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晚明霸业> 第七百四十八章 战场之光

第七百四十八章 战场之光

    第七百四十八章  战场之光

    王道连一脸震惊的看着前面山沟里的密布如同星辰的火把,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支新编成的队伍大半夜在主管的要求下强行军,竟然奇迹般的再西沟里遇到了蒙古骑兵。

    蒙古骑兵不是已经表示了对大明的驯服了吗?

    虽然他们不会听从大明的指挥,不会与大明一起夹击满清,但是绝对不该出现在战场上,莫非是宝日龙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

    他们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昔日里已经臣服了大明的蒙古骑兵再次选择了叛变,叛变就意味着无休止的战争。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一脸沉着的胡鹤,他不知道这位新人的加强排排长到底是福大命大,还是自己太过于倒霉。

    见到这厮沉着冷静下,竟然时而露出几分兴奋,他就知道,这厮其实早就知道了,倒是他娘的沉得住气。

    “这是老天爷送来的战功。”胡鹤压低了声音,对身边儿的参谋们说道:“让探马摸过去,第一大队拦在东口,挖建临时阻马工事。第二、三两个大队,给我带着猛火油从边上摸过去,准备放火烧营!”

    王道连按住胡鹤的手臂,低声道:“胡排长,对方多少人?”

    “数千。”胡鹤瞅了一眼:“不过在这种谷地,他们冲不起来,讨不到好。”

    “咱们只有一百多!”王道连手上用劲,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

    “我知道。”胡鹤死死盯着前面的蒙鞑营地:“可是他们不知道。要是你晚上被人踹了营,你又不知道对方多少人,你怎么办?”

    王道连一愣,道:“当然是就地集结,服从高级军官指挥,巩固区域,伺机反攻。”

    胡鹤摇了摇头,道:“你说的这个是咱们!蒙鞑又没照殿下的操典训练过。你看这个西沟里,东口是到迷城镇,往西是退回灵山镇。往西的路好走,东口的路更窄;西面是他们来的路,是走过的熟路;东面是没走过的生路,而且八成是有伏兵……要你选,你往哪走?”

    王道连脱口而出:“自然是回头集结。”

    “那就对了!”胡鹤道:“咱们今夜就是逼得他们往回走,然后锁住出山之路,等大军来之后,蒙鞑不能出山一步,就是咱们的功劳。”

    王道连脑中瞬间清晰起来,道:“我明白了,胡排长说得有理!胡排长,你早就知道这股人马过了倒马关?”

    胡鹤不置可否,只见前面传出一声凄厉的哨音,知道自己的探马惊动了蒙古人的暗哨或是伏路兵,当即朗声道:“打!排直属队,跟我杀!”说罢已经带着排属队往前冲去。王道连也顾不上追问,按照操典规定,据守军旗,临时指挥全局。

    传令兵当即吹出了总攻击的号声,三枚红色的信号弹尖声嘶叫着冲破夜幕。

    一直小心翼翼运动两个大队放弃隐蔽,以最快地速度冲入蒙鞑营中,将一瓶瓶猛火油朝铺着毛毡的帐篷上扔了过去。毛毡原本就比棉布更容易烧起来,一旦落在身上扑都扑不灭。大部分的蒙古人都还在帐中休息,被这突如其来的火攻打得惊慌失措。

    少部分警醒的蒙鞑也匆匆寻找马匹,在遭遇以小队为编制的明军鸳鸯阵兵之后,也是难以抵挡。

    两个大队六个小队很快就潜入蒙鞑大营之中,在各个营帐之间窜行,如同游走的火龙。所有队长都很识相地规避与蒙鞑交战,只是以猛火油瓶和火把进行阻拦。藤牌手在必要时刻冲破帐篷,开出一条别样的道路,很快就将整个蒙鞑大营搅得天翻地覆。

    火光之中,一个个身影互相窜行,只能从手中的兵器分辨是明军还是蒙古人。有人身上沾了火,嘶声裂肺地哀嚎着在营中翻腾,制造出了更大的恐慌和动乱

    这对明军而言无疑是个极大的启发,渐渐用尽的猛火油瓶开始更明确地针对人和马这类目标,而点燃帐篷只需要火把就可以了。

    拉克申日终于在自己的马奴保护下骑上了战马。这匹十岁大的战马显得有些焦躁,它从未见过这种混乱的场面。拉克申日重重地拍着它的脖颈,总算将它安抚下来。

    “明军有多少人?”拉克申日年过五十,不是第一次进入大明。从他曾祖父时候,就一直在大同寇边,

    然而到了他父亲的时候,蒙古人就已经成了满洲女真人的附庸,总是跟在那群野狼后面吃些腐肉。到后来,更是选择对一个已经没落的大明朝臣服,这让充满了骄傲的拉克申日十分不满,所以这回他知道满洲人兵力不足,正好有这么个切入大明腹地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联合了科尔沁和察哈尔的几个小部族,结成了这支三千骑的联军,从大同南下,穿过太行山麓。

    倒马关刚刚投降明军的守兵,见到了如此旁大的一支人马,理所当然地望风而降。拉克申日生怕他们走漏消息,出其不意地将这些降卒统统杀死。谁知道大军眼看就要走出太行山区了,还是遭到了明军的夜袭。

    拉克申日的胸口隐隐作痛,他在混乱中无法发起号召。别说那些外部族的人马,就是本部人马都未必能召集起来。

    混乱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渐行渐响。常年与马为伴的蒙古人却能听出来,这些马上并没有骑手。

    “马群惊了。”拉克申日咬着牙道。

    马是群居性动物,跟人类一样存在群体无意识的心理状态。一旦马群受惊,谁都拦不住。

    “走。退回去。”拉克申日大声喊道:“退回去!”

    马奴们围着自己的贵人,在混乱之中冲开一条路,沿途高声喊着:“从来时的路走!”

    来时的路上没有明军设伏。这让拉克申日心中有了一些侥幸。他没想到是明军兵力不足,只以为明军不会打仗。从过去所见所闻判断。明军很少有以歼灭大军为目的的作战,就算是那个被叫做戚爷爷的军神,也是以击败、驱逐为作战目的。

    越往西走,周围越发安静。拉克申日被带着浓浓湿气的夜风清洗了肺部,终于驱散了满腔烟火毒气。他刚刚腾起些许兴奋,转眼就被眼前的惨淡情形打击得胸闷口干。

    整整三千蒙古铁骑,此时跟着他逃出来的只有区区百来骑。各个都是烟熏火燎过的黑炭一般。眼神中只留着惶恐和畏惧。

    “其他人呢!”拉克申日吼叫着。

    “贵人,怕是还在营中没冲出来呢。”一旁的亲卫上前道。

    虽然是废话,却也让拉克申日平静了不少。突遭夜袭,很少有人能够分辨东西南北。尤其这里是大明的山区。不是辽阔的大草原。马群也受了惊吓,而失去马匹的蒙古人就像是被砍断了腿一般,很难坚持跑到安全地带。

    更何况,整座营帐都在燃烧,映得天空一片火红。

    “派人去喊。让能逃出来的人来这里集合,哪怕没马也要过来!”拉克申日下令道。

    几骑亲卫还是执行了主人的命令,策马扬鞭再次朝红红火火的营地跑去。沿途倒是能够看到零散逃出来的蒙人,多少给了他们一些希望。

    胡鹤站在一座明显是主将大帐之中,带着排直属队麻利地收罗其中物品。那些绫罗绸缎、金银铜器。此时都被扔在地上,如同一文不值的垃圾。现在真正值钱的是的主将的印信和书信、地图。

    至于高悬在外面旗杆上的大纛,早已经被明军砍了下来,作为纳入囊中的战利品。

    “胡排长,蒙鞑在西面五里集结。”探马好不容易找打了亲自清理大帐的胡鹤。

    胡鹤停下手上的活,问道:“知道有多少人么?”

    “百余骑,不过他们有人在营中收拢溃兵。”那探马道:“我过来时还遇上了。”

    明军兵士知道自己人少,所以捣乱第一,拼杀次之,只有在绝对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会杀敌,以免引得蒙鞑狗急跳墙困兽犹斗。

    “刚才找到的地图呢?”胡鹤突然道。

    一旁的兵士连忙从筐篓里翻了出来,递给胡鹤。

    这地图是还是最早明军用的,流转到了顺军手里,又给了清军,最后落在蒙人手上。上面的标识十分粗陋,只有两条主道还算靠谱。

    胡鹤要看这地图,就是需要知道蒙古人对这一带的地形地势到底了解多少。如今看来,却也不算什么。

    “走!咱们先撤!”胡鹤叫道:“去找当地向导来!”

    冲入敌营左突右冲的明军在鸣金声中脱离了火场,回到了最先出发点。各大队长汇报了人数,除了两个被火燎到的倒霉蛋之外,没有一人受伤。

    胡鹤拉过张参谋,道:“东口这边守不住,咱们只能撤到赵家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