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入戏> 第55章

第55章

    陈正森扔下手机:“炸了,”他烦躁地按着太阳穴:“记者和粉丝再这么闹下去,我们不用开工了!”

    甄心低头不说话,右手缠着绷带,张准坐在他旁边,没什么表情,他这种态度,陈正森忍不住说:“你已经被妖魔化了知不知道,没你的戏你跑来干什么,外景戏你动粗!”

    “对不起。”张准痛快道歉。

    “我强调过多少次了,个人情绪不要带进剧组,”陈正森说得实在:“说到底我们拍的是爱情片,主角打起来了,谁会买票来看,你会看?”

    陈正森背后的电视机开着,正在播娱乐新闻,张准放倒甄心的画面一遍遍重复,因为是静音,只能看到主播在喋喋不休,画面切换,明显是驻地大堂,吴融压着帽檐被长枪短炮围住,他鼻骨上贴着药布,脸色不好看。

    画面下方出滚动字幕,记者问他:“吴老师,你面部受伤是不是像传言说的,是影帝甄心借拍戏施暴!”

    吴融翻个白眼:“拍戏怎么可能没磕碰,比这严重的伤我不知道受了多少,怎么没看你们这么关心?”

    “吴老师!《入戏》另一名主演张准殴打甄心的视频在网上快速扩散,圈内有传言说他私底下喊你师哥,请问这算不算为你出手?”

    他们提到张准,吴融压不住火了:“他为谁出手你问他啊!”

    “你们都是打星,在剧组里搞小帮派,还出手伤人,吴老师你……”

    看口型,吴融是爆粗了,但字幕没打出来,他指着记者的鼻子:“我警告你,再乱说信不信我告你!”

    “最后一个问题,吴老师!最近网络盛传“影武组”不合,网友上传了大量视频佐证,请问他们在组里的关系是不是真的水火不容?”

    “不合?”吴融笑了,一把抓过他的话筒:“他们关系非常好,好得超乎你们想象!”

    采访结束,主播又对吴融过激的态度做了一番品评,陈正森叹了口气:“戏停两天,你们回去给我反省,明天是“爱斗时尚夜”,去转一圈,改善一下媒体形象。”

    甄心和张准站起来要走,陈正森补上一句:“相亲相爱一点啊!”

    从外把门关上,甄心立刻去拉张准的手,张准躲开了,甄心凑上去要说话,张准还是躲闪,两个人一边观察周围的动静,一边在狭窄的走廊上无声拉锯,远处响起电梯停靠声,他俩迅速分开,甄心走前头,张准走后头,隔着三五米距离,一抬头,过来的是吴融。

    “哎呀妈!”看见他俩,吴融夸张地抱住脑袋:“别让我看见你俩,心脏受不了!”

    张准紧张得停住脚步,眼看着甄心和他越走越近,他们不说话,有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劲头,走到一起,两人不动了,张准想往上冲,甄心这时却莫名其妙举起了左手,吴融很轻蔑地打量他,挺勉强的样子,往高伸出巴掌,“啪”地跟他拍了一下,他们笑起来,然后擦肩而过。

    “准儿,”吴融向他走来,亲热地张开双臂:“晚上喝酒去啊?”

    张准没去,跟吴融简单聊了几句,回房间了。甄心没在门口等他,说不上是轻松还是失落,他关上门,疲惫地靠在门上喘息,鞋没来得及脱手机就响,是甄心。

    “喂,”别别扭扭的,那边说:“怎么不过来。”

    张准的语气也不好:“你不也没过来。”

    甄心顿了一下,有些火大:“凭什么每次都是我过去,你差点把我手扭断了,主动过来一下能死啊?”

    “我不想看见你行不行,”张准想起那本杂志,想起上头那些肌肉油亮的食色男女:“自从被你缠上,我他妈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甄心冷冷笑了:“我缠着你,我怎么那么爱缠着你呢!”

    张准还想说那2000万,想埋怨他的自以为是,甄心却挂了电话。

    张准呆住,甄心从没拂过他的面子,更别说挂电话,心里涌起一股酸,有委屈,还有埋怨,这种感觉很陌生,像从根子上变成了女人,受不得冷落。他强压着情绪,脱衣上床,漫无目的地玩手机,上微信刷微博,一搜自己的名字,就看到这样的话:“剧组瞎眼了,找张准这种货色给甄爷配戏!”

    “就是,这么多小鲜肉不找,找个挺大年纪的老男人,谁要看,坚决抵制!”

    “这个张准也是神,不知道抱上谁大腿了,前几年还给甄爷打下手呢,想想我是甄爷,顿觉心累……”

    “草,跟甄爷炒不合传闻,张准根本不配好不好!”

    情绪真的控制不住了,张准把脸往柔软的羽毛枕头里埋,手指死死压着鼻梁,他深切体会着什么叫孤立无援,无端的谩骂,身体和心理的失衡,那沉重的2000万,还有甄心的不理解……痛苦地觉得要窒息,这时手机响,他红着眼看,是甄心。

    他接起来,但不说话,那头也不说,这是场博弈,看谁先心软,结果甄心又挂了。

    神经病!张准心说,奇怪的是,心情却好起来,懒散地握着手机,有些期待,悬着的心有了底,果然不到五分钟,甄心又打来了,一张口就是:“我错了总可以吧!”

    理直气壮的,没一点认错的意思,张准没回答,但气氛是个微妙的事,甄心在电话那头都能感觉出来,他在笑。

    “我手真的很疼,”他对着沉默自说自话:“想手排都不行。”

    张准没明白他说的“手排”是什么,也没问,甄心接着说:“你过去好多硬照都是露肉的啊,这么嚣张。”

    张准好像一下子明白了“手排”的意思,脸热起来,终于开口:“你在哪看的?”

    “网上啊,一搜一大把,”甄心的声音黏黏的:“人鱼线好深啊……”

    不要脸似乎会传染,张准的声音跟着软下去:“别说的跟你没摸过一样。”

    那边应该是翻了个身,能听到床单摩擦的声音,然后低声问:“在床上吗?”

    “嗯。”张准应得漫不经心。

    隔了一会儿,甄心又问:“穿着衣服?”

    这是个怪异的问题,张准刚要答,忽然想到什么,迟疑地吞了口唾沫:“干嘛?”

    “不干嘛啊,”甄心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脱了,脱光。”

    真的是他想的那样,电话做爱。张准口干舌燥,不自觉盯着自己的大短裤,甄心的喘息声传过来:“脱光,开免提,”浓重的鼻音,听起来欲火焚身的:“你说话给我听……”

    “你……”张准很轻很轻地说,生怕挑逗了他:“不是演的吧?”

    “我超硬的,”电话里鼻息滚烫,能听到规律的咕唧声:“流出来很多……你脱光了吗,躺着还是趴着,有没有打开腿?”

    张准确实把短裤脱了,不知羞耻地,插着耳机陷在被窝里,手指不老实地在下身徘徊:“别说这种话……”

    他一出声,甄心的呻吟就变大:“多说一点,你在干嘛?”

    张准不想说的,可舌头不听脑子的话:“摸……下面。”

    “我想插进去哎……”甄心猴急地催他:“你摸后面好不好?”

    张准于是从前面伸手,试着往两腿之间插,中指努力捅了几次,都没进去:“不行……”

    “戴上套子,”甄心说,他了解他的身体:“有润滑,你两根指头也行的。”

    张准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真按他说的撅起屁股,把油乎乎的保险套套在手指上往里捅,这次是从后面,颤巍巍哼了两声,进去了,甄心听得出来,立刻说:“我要插到底。”

    像中了魔,张准乖乖往深处捅,甄心又说:“你的乳头好挺哦,”张准就捏自己的乳头,甄心说:“你夹得我好紧,”他就使劲缩屁股,直到甄心问:“有没有很想射?”

    手指太细了,张准不满足地抽动:“你给我下来,快点!”

    今年“爱斗时尚夜”的主题是“春风沉醉的夜晚”,将近农历年,天气还很料峭,室外等待区大把的女明星披着长款羽绒服,从助理手里接过冒着热气的保温杯,甄心和张准站在其中,贴得很近,像陈正森说的那样,“相亲相爱”。

    上红毯,男星也是化浓妆的,粉底、眼线、裸色唇膏,张准不太适应,一直舔嘴唇,虽然活动请柬上dress code一栏写的是black tie creative,他还是保守地穿了一身灰西装,浅浅的钉头纹,白领结,领针和袖扣是同款cartier,借甄心的。

    甄心就随意多了,海军蓝西装,青果色衬衫,同色口袋巾,头发做过,卷卷的有种闲适的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