在西装外套上,方炽往后仰着头,高准坐在他旁边,不到十厘米的距离,浑身发抖,方炽抓着他的手问司机:“师傅,车窗开一点可以吧?”

    “开什么玩笑,冷气都跑掉了呀。”出租司机是个中年男人,微秃,从倒后镜里警惕地盯着他,怕他把血弄到车座套上。

    高准朝他歪着身体,想靠过来又不敢的样子,方炽干脆按下车窗:“车钱给你翻倍。”

    司机不高兴,但没阻止,只刻薄地嘀咕:“哦哟什么人都有,脑子坏掉了。”

    车是高准叫的,他想早点到家,早点给方炽上药,甚至忘了自己对车的恐惧,狭小的空间,密闭的车窗,他没法不想起那个午夜,想起身上的男人,想起屁股里的疼痛……有力的臂膀把他搂住,他一激灵抬起头,是方炽,紧绷的神经便放松了:“别……会看到……”

    声音小得只有他俩听得见,他指的是司机,方炽握着他的腰,把他往怀里带:“管他干什么,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侧过身,用胸怀把高准整个包住,手放在他背上慢慢地捋:“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高准被他挤在胸口,那勒紧的力量让他放松,只要想想这个怀抱是方炽的,他就可以像婴儿一样安静:“别松开我,”他嗫嚅:“把我弄碎了也别松开。”

    方炽的下巴贴着他的太阳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不松开,你知道我不会松开你。”

    这时的街还很热闹,路两旁的霓虹灯色彩斑斓,那些艳光照进车窗,打在他俩身上,随着车租车在车流中缓慢前行,旖旎着千变万化,司机像看西洋景似地偷瞄倒后镜,两个大男人,西装革履的,腻歪歪抱在一起,咬着耳朵说悄悄话,他在心里轻蔑地“呸”一声,管他们叫“屁精”。

    开到高准家园区门口,方炽朝物业打个招呼,车就进去了,他们都认识他,每天晚上送高准回来时,他们还会热情地客套一句:“方医生回来啦。”

    结了车钱,高准扶着方炽上楼,方炽并没什么大伤,却很享受这样的伺候,就像救了美的英雄享受美人的仰慕一样。下电梯,找钥匙,开门,高准简直是小心翼翼把方炽安置在沙发上,鞋都没顾上换就去找药箱,说是药箱,其实只备着些医用酒精和创可贴。

    阿尔钦博托的巨画下,黑色的真皮沙发上,高准支着一条腿,向前捧着方炽的脸,用小镊子夹着酒精棉,轻轻往伤口上揉,身体倾得近,鼻息都是温热的。

    眼前是一颗脆弱的喉结,还有一片单薄的胸膛,领子敞着,在射灯的黄光中投下三角形的阴影,方炽咽口唾沫,两手搭上高准瘦削的胯骨,感到手掌下的肉体一阵哆嗦,他做贼心虚地说:“小心,”紧接着眉骨上就一疼,凉飕飕的:“你们画画的手可真重。”

    本是个玩笑,高准却道歉:“对不起……”

    手在胯骨的尽头处使力,然后爬山腰线,方炽想停下来,但因为气氛还是什么,他停不住,高准的肋骨小而突出,随着他的抚摸扭曲,他拇指在上头稍稍一刮,高准就朝他一寸寸瘫软,直到柔软的肚腹坍塌般贴过来,被他用手臂圈住。

    屋子静得发慌,能听到高准紊乱的呼吸和远处不时掠过的引擎声,高准无骨地抱住他的脖子,衬衫下光洁的皮肤离他的嘴唇只有一线,方炽知道自己在玩火,这把火闷着有一段时间了,他该让它就这么着起来?正情迷得恍惚,高准颤颤地说:“别走了,好不好?”

    不走,留下来干什么?方炽几乎在转瞬间清醒,松开箍得发僵的手臂,挪了挪,要从沙发上起身,高准不放他,牢牢搂着:“太晚了,没有车了。”

    “没事,我打车。”方炽站起来。

    “我怕,我真的怕,”高准绝望地拽着他一条胳膊:“晚上我通宵开着灯,我不敢闭眼,我像精神病一样在床角缩着,那些记忆纠缠我的时候,我只想着你!”

    他流泪了,那么可怜,那么无助,方炽突然舍不得了,就着高准拉他的力道,把人又抱到怀里:“到家我给你打电话,我在电话里陪着你,我们一直聊到明……”

    “不,我不要!”高准撒娇似地摇头:“留下来,求求你……”

    方炽像那天在诊室一样,偏头吻了一下高准的额角,那里滑腻冰凉,要靠另一个人的体温才能烘热:“不行,”他推开他:“我得回去。”

    高准把他缠住:“别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方炽别过脸,看着门口,高准孤注一掷拉扯他,那样子没有一点尊严:“我保证听你的话,求求你……”

    “松开我,”方炽的声音陡地严厉,一刹那,他又变成那个掌控人心的大医生了,高准抽噎着做垂死挣扎:“不,我不松……”

    “今天一晚,还是以后的每一天,你选。”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方炽已经被逼到底线,对一个心理医生来说,使用了威胁,就意味着他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高准的手果然松劲了,方炽轻轻一抽,就从那双手里抽离,似乎有短暂的犹豫,他最终疾步朝门口走去。

    第二天傍晚,方炽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这天晚霞出得特别早,城市上空被紫红色的烟气笼罩,他看一眼表,五点半整,笃笃笃,背后有人敲门,他知道,即使被拒绝被伤害,高准还是离不开他。

    打开门,一身精致的西装,一头妥帖的黑发,高准笔挺地站在门外,他眼睛肿了,像个伤心的女孩儿:“你知道我一定会来是吧,”他突兀地开场:“所以你等着我,你知道我在你手心里跑不出去……”他咬着呀,一副恨恨的样子:“玩弄我,那么有意思吗?”

    没有比这更直接的质问了,方炽却不害怕,他无需向他解释,或是道歉,只是慢慢欺近他,李秘书下班了,所以在门口就把他抱住,用柔情的手指触碰他红肿的眼睑:“哭了?”

    高准像怕生的小狗,尝试躲他的手指,但再野的小狗也会臣服在主人的抚摸下,他也只是颤抖地承受了,方炽问得温柔:“想着我哭的?”

    高准倔强着,不说话,方炽又问:“讨厌我了?”

    高准的嘴唇开始打颤,委屈地瞪着他,方炽捧着他的面颊:“还是不说话?你好狠的心哪……”

    高准终于挺不住了,一头扎进他怀里,带着哭音:“别作弄我了好不好,别把我拉近了又推开,我受不了……”

    方炽用拇指擦去他的眼泪,哄着他:“我怎么会推开你呢,只是有时候……我害怕得不知道怎么办。”

    “你说谎,”高准抓着他的手掌,把它贴在嘴边:“你才不会迷惘,不会害怕……”越想他越觉得恨,在方炽小鱼际上狠狠咬了一口,方炽没防备,疼得叫出来,惊诧地看着他。

    高准没有怯懦的意思,正相反,他瞪着两只大眼睛,柔肠百转中带着辛辣的挑衅,那神情生动好看,有刮骨刀般的艳丽,让方炽生出一股冲动,想揪开他的领子,扳住他的脖子,生猛地蹂躏上去。

    他的冲动高准感觉到了,那是某种化学信号,让他乖乖等着,甚至微翘起嘴巴,一副发情的样子。同样的,他蓬勃的情欲方炽也捕捉到了,这是个节点,他要么悬崖勒马,要么泥足深陷:“我们开始治疗吧,”他忽然说:“外套脱掉,到椅子上躺好。”

    有那么几秒钟,高准没明白他说的什么,直到方炽放开他走向治疗椅,他才知道他又退缩了:“我在勾引你……是吗?”

    “别胡说,”方炽一笑置之:“你只是情绪不稳定,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高准否认得坚决:“我就是勾引你。”

    “你是异性恋,我也是异性恋,没什么勾引不勾引的,”方炽布置好治疗区,拍拍大红的躺椅:“来,过来。”

    高准面无表情,脱下外套甩在桌上,“嗖”地扯下领带,松手扔在地下:“如你所愿。”

    高准在方炽面前躺上去,有些献祭的意味,脖子稍弯向一侧,像极了古典油画里殉道的圣者:“腹式呼吸是吗。”他利落地解开衬衫扣子,手伸下去脱皮带,被方炽一把摁住:“不,今天我们做眼动脱敏练习,”他的手久久握着,没有放开的迹象:“你放松,把自己完全交给我,”那双手很热,带着汗:“被强暴的时候,让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突然听到“强暴”两个字,高准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他怨恨地看着方炽,怀疑他是故意的:“因为这个是吗,我不干净了,配不上你?”

    方炽叹一口气:“高先生,我们是在治疗……”

    “治疗你握着我的手?”高准咄咄逼人:“你像个情人一样握着我的手……”他眼圈红了,泪水在眼眶里聚积:“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