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凡途归真之紫琊传> 第五百六十七章 闯入妖墟

第五百六十七章 闯入妖墟

    紫色神光如龙般冲天而起,于生命之树粗壮的主干上方萦绕盘旋。弥漫撞入了云间影里。须臾之后,天空中便降下了倾盆大雨。发丝般细密的雨幕在青丘之山中飘摇挥洒,沉睡之中的青丘之山被唤醒了。

    雨水洗刷去了焦黑的土层,无数株新绿芬芳的花草带着蓬勃春意,自山路边盎然生长。干涸的溪流中重新涌出了滚滚清泉,纷飞的雨洗净了崇山峻岭,造就了大地新生。原本破败荒芜的青丘,竟然在陆扬引动的生命之力下,转化成了焕发着勃勃生机的一方净土!

    沐浴在雨的帷幕之间,无数根茎贪婪的吮吸着生命力量。庇护青丘之山的生命之树在光芒中拔升向天。它摇晃着树冠,将无数枯叶抖落归还大地。同时在树顶上方的翠绿新枝中,还冒出点点萌芽。那其中缔造着象征生命的种子。

    磅礴的树冠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守护能量,扶摇九天,化为了一道碧绿色的浪潮之光。将整片青丘之山的空间都遮蔽在内。亏得陆扬赐予了它新生,使得生命之树内部,已经恢复了饱满的生命能量。有它遮蔽着青丘之山,在日后定然又能庇护狐族繁衍千秋岁月。

    在陆扬的面前,生命之树已经复还了曾经的模样。它约有千丈之高,树身外延伸出的那些宽大枝干甚至可行车走马。一条条宽广的筋脉迢迢连接远山重林。这神树蕴灵万年,实乃天地间神异之物。

    不过强中自有强中手,陆扬曾听闻在神界上方,自天地初分之时便生长有一棵无穷巨树。它庞大的树身通联位面空间,贯通神界上十域撑起空濛穹天。陆扬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存想起来,那必然是一种无比磅礴的壮丽景象。

    而那棵传闻中的神木,亦是被列入了‘诸天神器榜’内,排列第三。名曰司天神树。神树虽没有御敌之能,但神树上方历经亿万年蕴灵,哪怕是一段根茎,都称得上是远古神器那般的至宝。这是除了‘青铜古剑’、‘洪荒火符’之外,最强大的一方诸天神器。

    陆扬的兄长李青阳年少时遨游诸天,曾经亲眼见到过这棵神树的真貌。那时,他在‘司天神树’上面,有缘摘下了一个青葫。这青葫非同凡响,乃是如意之宝。内蕴瀚海般的宽广空间。若是大,可吞天纳地;若是小,则可幻如芥子。这便是于‘司天神树’力量润泽下的神物。

    “神树啊!你已恢复了力量。但本尊此来青丘,实为寻访。不知可否带我去妖墟空间之内?”

    陆扬立足树下,长声呼唤道。神树有灵,与狐祖的力量乃是相互方向来维系着空间的稳定。现今那开启妖墟的钥匙‘辟魂古玉’已经遗落,唯一的办法,即是生命之树来开启那位面的通道。此时,那古树中的灵念唯独对陆扬感激不尽,它全力引动力量,沟通了那一方面的界限。

    大地动摇,浮动于地表中的一道道根须无不散发着金灿灿的光华。一道金色的空间之门,也在生民之树的主干上方洞开了。这空间门内古老荒蛮。波澜壮阔的黑色玄水在其中弥漫着恐怖的气息。冥河血渊,妖墟的外围世界。陆扬曾经怀抱神狐,在此处屡次遇险。回想起来,那时他满腔勇气与决绝,为了拯救沉眠不醒的青瑶,他当真是赌上了自己那脆弱的生命。

    没有丝毫犹豫,他化为一道星影消失在了原地。这次再回到妖墟,他已再不是曾经那个孱弱的少年。而是一位真正的神祇。冥河内的汹涌巨浪,以及那河中的噬人怪鱼没有令他飞行的身躯稍有停顿。

    他眼见无数狞恶而丑陋的魔鳞怪鱼追逐着恶浪跃出冥河,大张巨口,朝着陆扬吞去。他眼底凶光一闪,食、中二指并拢,猛然向前挥出。顿时一道无形的剑气自指尖平掠,幻化出一道虚幻的猛烈剑气在冥河上空轰然横扫数里,将无数跃浪飞来的怪鱼,一击便斩为数段。

    恐怖的剑气撼动着冥河下方滚滚波涛,那下方的水势愈发的凶猛了。墨黑阴沉的水底下方旋涡横生,一道丑陋的墨绿色怪鱼自其中钻了出来,它旁生的两道黑鳍形如巨爪,爬水上浮,张开巨口。将如箭般的墨黑色毒水,朝着半空中的陆扬喷射而去!

    “魔鳞鱼王么?”

    陆扬摇了摇头,这家伙只不过泯天境的修为,在他的眼里确实不够看。传说这家伙嗜食腐烂之尸,一般在浑浊的水域会有所踪迹。却不曾想在冥河之中也有一只。但它初入泯天境,并没有诞生出灵智来。所以才会但敢在河底阻拦陆扬的行程。

    “滚开!”

    陆扬不愿搭理这丑陋的水中怪物,一步和光同尘当空如鸿鸟般冲下,刹那间避开了那毒水箭的穿射。脚踏祥光,悬停于墨色水面之间。同时右掌五指凌厉张开,两道泛着瑰丽色彩的星月光索顿时自虚空中飞驰而出,如蟒般缠绕上去,牢牢的捆住了这魔鳞鱼王的身体。

    在滚滚神力镇压之下,魔鳞鱼王莫能动作。这星月光链乃是月盘玉仙芝随着陆扬成神之后,进一步开发出的玄异法术。它的力量此时已变幻万千,万万不是从前那几个能力可以相比较的了。此时这宝索浮光闪耀,其中蕴有着无穷威严。大有化腐朽为神奇的韵味。

    陆扬手持法索,直接向斜后方挥出,将魔鳞鱼王巨大的身体直接从水中拽了起来,狠狠的砸入了另一侧的冥河水底。巨大的撞击力,使得魔鳞鱼王当即便撞得七荤八素,直接便晕阙了过去。陆扬唯独念它修行不易,所以不愿伤它性命。留着这家伙,当这里的一个守护者也好。

    弹指间便降服了魔鳞鱼王,陆扬踏水飞身,几次闪动之间便登上河岸。却见岸边恶风呼啸,数十头毛发幽黑的恶狼正在饮那冥河之水。见了陆扬,俱都龇牙咧嘴,爪牙生辉。意图一拥扑上。但陆扬何等修为?

    紫色的眼瞳,淡淡的扫视了一眼这些面前的幽火风狼,轻轻的跨出一步。顿时,庞大的神之气息只骇得岸边那些风狼惶恐逃窜。他记得从前来这里的时候,遭遇了幽火风狼的袭击近乎九死一生。亏得那红衣尸魔出现在林中,才吓跑了这些妖狼。

    可是如今风水轮流转,狡诈的狼群在察觉到他的气息之后,只有逃窜的份,甚至都不敢靠近他的身边。他微微一笑,没有遮掩自己的气息,朝着林中举步走去。磅礴的气息只骇得林间大片妖兽仓皇奔逃,其中,亦是包括着那熟悉的可怖身影。

    令陆扬惊奇的是,几年过去了,那形容渗人的红衣尸魔依旧还在守护着那个棺木。即便是察觉到了无比危险的气息,他也没有放弃那棺木中凤冠霞帔的女尸独自逃生。见到这家伙缩在洞中,口中荷荷而呼,畏惧的望着陆扬。他一声轻叹,一挥手掌,一股紫色的生命之力轰然打出,刹那间便笼罩了尸魔的身体——

    但是,意想之中的魂飞魄散却并没有出现,他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一切。奇长无比的紫色指甲,从他的手掌上方脱落了。原本腐烂的肌肤中,重新生长出了血脉与筋肉,面上,亦是缓缓出现了血色。

    这一刻,他可谓是脱胎换骨,在奇迹般的生命之力接引下,他竟然自腐尸亡灵之身,重新复原回了人类的模样!他惊愕的不明就里,却因许多年来未曾开口做人言,亦是只能口中嘶哑的吼叫着,拜倒在地,对陆扬连连磕头礼拜,感谢他将自己复原回曾经的模样。

    将他复原了曾经的面貌,陆扬也觉得是做了一件好事。他走上前去,含笑扶起了这个苦命的男子。如不是狐祖怜其境遇悲惨,恐怕他早已被人间不容,或是被某些行侠仗义的仙家剑客所消灭了。能够有着今日复还人身之时,亦是他的命中所幸。

    “大哥,先别急着道谢,且看看你的妻子吧。”

    那人愕然,却发现,自己身旁棺木之中,那名凤冠霞帔的女尸,喉中竟然缓缓有了微弱的呼吸之气。紧接着,她苍白的面容上面便又多了一份殷红的血色。看起来,她也在那紫色的生命光华中,复苏了啊!

    原来她身死后一股怨气未消,三魂被阴气守定体内不曾泯灭。又被聚集阴性之宝物‘冥河驻颜珠’所定。陆扬的生命之力只不过是赐予了他一道生机,便将她成功的唤醒了。此时夫妻相见。虽然彼此都暂且失了言语之能,但他们二人,都深深的了解为了彼此曾经做过什么。

    紧紧相拥的两人涕泪交加,近乎失声。哪怕是在这荒凉的妖墟,黑暗的世界里,他们却也都不在乎了。她这一身火红的凤冠霞帔是为了他所留,这份感情,哪怕离去后到了阴曹地府,忘川彼岸之间,她也要以最美丽的模样,守候在爱人左右。

    ……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