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入戏> 第53章

第53章

    门开了,张准蹭进去,甄心冷淡地背过身,不理他。

    “我一直等着你,”张准被他的情绪影响,也闷闷的:“你没来。”

    “哦,”甄心靠在书桌上玩手机:“累了。”

    他这是在耍脾气,为了片场跟何铭远的事,张准想解释,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我洗个澡,”窗帘拉着,他脱掉外衣外裤,有些生分地说:“用下卫生间。”

    甄心动了动下巴,意思是随便,气氛很别扭,张准进了卫生间,有意没关门,哗哗的水声惹人遐想,内衣裤一件件扔出来,扔在门边沙发上。

    大敞的门是个邀请,甄心没上钩,却忍不住往门里看,暖光下蜜色的肉体时而一晃,他吞一口唾沫,两腿间有点发紧。

    “你看微博了吗?”张准的声音经过陶瓷卫具的放大,又经过水声的筛减,酥麻麻的。

    甄心想不回应的,却情不自禁出声:“啊,”他烦躁地扔下手机,抓起桌上的剧本,爬上床靠着枕头:“说我耍大牌,不让你挨着记者坐,脑洞也太大了。”

    张准湿淋淋的,裹着浴巾出来,想关灯,想了想,直接钻进被子,和甄心靠在一起。半天,甄心也没个动静,张准不习惯他的冷漠,扭头脉脉看着,甄心绷着劲就当看不见,张准没办法,一只胳膊撑住床头,翻身跨上去。

    “干嘛……”甄心一副嫌弃的口吻,“啪”地扔下剧本,为了不让嘴角上翘,使劲拧着眉,两眼却向下瞟着,撑起来的被子里,张准单手揪住浴巾,一把扯开。

    他光了,另一只手也撑在床头上,居高临下,有一种凌厉的气势,飒飒然带着剑气,甄心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那个你……是不是得过什么剑术冠军?”

    “全国武术比赛南拳、剑术、棍术冠军。”张准生动温热地吻下来,势头凶猛,甄心不得不圈住他的腰,沿着左右扭动的肋骨一寸寸往上摸,张准按住他的手,推着胸口把他摁在床头上,舔了舔充血的嘴唇,露出一种既挑逗又有保留的神态。

    甄心觉得他要干什么,可说不好,眼看着他朝自己贴过来,鼻尖、下巴、胸口只有一线之隔,腰胯却远离,拉出一条奇妙的曲线。

    张准抓住羽绒被角,一甩腕子,那么大一床铺平的双人被,随着他的动势“唰啦”一下滑下床铺,轻飘飘落在地上,甄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红了脸,心咚咚的,有种小女人情态,他们俩毫无遮拦了,活色生香地交叠在一处。

    忽而,张准动了一下,腰肢波浪一样,小腹贴着甄心的胯下擦过去,甄心的脸腾地红透了,受宠若惊看着他,看他春色惊鸿地,又那么动了一下。他想要的公狗腰,张准还记得,放荡地越动越快,甄心想起工作人员说的什么“电臀”,真是那样,比起风骚得张牙舞爪的舞者,张准自有一种含而不放的风流气。

    甄心激动起来,挺着下身就要把人放倒,张准不干,情欲撩人的脸压向他,颇有些威仪地问:“喜欢吗?”

    甄心傻傻看着他,点了几个头,张准又吻住他了,要多缠绵有多缠绵,身体柔韧起伏在他身上,像段永远做不完的梦:“让你更喜欢……”他呢喃,然后扶住甄心滚烫的下体,叉开两腿往下坐。

    试了几次都没进去,他漂亮的眉头蹙起来,甄心一眨不眨盯着看,斜着膀子拉开床头柜抽屉,里头有一管润滑液。张准搂着他的肩膀去够,被他抱住腰背在锁骨上亲出一串痕迹:“明天不用露肉了吧?”

    “明天就我跟秦迅儿的戏。”弄得下身和两手都油腻腻的,张准坐下去,果然一沾,身体就打开了,慢慢进了一半,甄心握着他的东西随便给打了两下,他忽然觉得后头一阵热,肠道猛地痉挛,没头没脑叫了几声,一屁股坐到了底。

    缓了一会儿,他想自己动,可屁股里头翻江倒海,他逞强荡了几次腰:“不行……”他哆嗦着嘴唇:“还是你来……”

    甄心就等他这句话,一起身将他翻下去,红着眼,来着劲儿,发狠地猛干,张准尽情享受他的野蛮,毫无顾忌地放纵,这和跟女人全然不一样,可以想叫就叫、想哭就哭。

    甄心脑子空了,只有荷尔蒙在叫嚣,越挺腰越把张准往床边顶,张准一条腿已经滑到床底下,他吃力地把腿提上来,可没动两下又滑下去,骨盆处嶙峋的骨峰从皮肤下凸出,看起来比完全张开大腿还要情色。

    “慢点……”他很难堪,像干河床上摇摆吐沫的鱼,有种濒死的艳丽。

    甄心的手指在那些骨头上摸索:“这些……”他魔怔怔的:“只有我看过。”

    张准吃力地扒住床沿,以免掉下去,甄心却抓住他床上那条腿,握着脚腕弯折,直到大腿和小腿紧密贴合,整个胯下暴露出来,像颤巍巍的花蕊。

    “好爽……真的好爽……”甄心绷着两腮的肌肉,沉重地闷哼,疯狂往前耸动,因为沾满体液,下体撞击的声音异常响亮。

    张准半个身子都出去了,摇摇挂在床边,手努力向上伸着,想搭甄心的胳膊,但他没撑住,枉然扭动着,被活活顶了下去,也不知道是下坠的恐惧还是来自前列腺的快感,甄心虽然从他身体里脱出来,他还是“啊啊”叫着高潮了。

    甄心迟钝地捞了他一把,没捞住,眼看他落在轻软的羽绒被上,满身通红,乳白的黏液淋淋漓漓滴在腹部和大腿,躯干不由自主地抽动,显然还沉溺着。

    甄心坐在床边痴迷地看,飞快地给自己打,最后那个点来得异乎寻常地快,毫无防备就猛地射了一手:“你掉下去的时候……”他断断续续地说:“夹得我好紧!”

    张准捂住脸,欲盖弥彰地合上腿:“你有没有觉得……”他压低声音:“我们有点怪?”

    “哪里怪?”甄心两手着地爬下去,爬到他身上,贴着他的嘴巴听。

    “不像别的情侣,”张准的语气意味深长:“我们不一起吃饭,不聊天,不吵架,只有做爱……”

    甄心愣了一下,灿烂地笑起来:“起来,”他捋了捋张准的头发:“我们去看电影,”用绵绵的台湾腔,他说:“浓情午夜场!”

    第二天是甄心和吴融的对手戏,有化妆特效,有肢体冲突,陈正森带着甄心走位,按理说吴融应该过去,可他不乐意,和几个工作人员窝在一起,有一句每一句地闲扯淡,小汪特崇拜地问他:“吴老师,像这种程度的打戏,你根本不当回事吧?”

    “哎我去,”吴融轻蔑地乐了:“这他妈也算打戏……”

    忽然谁悄声递过来一句:“新爆料新爆料!”

    小汪他们几个立刻围过去,吴融有点好奇,也跟过去看,一个秒拍视频,室外没wifi缓冲很慢,他不明所以地问:“什么玩意?”

    大伙都很兴奋,也没多顾忌:“就‘影武组’的最新进展。”

    “影武组”,影帝和武术冠军的简称,最近很火的热搜头条,连吴融都知道。

    视频缓冲出来,环境像是演播间,镜头有点晃,明显是手机拍摄,甄心很得体地和几个记者模样的人在聊天,忽然他看见了什么,急着往前走,镜头跟上,张准出现了,半靠在墙边,好像绊了一跤,甄心看样子想扶他,被他推了一把,狠狠撞在对面墙上。

    视频戛然而止,微博文字是:说影帝耍大牌的睁大狗眼,现场工作人员拍摄,你家武术冠军真是“以德服人”,无关路人都看不过了!

    发出来刚五分钟,转发量已经过万,工作人员们静了一会儿,开始嘀咕:“准哥真是过分了……要我是甄老师我也跟他不对付……我去!都动手了,之前拍床戏那阵黏糊糊的,我还以为他俩……”

    吴融心里不舒服,想替张准辩解,又觉得甄心有些可怜,这时候扩音器里喊:“都就位啦,准备开拍!”

    吴融抖了抖他的行头,皮夹克迷彩裤,走到路中间,群众演员在两旁来来往往,隔了五十米,路尽头是甄心戴着眼镜的脸。

    张准这组是周正带着,没什么重要情节,都是秦迅儿的补拍,调整布光的间歇,秦迅儿端着保温杯过来,难得叫了一声:“张老师。”

    说实话张准有些怕,他俩没什么交集,几乎没说过话:“秦姐。”

    “什么姐呀,”秦迅儿不大高兴地拍了他肩膀一下,撩动黑得发亮的假发:“我们俩本来有场床戏的,”她挑着眉,那份漂亮有种压迫感:“可惜陈正森改了剧本。”

    幸亏改了,张准心想,秦迅儿靠得更近些,似乎想说什么,恰巧小邓过来:“哥,”他脸色有点难看:“你过来一下。”

    张准脱开秦迅儿,跟着他走到角落,小邓把手机拿给他:“你看看,应该是真的。”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