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言情女生>怦然婚动:强宠小娇妻> 第236章干什么不依不饶的

第236章干什么不依不饶的

    难怪连员工教出来的孩子都那么不懂事,没家教。”又是没家教。

    陈墨从小就被舅妈,被村子里的人说这句话,所以她对这句话很敏感。她受过的侮辱,不能再让孩子也经受一遍。

    陈墨正视着那个女人,一字一句沉声开口:“这位女士请你嘴里放干净,你对一个公司的意见,请不要放在个人的身上,况且是一个小孩子。否则我不介意替你家长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家教’两个字,具体指的是什么。”

    “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不管,反正今天你家孩子弄脏了我的衣服,不把这件事解决,你们就别想走。”

    “能做的我已经做了,要怎么解决看你。还想怎么样”随着陈墨这次开口,旁边围观的人也看不下去了。

    “人家都已经道歉了,小孩子又不是故意的。干什么不依不饶的。”围观的客人不知谁说了一句,然而烈焰红唇的女子丝毫不在乎这些。

    她上前两步,伸手欲去碰恬恬,被陈墨侧身躲过,冷眼看着她,陈墨说:“让开。”陈墨的声音没有太大,但是冷沉的却让那女子的手微微一顿,没敢再靠近。

    就在此时,一时旁观没走近的白落尘走近了陈墨母女,滑动着轮椅走近。

    一看到自家爹地,恬恬小丫头像是找到了给自己撑腰的,从陈墨身上下来,跑到白落尘身边,拉着自家爹地的大手,指着那个女人道:“爹地,这个阿姨欺负妈妈。”

    “嗯?”白落尘点头,问恬恬,“这个阿姨为什么要欺负妈妈?”

    听白落尘这么问,小丫头垂着头,低声道:“恬恬弄脏了阿姨的裙子,但是恬恬不是故意的。”小丫头的确不是故意的,而且陈墨也好言好语的道了歉,说了赔偿,但是对方就是不肯善罢甘休。

    听到小丫头叫爹地,那个故意为难的女人朝白落尘看过去,就看到一个长得很不错的男人,只是那男人坐在轮椅上。

    不屑的扫了白落尘一眼,那女人双臂环胸,冷笑:“娘俩不占理,就叫来一个瘫子。”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陈墨。

    把拿在手里的墨镜重新戴上,陈墨嘴角始终勾着浅浅的笑意,她踱步不紧不慢的靠近那女人。在那女人还未问出声她想做什么的时候,陈墨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打完之后,陈墨掏出纸巾擦了擦手,对在场的人道:“各位都看到了,是这位小姐不依不饶欺负人在先。我动手,也是事出有因。”

    对于陈墨的话,众人点头赞同,那女人的做法,周围早就有人看不下去此刻更是指指点点指责着她。

    脸上火辣辣的疼懂让她立马委屈的捂住脸,加上被人指责,那女人咬紧牙正准备再开口,身后就传来了高跟鞋接触地板的声音。

    “秦宜,你也不等等我。”甜美的声音传来,那女人说着走近那傲娇的女人。

    那女人面色温柔,带着笑意。走进来的时候,似是丝毫没看出来里面的气氛。一听到她的声音,刚刚还傲娇的女子立马跑到她身边,带着委屈开口:“露露姐,你看我的衣服。”说着,那女子将自己裙子上的污渍又展示了一遍。

    看到这样,后走进来的女人立马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弄得,刚刚来之前不还好好的”

    “都是她们——”那女子指着陈墨,后走进来的女人朝陈墨看过来,这一看不要紧,她和陈墨都愣住了。

    那女人看了陈墨一会儿,走近她似是见到了故人一般露出温柔的笑容:“你是雪姨家的陈墨吧?你忘了我了吗?”

    陈墨看着她,她当然没忘。方露露,那个当初因为同一件礼服,想致自己于死地,却最终害得自己毁了容的女孩儿。

    尽管这张脸有了变化,但是音容笑貌陈墨还是认得出来的。

    她不是毁了容了吗?怎么现在看不出一点的痕迹?

    “方小姐?”

    “对的,方露露。怎么你不认识我了?”方露露大方承认。

    陈墨抿了抿唇,“好久不见,不敢认了。而且,你的脸,更漂亮了。”

    听到陈墨的夸奖,方露露似是很开心,她摸着自己的脸庞,“没什么好奇怪的,陈小姐不是还死而复生了么。”

    方露露似是半开玩笑,她的脸上笑的单纯。

    看到方露露和陈墨相谈甚欢,一旁的秦宜站不住了,她拉着方露露告状道:“露露姐,就是她孩子弄脏了我的衣服。她是薄氏企业的。”

    秦宜指着陈墨,似是巴不得方露露知道陈墨和薄氏有关系。

    而方露露则是一脸的平静。她笑容里带着宠溺,安慰的拍了拍秦宜的手:“别那么小孩子家气,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让人笑话。回去我送一件新的,好不好?”

    看着两人的对话,陈墨觉得如果不是方露露主动承认,她是真的不敢认。现在的方露露说话,举动懂事成熟多了,完全不像那个因为礼服跟自己闹得死去活来的小女孩儿了。

    但是,尽管这样,陈墨也不敢轻易的放下戒备。毕竟,有些人太会伪装了。像苏然、苏倩茜,他们都骗过了那么多的人。

    不好意思的看向陈墨,方露露开口道:“陈墨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小宜就这个脾气,你别介意。要说咱们都是旧相识呢,秦宜的姐姐叫秦甜,当年你见过的。”

    原来,这个傲娇跋扈的女人是秦甜的妹妹,陈墨对秦甜这个名字印象不深,但是当年薄氏年中酒会上遇到过的人,她多多少少还是记得的。

    她记得貌似秦甜喜欢叶天睿,自己请叶天睿装自己男朋友的时候,人家还吃过醋。

    世界真是小,兜兜转转,陈墨不仅和以前有过过节的人都碰到一块了,还和她们的亲戚也认识了。

    “切,我姐才不稀罕认识她。”秦宜依旧傲气十足,方露露也不再说什么。

    注意到陈墨身边的小丫头,她目光一辆,惊讶出声:“这是你的女儿?那这位先生是孩子的爸爸吧?真好,几年没见你都有孩子了。幸福的一家三口,真让人羡慕啊!”

    “没什么好羡慕的,你也会有的。”陈墨淡淡开口。

    “对了,没什么事我们先去吃饭了。跟人约好了要去做头发的,不能去玩了。陈小姐,我们有时间再聊。”方露露说着,拖着一脸不情愿秦宜就要离开。

    “好。”看着她们离开,陈墨目光却越发深了,她推着白落尘回到原座位之后,白落尘看着面色未沉的女孩儿,将她面前的牛排拿到了自己面前。

    白落尘把牛排一块一块切好后,才推回到陈墨的面前。

    “刚刚那两个女人,你认识?”看得出见过那两个女人之后,陈墨便像是有了心事。

    被看出来陈墨也没打算瞒着,她点点头,“那个方露露是薄夜宸的爱慕者,以前她就看我不顺眼。有一次薄氏的年中酒会,我和她因为撞衫,导致她毁了容。现在……那个时候她很恨我,可是现在……”陈墨清晰的记得,方露露受伤的时候,对她的恨有多深。然而现在她仿佛什么都忘了一般。

    陈墨想不通,难道真的是方露露已经想清楚,当初她的毁容和陈墨没关系了吗?这个答案陈墨自己都不相信。

    听着陈墨说的,白落尘点点头。陈墨的担心没错,现在薄氏在陈墨的手上,不容许出一点差错,不管这个方露露为什么会对陈墨放下恨意,又为什么变得这么善解人意,防人之心不可无。

    下午,让司机将陈墨和洛珩宣送到了公司,白落尘和孩子就离开了。回到云城也有一段时间了,恬恬也该上学了。

    现在陈墨是没多少时间管这些,了,所以这个重任也就落到了白落尘的身上。

    路上小丫头坐在车后面,犹豫了半天,才扒着自家爹地的腿,闪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爹地,我可以不去上学吗?”

    白落尘微微蹙眉,低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小丫头,肯定的回了三个字:“不可以。”自家爹地的脾气小丫头是知道的,可以允许她撒娇卖萌,但是爹地认定的事,再怎么说也是没用的。

    但是小丫头还是不甘心的想再试一试,“那爹地,要是恬恬上了学不习惯可以不用去了吗?要是学校有小朋友栖呼恬恬,是不是爹地就不让恬恬去了?”栖呼的意思是欺负,小丫头的发音不正确,字都说不清楚。

    她本以为如果自己在学校受了委屈,爹地心疼,就可以不让自己去了,但是看着自家爹地那一脸肯定的样子,小家伙瞬间觉得没戏了!

    扁着嘴坐在车椅上,小丫头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白落尘知道她这是生气了,但是小孩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