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入戏> 第54章

第54章(2/2)

留情的咒骂还让高准心碎,他一下子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方炽背对着他抽动,他颤颤地,尝试抱住那片消瘦的脊背,想用整个胸膛去温暖,可悲伤似乎是会传染,他啜泣得比方炽还厉害。

    “对不起……”他说,几乎同时,方炽也这样说,两人异口同声。

    他们紧贴着,茫茫然,随波逐流在无边的苦海,往日那些刹那心动,那些试探和暧昧,那些爱那些恨,走马灯一样闪过,直到方炽推开他,站起来,捂着脸走进洗手间。

    高准半伏在椅子上,泪眼模糊地追着那个背影,在洗手台前,轻轻拍着水花,高准猛然有一种贪婪的念头,就是想在一起,和他在一起。

    “你走吧,”方炽却说,伴着冬日冰冷的水声:“治疗结束了。”

    高准僵住,脸孔委屈地抽动,可方炽看不见,正因为看不见,高准可以侥幸假装,装得风流成性:“临走,不跟我睡一次吗?”

    方炽拧上水龙头,没答话,高准的心空了,点了好几次才点燃一根烟,踉跄着起身,走到窗边,戚戚然看着窗外热闹的人流,背后方炽走出来,在几步外停下:“离开他,别作践自己。”

    高准笑了,就当最后留个念想吧,他想,静静抽了阵烟,转过身,用一种千疮百孔了的傲慢,挑逗地看向方炽:“你不跟我睡,又不让我跟别人睡,你想怎么样。”

    高准掏钥匙开门,已经半夜了,结果屋里亮着灯,邹运坐在破沙发上,烟灰缸里满满一缸烟头:“回来啦。”他站起来,揉了揉眼睛,想得不行又躲避着,小心瞄了高准一眼。

    高准擦过他,要去拉墙角的箱子,邹运淡淡地问:“睡过了?”

    高准停下来,回头看着他,邹运低下头:“睡就睡了吧,饿不,饺子我保温了。”

    高准叹一口气:“我是回来……”

    邹运知道他要说什么,大声打断:“我给你买了双鞋,”他经过太多了,梗着脖子,指着电视柜前,那里周周正正放着一双白色运动鞋:“是正品……”

    “我根本不穿那种鞋。”高准只扫了一眼,从墙角拖出箱子。

    邹运着急地看着他,看他把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拽下来,往箱子里塞:“不走行吗?”他问,像个不会挽留的孩子:“你出去玩,我不管,只要你不走!”

    “你说对了,”高准前言不搭后语,手里揪着那堆乱衣服:“我和他睡了,我以为睡一次就够,可睡了才知道,我想一辈子和他睡!”

    言外之意,邹运才是多出来的那个,这话他听懂了,露出一种受了伤的表情,可一转眼他又笑起来,耍赖地拉着高准:“一晚,就一晚,”他把箱子从他面前推开:“我帮你收拾,你去洗澡。”

    高准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可能是可怜,也可能是无奈,慢慢松了手。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